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生命的風暴

穿越生命的風暴陳湘琪

我父親是公務人員,母親是敬虔愛主的基督徒。母親生下兩個兒子後,禱告渴望有個女兒,她無畏艱難高齡懷孕,因此我的出生受到父母極大的歡迎與喜悅。因為我是父母年紀大時才生的孩子,所以當父親來學校接我,其他同學都會說:「陳湘琪,你爺爺來接你了!」這在我幼小的心中產生了一種隱憂,我害怕「死亡」很快會帶走我最愛的父母親。這種害怕「死亡」與「分離」的恐懼感在我年幼的心靈中,像是一道揮之不去的陰影,隱藏在內心深處。

民國100年,是我人生面臨雙倍打擊與痛苦的一年。罹患肺癌第六年的母親,在醫生束手無策時,剛好國外有新的實驗用藥,因此我接母親北上就醫。新的希望與契機所帶來的喜悅鼓舞我們全家的士氣。沒想到母親剛北上不久,父親因一人在高雄老家跌倒,無人及時救援,結果腦出血昏迷,短短三天就離開我們。

當我意識到最愛的父親已經離開,失魂落魄的哭喊著:「我沒有爸爸了,我好想他,以後我要怎麼辦?」媽媽嗚咽地對我說:「妳不能倒下去,妳一倒,我也倒了。」我頓時壓抑住痛苦悲傷的情緒,我意識到為了媽媽,我一定要堅強。

之後我將生活的重心完全投注在生病的母親身上,我壓抑喪父的痛苦,母親也壓抑失去結婚五十多年老伴的悲傷,我們的情緒都沒有得到正常適當的紓解。經過六個月,母親難敵心中的悲痛,生存意志逐漸低落,病逝於台北。

我在同一年失去父母,人生頓時進入黑暗低谷,痛苦悲傷的情緒如同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生活中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勾起我對父母的思念,我不斷的哭泣,心情陷入極深的憂鬱沮喪之中。我變得異常封閉退縮,無法與人有正常的社交互動;我也完全失去生活的動力,不想工作,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目的是什麼。此外,我的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憤怒,變得易怒、沒有耐性。我好像變成了另一個我不認識、也無法接受的人。我討厭自己。情緒壓力對身體所帶來的影響也很大,我每天都感到疲憊不堪,夜晚睡不著,白天則頭痛、胃痛,胸口鬱悶,感覺呼吸不過來。身心失膜]導致我的行動和思考變得緩慢,很難集中注意力。

我甚至對從小所信仰的上帝失去信心,我懷疑祂是否真的愛我。我不知為什麼在我最痛苦的時候,感覺不到祂在我身邊?最糟糕的是當我尋求幫助時,我常聽到的話是:「妳是個基督徒,難道不知道他們現在已經安息主懷,在天上好得無比?......妳要節制哀傷。」這些話不但無法安慰我,反而加深了我內心的壓力、痛苦與自我定罪感;我對於自己活不出真理的教導感到羞愧沮喪。漸漸的,我也不敢再打電話給屬靈同伴傾吐心中的痛苦了。

在走投無路時,感謝主為我預備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我參加了輔導中心所開辦的「伴你走過悲傷路」課程,得到最真實的扶持與幫助。

第一次上課時,我們要閱讀一本小書《積極的憂傷》(GoodGriefbyGrangerE.Westberg),書中對「悲傷」的觀念與華人所謂的「節哀」觀念完全

不同,作者認為面對悲傷的情緒不是去壓抑或禁止,反而要「積極面對」。我一讀到可以「積極的」悲傷,就有種說不出來的釋放、自由與輕鬆感,好像肩上的重擔被卸下來。原來悲傷情緒是可以健康積極的去釋放、勇於承認並且接納;原來我可以透過「釋放真實的感覺」,進而帶出生命中建設性的正面果效與力量。

