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罐米酒」和「四十萬聘金」

「三罐米酒」和「四十萬聘金」許美足

 「你看你看,那個肖查某又飲醉了,嘜走近她!」我的手上抱著酒,躺在土地廟口,腦中一片茫然,我能感受到他們異樣和鄙視的眼光,但卻無力站起……。

我的養父是碼頭工人,回到家就叫我幫他倒酒,我怕倒太滿會被駡,就趕快喝掉一口;有一回被父親發現我的舉動,當場要我一口氣將三罐米酒喝下去,我因此整整醉了三天,就這樣染上了酒癮。

十八歲那年,為了四十萬的聘金,我嫁給一個從未見過又大我廿歲的男人,這使我的人生進入另一個悲慘。我為了扶養大家庭,被迫到理容院上班,賺那種任憑男人凌辱的皮肉錢。丈夫的毒打、婆婆的咒駡、身體精神受盡折磨,壓力大到以致精神受不了而崩潰,住進精神病院治療。

此後我認識了一位男友,不料和他住在一起後,他打得更兇,我常被打到半夜叫救護車送急救。有一回,他在三更半夜拿刀要追殺我們,我急忙把孩子一揹一抱,連鞋子也來不及穿就逃出家門。之後,為了保護兩個年幼孩子,只好暫時把他們送到寄養家庭。這種種痛苦使我自殺了四次,我不禁要問,發生在我身上的苦難及惡運何時才能停止?

幾年前的冬天,深坑有一場教會辦的兒童聖誕節活動,我的孩子參加活動後就非常喜歡去教會,因著我的孩子,我也踏進了教會。奇怪的是,我每次去教會每次哭,姊妹們都很有愛心地聽我訴苦,為我禱告,於是不久我就決定接受耶穌,讓祂來幫助我來面對我殘破不堪的人生。

過去卅幾年,我雖然曾經嚐試戒酒,卻怎樣戒也戒不掉。信主後,師母告訴我可以靠著禱告來戒酒,我半信半疑,沒想到居然有用。有一次我實在忍受不了酒癮發作去買酒時,突然聽見耳邊有聲音說:「美足,不要再喝了!」我置之不理,拿起酒瓶,這個聲音又出現了,我仍舊不理,硬著心帶了一瓶高梁酒回家,就在打開酒瓶時,四歲的女兒立即大叫:「媽媽,耶穌說妳不能再喝了!」我只好立刻把酒全部倒掉。

前一陣子我去檢查發現,原有的食道癌已近第三期,但現在居然奇蹟地僅透過吃藥,而不用接受化療就能控制住病情。之前連吞豆腐都會噎在食道,現在什麼都可以吃了。前陣子身體也經常疼痛,很虛弱,現在已恢復元氣,還能做點零工賺錢養孩子。

然而苦難並沒有結束,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我和兒子繼承丈夫生前積欠三家銀行共一百多萬的債務,這件事造成兒子對我極大的不諒解。我再次藉酒麻痺自己,並痛打自己一頓。

教會師母知道情形,不顧一切把醉倒在床上的我,硬是帶到教會參加禱告會,那晚大家流淚迫切地為我禱告,使我心裡重新有力量,願意堅強地面對問題。之後,神奇妙地幫我們暫時解決了兩家銀行的債務,現在只欠其中一家約十萬多元。而我的兒子也在最近誠心向我道歉,請求我原諒他的過錯,我們的關係又和好復原了。

我的一生幾乎被父親的「三罐米酒」和「四十萬聘金」給毀了,若不是認識了耶穌,現在的我或許還睡在廟前,也或許早就不在人間,然而耶穌從不嫌棄我,祂將我從糞坑裡撿出來,為我穿上乾淨的衣服,使我能勇敢面對生命的挑戰,認真的過好每一天。我感謝祂!

我們不致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致斷絕。(耶利米哀歌三 22)

其他見證故事

新命

高紅良

我知道我已找到那根浮木——上帝的恩澤,讓我覺得有了依靠,愛像汨汨的泉水從枯竭的心田湧了出來。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謝曜有弟兄

在情人節的前一天晚上,我終於鼓起勇氣向妻子坦承我有外遇。妻子聽到後,就崩潰地痛哭,一邊哭,一邊說是主耶穌提醒她……

恩典豐滿的神

蕭玫芳

我差點親手拆毀了我的家,但當我謙卑地到神面前時,不僅跟神的關係恢復了,也找回了「我在神眼中是寶貴的女兒」……

乖乖地跟隨神就對了

陳志強

哥哥睡中猝死,父親經商失敗,加上母親過世,對還是青少年的我,是很大的衝擊,我過著如同沒有靈魂、行屍走肉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