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人生的支點

找到人生的支點燦爛

不敢不從

 我父親因為肝癌昏迷送加護病房時,家裡亂成一團。我媽和阿姨,我和內人,兵分兩路,尋找醫療之外的救命方法。從台北找到三重,從三重又找到宜蘭。找什麼?當然是找很靈的宮和廟,求天佛神明來救我父親的命吶!

 我和太太後來到了一位表哥介紹的廟,乩童起乩弄了半天後,跟我們說:「你爸爸現在很危險,一隻腳已經踏進去了,因為他生前作惡多端,所以就差那一步,就要進地獄,在裡面要上刀山下油鍋呀……」

 真是滿口胡言。若不是看在表哥的情面上,我一定拉著太太走人。不是因為他咒詛我爸爸,而是他所說的人,根本不是我爸爸! 

 誰不知道我父親是鄰里間的大好人、大善人呢?記得我小時候,他常常晚上關了店門,自己買了柏油去補路修路;若有人有需要來找他,他也不會拒絕,總是盡力幫助別人,還曾經領過市長頒的好人好事獎狀。除了做善事外,他還是個虔誠的佛教徒,經常晚上去聽課。那麼善良那麼好的人,卻被說成作惡多端,我當時心想,我在這裡幹嘛?

 但是,我沒有氣得走人,還是乖乖照著他的吩咐,到隔壁城隍廟,又到五嶽帝廟,去求什麼三個連續聖杯(台語),一整個下午跑出全身汗,並不是我相信,而是關係到老爸的命、媽媽的交代、全家人的希望,我不敢不從!

 

生命的疑問

 從小在父親的影響下,我也去聽佛經,覺得佛經勸人為善,還可以接受,但是像唸經超渡亡者時,那種描述地獄的種種,而且是很詳細的描述,讓我很不喜歡,甚至在自己家裡都會覺得陰森森的。也因為對地獄的恐懼,又常看恐怖片和鬼片,半夜經常會做惡夢。能夠想像得到的恐怖畫面,都曾在我的夢境中出現,小時候經常在夢中嚇醒,醒來就很怕再睡,怕再回到夢中。因此,晚上睡覺常常不得安穩,這些事只能一個人默默地承受。

 我記得在那時,我偶爾在睡前都會聽到很大的聲音,而且是越來越大,大到頭要爆掉,連要入睡都很難,直到長大了,才知道這是一種睡前「恐慌症」!長此以往,我的睡眠品質變得時好時壞,到成年時已經算是失眠型的睡眠障礙了。總之,我常覺得這個佛教信仰很負面,讓我想逃。

 小時候常被妹妹笑膽小鬼,後來長高,長壯,知識也增長了,做這樣的夢機會就漸少了。但是我心中對生死的疑問,隨著年齡增長,反而出現更多的疑問:「人死後真的有另外一個世界嗎?還是人死如燈滅?有審判嗎?審判的標準在哪裡?」

 

尋找答案

 我覺得人對死亡的理解和信念,會影響一生所有的決定和作為,所以常會思想生與死的問題。我一直很想在宗教中找到答案,從小我所遇見的佛道信徒都很死忠,心地很好,做很多善事,就像我爸爸那樣,但是廟裡的氛圍卻不吸引我;當我後來接觸到一些好來塢的電影時,對基督教產生了初步的嚮往,很想有一天能夠瞭解外國人對生和死的觀念如何?我很喜歡莊嚴的教堂裡面的氣氛,還有他們簡簡單單的葬禮。所以很早就暗示我爸爸,將來我是會去信基督教。

 

百無禁忌

 在我父母都過世後,有一天,我發現我家附近開了一間教會,就決定走進去看看,我想要知道到底基督教在講什麼?我知道耶穌釘十字架,我也知道這個上帝創造世界和人類,然後最早的人類是亞當、夏娃。但應該不只這樣吧……?

 很多人信耶穌是因為遇到困難,希望耶穌幫忙解決,但我信耶穌卻是因為心中那個答案一直沒有出現。我不想在恐懼中打轉,也不信服無神論,那麼基督教是否可以提供我一個答案呢?

 不久我就發現,這個神果然跟心中原本的設想一樣,不是去拜,求保平安、求福祿的,而是去交心的。我可以跟祂說話,好事壞事全都可以說,百無禁忌。這麼親近,又這麼自由,於是我很自然地就留在那裡,好像生命找到依靠了。

 

人生的支點

 我是一個體育老師,在運動學裡,有一種機械原理叫做桿槓原理,需要有正確的支點,支點對了,能借力使力,事半功倍。我覺得耶穌就是那個對的支點,只要依靠祂,自己不必費很大的力!

 譬如,我其實長期有失眠的問題,睡眠品質大概才五分,但是現在可以到八、九分。很特別地是作惡夢醒來,就禱告一下,求主耶穌來護衛我,若有不乾淨的東西也求主除去,不但恐懼感消失了,漸漸地連惡夢都很少了。而對死亡,也清楚地找到了答案:人的一生如此短暫,無限的永恆卻能追尋,不必怕死,死後才是永恆的生命。

 人生只能走一回,沒有什麼好計較的,多年和同事之間的一些嫌隙,就在找到生死的答案後,想通了。於是我決定釋出善意,不管對方是否接受,我知道我這邊早已和自己的心和解,這件事再也不能影響我了。

 真的,找到人生的支點,其實許多事真的變得比較圓滿了。

文章來源:期刊 - 2016有福報11月

其他見證故事

把愛找回來

燦爛

平常回家廿分鐘的車程,現在變得好遠好遠。我的身體顫抖著,腦中都是丈夫喝醉的嘴臉,熱淚又立刻湧出。

我就是要信——波哥歸主記

楊清波

廿幾年前,我遇到人生困境,什麼都拜,雖到處都去拜了,但卻都不平安……

不是你的錯,別再怪自己!

王志明

神的安慰讓我封存很久的內疚情緒都宣洩出來,祂卸下我的重擔,帶領我走過悲傷的歷程,也牽著我的手走生命的每一天。

從「煮」到「主」

路德根

向來只護送妻子抵達教會樓下,堅持不踏入教會參加聚會的我,從原本的不信主,到現在的全然信靠主,竟然是從煮愛宴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