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中的感恩日記

病房中的感恩日記陳逸銘

清晨躺在病床,看著東方雲層透出的晨曦,耳畔傳來鄰床病患此起彼落的打呼聲音。回想過去這幾天的生死經歷,我一字一句打出當中所遇到的歷程與感恩……

 

突如其來的不適

上週五中午(2017年11月3日),急步從辦公室前往餐廳的路上,突然胸口一陣無力感並且覺得胸悶。但才三、五分鐘,這種感覺就消失,也就不以為意。隔天(週六)晚上十點洗完澡,才剛走到客廳,那種胸部的無力感又再次發生。這才開始覺得有點奇怪。

雖然莉芳強烈建議我立刻去急診,但因為看到兒子已經睡著,覺得躺躺休息後應該就沒事,所以就催促家人入睡。然而硬撐的那種不舒服感覺,讓我折騰好一會兒才睡著。週日上午,妻小陪著我去永和耕莘急診。本來我還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外表看起來還滿健康正常的,不像有啥急症的狀況,向急診醫師說明這幾天的狀況時,內心還虛虛的……。

沒想到,醫師聽完立刻讓我平躺打點滴,抽血等報告。不到半小時,急診醫師告訴我檢查報告中的血液酵素指數很高後,立刻打電話給心臟內科主治醫師,隨即又開了一張紅色的「病危通知」,馬上決定要我去「加護病房」!

 

在加護病房中與時間賽跑

我進到「加護病房」後,心臟科主治醫師很快地趕回醫院,看了我的抽血報告,告訴我們這是「急性心肌梗塞」,需要開刀處理!當下聽到這樣的訊息,的確令人驚訝。但我們必須立刻做決定,於是我馬上打電話詢問在耕莘總院家醫科的表弟葉恩典醫師,發現他認識我的主治醫師陳矜卉醫師,這也讓我們放心不少,最後決定「立刻動手術」——在心臟血管「裝支架」!

由於這個手術是從手腕的橈動脈開一個打針般大小的小洞,順著針放進金屬絲再放入鞘管將血管撐出一個通道,順著通道將導絲和導管一路深入到心臟,直到抵達冠狀動脈,由此進行操作完成治療。在這一個多小時的手術過程,我是完全清醒著。躺在超先進醫療儀器與設備的導管室檯上,主治醫師細心地告訴我進行中的逐項程序,看著醫護人員配合著醫師指示快速移動,真的感受到與時間賽跑「搶救生命的態度」,深深佩服醫療人員的辛苦!

手術完,主治醫師向我們和親人說明手術狀況。她說我應該平常有在「做好事」!因為從心臟超音波片子判斷,我的心臟在週五時曾經有堵塞,雖然當時血液很快又通暢,但是心臟已經「受傷」。醫生說我的血管有百分之九十幾的阻塞,再慢就沒得救了。一般遇到這樣狀況,有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的人是來不及搶救!醫生特別說明,一般人的冠狀動脈有三個主要血管(冠狀動脈所指的就是心臟表面三條較大的血管,是供應心臟本身氧氣及養份的血管)。

因著這次手術,我才知道,我有一條血管居然在我出生時就沒長好,所以我的主要血管只有兩條,這次是最大條的血管阻塞。幸好現在裝完支架,危機已經解除!而愛妻莉芳直到手術完全結束,還不斷詢問「危機真的解除了嗎?」相信對於莉芳所受到的震撼,完全不小於我所受到的衝擊!

 

經歷「重生」的感恩與提醒

這次經歷生命的「重生」,有很多值得分享與感恩的事!尤其要感謝我的愛妻莉芳。當我在醫院急診時,她從「病危通知書」到「急性心肌梗塞加護病房同意書」、「心導管手術同意書」,還得面對「支架選擇——健保?自費?」等等事宜。同時要張羅孩子的接送安排、工作、親人朋友的關心詢問,還得獨自承擔心裡的種種壓力。

感謝我的兒子樂加。我第一天在加護病房留院觀察,當晚母子回家後,樂加不願躺在莉芳身旁,硬是要躺在我平日睡覺的位置「感受爸爸的同在」,還一邊唸著:「爸爸對我這麼好,為什麼我對他這麼沒禮貌……」他深切地流著眼淚、自我反省。當莉芳與我分享這一段後,我流淚思想著樂加與我的關係,以及我與天父的關係。

我想起一首詩歌的歌詞:「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副歌是:「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朽的愛。」

人生的確會有風浪,但是我們究竟選擇如何面對?這個選擇與決定,其實是在我們手上!中國人有一句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相信神保留我的生命氣息,一定有祂的計劃,我也願意繼續未來的精彩!

文章末尾,特別以自身遇到的經歷深切提醒朋友們:平日如果突然感覺到身體有不尋常的狀況,千萬不要拖延,要趕緊讓醫生作判斷。因為我們自己的「以為」,通常和醫生的「認為」不一樣!如果我那個週日沒去急診,可能大家就看不到我和這篇文章了。接下來,我也要努力付上代價,在飲食、運動,生活作息等等,努力走上「健康的人生」!

(作者為台北靈糧堂社會關懷處組長)

註:本文為作者2017年11月7日於永和耕莘醫院所寫。

 

其他見證故事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謝曜有弟兄

在情人節的前一天晚上,我終於鼓起勇氣向妻子坦承我有外遇。妻子聽到後,就崩潰地痛哭,一邊哭,一邊說是主耶穌提醒她……

被愛追著跑 ──強哥的故事

燦爛

打麻將、跳舞、喝酒、吸毒賣毒……,我的人生快走了一半,卻已經進出監所八次,難道再一個四十年,我還要過這樣的日子嗎?

我們家遇見了主耶穌

郭瑩顯

有一天,我突然發覺太太那種苦毒、怨恨的味道都不見了,家庭的氣氛開始也變得不一樣……

恩上加恩的祝福

許絢雯

醫生告訴我:「妳雙胞胎的其中一個,羊水幾乎全沒了!」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讓我掉入極大的擔憂和難過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