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信主的開始:築壇禱告

家人信主的開始:築壇禱告流星雨

我本是無神論者,一開始同事向我傳福音時,我心想,真有這麼一位神的話,就請救我的弟弟。幾乎同時間,在台南的姐姐也有同事向她傳福音,於是我們姊妹分別一北一南在靈糧堂慕道,陸續受洗歸主,成為基督徒。

我和弟弟相差一歲,他從國中開始打架鬧事、吸食安非他命,父母疲於處理他三不五時惹出的官司,隨著年齡漸長,不見他明白全家人期待他回頭的苦心, 反而越鬧越嚴重。18歲成年後,開始面對刑事的責任,將近20年的期間反覆進出監獄,家人無不希望他徹底悔改,但只盼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每一次的出獄對家人而言都是傷害與痛苦,並且充滿恐懼,總是擔心又接到通知弟弟又做了什麼壞事的電話、害怕更糟的事發生。

當我開始慕道時,一心為他禱告,希望他得到神的拯救,早日脫離毒癮的轄制,卻不知當時自己的身心狀況已得了憂鬱症。有一次在沒吃憂鬱症藥物、身心瘋狂的情況下,我在家拿著刀子向父母說:「我要殺弟弟」,自覺這樣子問題就可以解決了。感謝主,他當天沒回家,更感謝主,透過奇妙的方式先拯救了我, 讓我受洗成為家裡第一個基督徒,也才明白若自己沒有先仰望、倚靠神,不僅無法成為家人的幫助,反而只會一起沉淪的道理。

我和姐姐受洗之後,持續同心為家人的得救禱告,2011年跟隨教會教導建立家庭祭壇,每週一次用電話讀經禱告,2016年姐夫受洗,這大大鼓舞了我們,因為深知當我們為家人禱告許久,家人的心似乎不見鬆動時,其實神愛他們比我們愛他們更深,並且無時無刻不在動工,只是神的時間還沒有到。2017年4月姐姐承接了小組長的職分,我們改為透過Line繼續為家人信主禱告築壇。

2017年5月弟弟出獄前,我很焦慮,擔心又是一次痛苦的循環,我和姐姐受洗以來持續向家人傳福音,但他們不為所動。一位小組長跟我說:向家人傳福音確實困難,耶穌在本地也無人尊敬,也許神會預備福音天使。當時我心想怎麼可能!老家是鄉下地方,教會少、居民習慣傳統道教信仰……,即便如此小信,我仍然渴望家人的福音天使出現。

因著痛恨黑暗權勢以及看到新興毒品的氾濫侵入校園,我開始為身受毒癮綑綁者及他們的家人禱告,宣告這場屬靈的爭戰,神已經得勝,並求神權柄介入這些人的生命,真光照入這樣的家庭。當我的禱告不再只聚焦在我弟弟身上,而是開始為校園毒品問題守望時,短短幾個月,神在我們家行了大事。2017年11月,神差派媽媽一位朋友的女兒,帶領媽媽和弟弟去老家附近的教會慕道,我不禁為自己的小信軟弱認罪悔改。2018年復活節,弟弟終於受洗成為基督徒。感謝神,祂的膀臂不曾縮短,祂的應許永不落空:「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相信我的全家都必得救!哈利路亞!我們的神真是信實可靠,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原來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成為他人的福音天使,使人領受福音得著最寶貴的救恩!

(作者為台北靈糧堂雅音詩班班員)

來源:期刊 - 20180729靈糧週報

其他見證故事

我們家遇見了主耶穌

郭瑩顯

有一天,我突然發覺太太那種苦毒、怨恨的味道都不見了,家庭的氣氛開始也變得不一樣……

祂是勝過黑暗的主

陳心光

我親眼看到一個人被邪靈轄制時是多麼大的痛苦,甚至力氣大到四、五個大人都抓不住,但聖靈降臨時,一切的黑暗都瞬即逃跑離開!

神必「照祂所應許你的」賜福予你

杜紀瑩採訪

電話那頭傳來清算免責的消息,十二年來負債的生活,這一刻,張姊妹終於卸下肩上的大石頭......

天父的愛與父親的愛

黃懿君

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看起來很喜樂,但其實我心裡很苦,先生不常在家,沒有人可以幫助我,我只能跟耶穌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