八次的課程中,我們被鼓勵盡情地釋放個人心中最真實的感受,積極不逃避地去面對生命中的悲傷經驗,甚至是對神的情緒也誠實地去面對、表達,學習在神的面前做一個真實的人。在悲傷失落中學習接受所愛之人已經離開的事實,回顧過往,也面對處理失落情緒所引發的困難與壓力,並且操練神的同在。

前三堂課處理有關「承認喪失」、「承認憂傷」以及「經歷憂傷」等主題,是最辛苦的情緒黑暗期。重新面對悲傷情緒,我感覺自己像是自由落體般一直往下掉落,掉入各樣複雜情緒的無底洞!但我仍堅持下去。奇妙的是,當所有混亂情緒如垃圾般一一被傾倒出來後,挪出來的空間得以讓主的恩典與愛進來工作。於是我開始從情緒的谷底逐漸往上爬升,經歷「死而復生」的突破與新發現。

我的第一個發現是,原來悲傷情緒會伴隨其他情緒的產生,那些無法控制的痛苦、空虛、冷漠、憤怒、哀傷、無助與自憐都是正常的反應,這種因理解而產生的「自我接納」,帶給我很大的釋放與突破。之外,我發現有一個潛藏在心中的「罪疚感」一直在控告我。對於母親就醫期間我所作的每一個醫療決定,事後若感覺有疏失懷疑,我都引以為疚。透過團體分享、禱告和安靜領受聖靈啟示,我明白了我和母親之間的愛不容任何決定去懷疑破壞;神也提醒我:一切的決定在乎祂,不在乎人;整個就醫過程我既已將一切決定的主權交給祂,就由祂負責,不是我。當下壓制我丹h年的兇惡鎖鏈瞬間掉落,使我得到完全的釋放。

團體的最後一個大功課,就是要寫一封「再見信」給所愛的家人。葉美珠老師說:「若不放手說再見,就會有困難面對現實,無法投入新的生活、新的關係當中。『說再見』是一個重要的分界點,也是最困難的一關。跟過去切割,過一個新的生活是很重要的。」這是最不容易寫的信,每寫下一個字,我就會滴下斗大的眼淚。我知道我必須勇敢面對,我的人生若要繼續往前走,就不能一直活在過去的關係中出不來。於是我將心中所有想說、未曾有機會說的話、對父母的感激之情、虧欠與遺憾都盡情的寫出來。在寫到父母對我人生的期盼時,一股正面積極的力量油然而生,我的思緒回到起初神創造我的原點:我是媽媽當年禱告蒙神應允而得的孩子,母親終其一生愛主、服事主,與主同行的美好福音事工要透過我繼續傳承下去。這封「再見信」是結束,也是啟程。我正式和父母說再見,也正式啟動一個新的人生階段:「承繼使命」與「活出神的呼召」,「起來!為主興起發光!」

現在我還是會想念父母,但我已知這是很自然的情感,無須禁止壓抑。當我抬頭仰望天空時,心中的第一個聲音是:「阿爸天父,我好愛祢。謝謝祢帶領我穿越這場生命的風暴,使我重新找到生命的目標以及祢對我的呼召。謝謝祢的愛與恩典永遠與我同行!」

(作者為金馬獎影后,曾為伴你走過憂傷路支持小組參加成員)

文章來源:期刊-20170430靈糧週報

其他見證故事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謝曜有弟兄

在情人節的前一天晚上,我終於鼓起勇氣向妻子坦承我有外遇。妻子聽到後,就崩潰地痛哭,一邊哭,一邊說是主耶穌提醒她……

父親與我

葉衍均

從小,父母視我為寶貝,幾乎是要什麼有什麼,尤其爸爸假日常帶我去爬山,是我們父子的親密時光。這些理所當然的幸福,卻在國中父親有外遇開始,完全地崩潰瓦解!

我認識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神

蘇怡靜

雖然我四處拜拜、燒香問卜、看星座、紫微斗數,但就是求不到心中想要的平安……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洪楷喆、陳薇安

我選擇饒恕公公,求主赦免我的罪,當下整個人被神的愛澆灌,且得到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