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找回來

把愛找回來燦爛

「媽,什麼代誌啊?」看看牆上的鐘,快要十一點,還有五分鐘工廠就要下班了,這麼晚婆婆怎麼會打電話來?我拿起電話,一顆心已經懸在半空中,是不是老公又出事了?

「阿雯哪,卡緊回來,阿民開瓦斯放火燒厝啦!」電話那頭,果真是婆婆氣極敗壞的叫聲,彷彿還聽到消防車的警報聲。

手上的電話差點握不住,雙腳卻已經軟下來。同事架著我上了她的摩托車,為了怕我從車上滑下,讓我倒坐著,用根繩子把我綁住,後面又跟了兩台機車護送,十萬火急地送我回家。

平常回家廿分鐘的車程,現在變得好遠好遠。我的身體顫抖著,腦中都是丈夫喝醉的嘴臉,夜風才吹乾了淚水,熱淚又立刻湧出。為什麼?天公伯啊,你是嫌我的命還嘸夠歹嗎?

老公變成酒鬼

我懷孕時,婆婆要我回金山待產,我和老公才搬回了金山。金山有山、有水、有溫泉,空氣又好,我很喜歡,只是沒想到丈夫卻在這裡染上酒癮。

「飲到頭路都沒有了,你怎麼又飲酒?你不是答應我不再飲了嗎?你這樣叫我以後怎麼跟你過!」看著桌上幾個空米酒瓶,我心裡又氣又慌。他的酒越喝越多,喝醉了罵人摔東西,工作也丟了,好好一個老公,變成了酒鬼。

「吵死,查某人妳管太多。」

他拿著酒瓶把我推開。望著他踉蹌的背影,我好想追過去痛打他一頓,只是,要怎樣呢?唉,還要趕去上班,我連吵架的力氣都沒有了。

因著他的失業,我必須不停地工作來負擔家裡的開銷。煮麵,收銀,清潔打掃,作業員……。每天沒日沒夜地忙著,換來的卻是他三天兩頭的醉酒發瘋。每天下班回家,抬頭看著自家的窗子,常常無力爬上去。他今天是不是又喝酒了,今天晚上我和孩子可以好好睡覺嗎?

我從高職就開始半工半讀,婚前在酒店櫃台工作時,黑道拿槍進來我都沒有怕過,什麼時候,我變成這樣認命的女人?跟著這樣的男人,他爸媽對我也不接納,在這個家裡,我根本沒有未來。天公伯,我這樣拼死拼活有用嗎?

失控的丈夫

同事幫我送到家,入眼整條巷子全都是水,進到屋子裡,牆壁焦黑,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漂在水中,我腦中一片空白:「吶阿里?吶阿里?」

多年的酗酒,老公不但喝到胃出血,也出現了幻聽幻覺的現象,喝酒後的行為也越來越可怕。前一陣子他因為沒有錢喝酒,去外面撿了別人的瓶子,被抓起來成了竊盜犯,後來又酒醉和人相撞,兩案一起被關了一年多,還以為這已是最糟糕了,想不到現在竟然搬了瓦斯桶到客廳引爆。

還好兒子不在家,躲過一刼,但他自己的雙腳卻二度燒傷。家毀了,還有一堆後續的事要面對。天公伯,我是要怎樣活下去啊?

真的有愛嗎

「跟我來教會。」朋友邀請我好幾次。

「我哪有時間啊,多謝啦。」我總是拒絕,心想,我沒有錢,丈夫是個酒鬼,婆家也不接納我。教會?能幫我什麼忙?這天我又放下電話,可是才沒有幾分鐘,腦中竟浮現四個字:「神愛世人」。

「神愛世人」?我過去從沒聽過這四個字,怎麼會出現在腦中?其中,這個「愛」字特別讓我心中糾結。我的生活中,還有愛嗎?我的心中,還有愛嗎?我決定去教會看看,真的有「愛」嗎?

一進教會,我就像回家的孩子般哭個不停,感覺被爸爸有力的手臂抱著,所有的委曲都可以放心地哭。牧師對我說,上帝就是阿爸天父,祂會隨時安慰我、幫助我。

不過牧師說,要我先放下婆家和丈夫對我的傷害。我跟他說我辦不到,我付出這麼多,但是他們一點都不感激,還給我這麼多痛苦,我的一生都毀在他們手中,我沒辦法不怨恨他們。

但是阿爸天父好像真的會說話:「有人打你一邊的臉,連另一邊也讓他打吧!有人拿走你的外衣,連裏衣也讓他拿走吧!」有一天我在聖經上看到這句話,心想,哪有這種事?這種人根本是戇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會羨慕。我氣得好累,也恨得好苦,若是耶穌都可以這樣戇,我是不是也可以學祂呢?唉,阿爸天父,你幫我變得戇一點吧。

從此以後……

「你不是說不再飲了嗎?看你最近都沒有在飲,我們家過得多平靜。」看見他又喝醉了,我又急了。老公因為酗酒太久,動作不靈活,反應也變慢,根本沒有人要請他工作。好不容易有一個開園藝店的朋友請他去種花,他開始也慢慢少喝了,甚至連著三星期都沒有再喝。想不到前天一個獄中的朋友出來找他,他又去喝個大醉。看他這個樣子,怎麼去工作呢?

果不然,才去上班兩小時,就被老板送回來,原來因為他宿醉,把整個花圃都弄錯了。我向老板不停地道歉,不過從他失望的表情中,我知道這份工作也沒了。

看著老公,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懊惱。不知為什麼,我不想再罵他了。我用手拍拍他的肩膀:「阿母昨天去新店,有買餅,你要呷嗎?」

公婆對我的態度這些年變得友善多了,這個餅就是他們去新店看醫生時,知道我愛吃,特別買來給我吃的。好像真的跟牧師講的一樣,當我不再計較付出多少和他們是不是能體會時,才能找回心中的愛,輕鬆地面對未來。

金山的夜空真的很美麗,今晚的月亮,也蠻亮的。明天的事,就交給阿爸天父吧!

其他見證故事

感謝神使用你來祝福我

蕭雅雯

正當最無助、絕望的時候,我靠著信仰的力量,重新看待上天所賜可愛的天使……

一人信主,全家信主

曾鈺婷

當我走進教會聽見敬拜詩歌,忽然感受到從頭到腳有一股非常強大的熱流充滿我,我無法克制地一直哭……

轉化的人生

劉秀蘭

我從小跟隨長輩拿香拜拜,有空就去宮廟做義工,覺得這樣能保佑一家大小平安。然而,拜了幾十年,愈拜問題愈多……

平安在我家

張碧君

潛心研究玄學七、八年後,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甚至得了憂鬱症;我思想著要結束生命,卻又不斷地問:「究竟我生命的價值和目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