基甸製造以弗得

基甸徹底的「制伏了米甸人」,國中「太平四十年」。

一、基甸使以法蓮人怒氣消了
當以色列人眾支派一起趕走米甸人時,「以法蓮」向基甸尋釁。「以法蓮」支派是北方眾支派中的強者,約書亞也是屬於以法蓮支派,因此他對對基甸一開始沒有找他們同行,大大表達不滿「你去與米甸人爭戰,沒有招我們同去」。這時基甸展現一個領袖的風範「我所行的豈能比你們所行的呢?以法蓮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強過亞比以謝所摘的葡萄麼?」他選擇以低姿態,表示尊敬以法蓮支派的地位,同時也將殺死兩個米甸領袖「俄立、西伊伯」的功勞歸給他們「基甸說了這話,以法蓮人的怒氣就消了。」

二、基甸過河追趕
但是基甸的戰爭並沒有停在這裡,他越過約旦河,繼續追擊「到約但河過渡,雖然疲乏,還是追趕」,追趕米甸人的另外兩個王「西巴和撒慕拿」,他要畢其功於一役。然而沿路上同屬以色列的「疏割人」與「毘努伊勒人」,卻不肯提供食物與協助。但基甸與他的軍隊「坦然無懼」追殺了「十二萬拿刀的」,最後追上「西巴和撒慕拿」與他們的「一萬五千人」,完全的得勝。然而當他回來時,他責打「疏割人」,拆毀「毘努伊勒的樓,殺了那城裡的人」,讓河東支派與河西之間有了嫌隙。

三、國中太平四十年
因著基甸的功勞,以色列人請求基甸「願你和你的兒孫管理我們」,這意味著請基甸成為他們的王。但基甸說「我不管理你們,我的兒子也不管理你們,惟有耶和華管理你們。」這說法是正確的,因為上帝是他們真正的王,也是真正帶來得勝的那一位,但是基甸信仰的純正卻在此受到考驗。他雖沒有作王,卻過著如王一般的生活「有七十個兒子,有許多的妻」,他也給他的妾所生的孩子取名「亞比米勒」,意為「我的父親是王」。基甸的第二個敗筆是「製造了一個以弗得…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他在信仰上誤導了百姓。
雖然最後「國中太平四十年」,但他死後,百姓又陷入偶像,而他的家族也陷入爭權奪利的漩渦。
基甸作為一個領袖,有功有過。一個領袖要持守成功,就必須持守自己與上帝的關係。

默想

我是否在挑戰中能持守到底,除惡務盡?我是否在成功後,仍能謙卑自持,保守自己的生命,活出討主喜悅的生活?

回應

親愛的主:你是得勝的主,謝謝你樂於將得勝賜給屬你的人,幫助我在得勝的過程中,能持續倚靠你。在得勝之後,更珍惜寶貴與你的關係,讓我被保守在你的同在中,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同行。阿們!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