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看見了大光

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看見了大光張碧君

我是2003年SARS那年信主的,在那之前的一、兩年,我遇到了無法解決的債務問題、感情的挫折、身體的疾病,於是進到憂鬱症的裡面,已經想要自殺。但是心中就有很大的疑問——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有神主宰我的生命嗎?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過去我是佛教徒,自己也會排紫微斗數,但一直找不到答案,也不再相信。

就在2003年3月,暴發SARS感染的時候,有人邀請我來教會上啟發課程。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進教會,有愛宴,感覺教會的人都好親切;但課程才上半小時,我的頭就劇烈疼痛;可是課程的講解,讓我發現這位耶穌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那一位。

下一週來,頭還是劇痛,有人為我禱告說是「屬靈爭戰」,回家後還是痛,於是我就自己嘗試禱告:「主耶穌,求祢讓我的頭不痛!」同時心裡又想著:「禱告有用嗎?」之後我就好像做夢一樣,看到我和以色列人一起過紅海。醒了之後,還聽見有聲音說:「以色列人能夠過紅海,就是因為『信』,所以你禱告完就不要再懷疑了! 」當時頭痛並沒有立即止住,可是以後再去教會時,就沒有再痛過了!

之後我知道,教會是讓我遇見神的地方!因過去受佛教思想的影響,認為自己在家修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去教會?自從這經歷,我開始非常渴慕和期待每週六來教會上啟發課程;可是沒多久,到了4月24日,和平醫院爆發SARS院內感染,隨即封院,那時全台恐慌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是教會的啟發課程繼續開,我也繼續上。當時很多人都叫我不要去了,說SARS很可怕!千萬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怕,不是我很勇敢,而是對一個,對生命已經絕望,不想活的人來說,繼續留在絕望的黑暗中,比有可能感染 SARS更可怕! 

到5月上完啟發課程時,只剩兩個人,我們就在6月28日受洗了;幾個月後我加入東南牧區的小組。10月初,有一位剛受洗的賴慧雯姊妹進到我們的小組,她是中興醫院加護病房的護士,在SARS其間因為照顧病人而被感染了。她說,在她被隔離治療的時候,知道有醫護人員過世時,她感到非常害怕,但她的家人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在醫院外面為她們禱告、傳福音,過去她的家人向她傳福音時,都說她很剛硬,可是這時候,她的心柔軟了下來,她拿到福音單張,她就每天跟耶穌禱告,想要出院後受洗,她就靠著主熬過了危險期,終於痊癒出院,也就在9月受洗了。

我想藉著我和慧雯姊妹的經歷,讓大家看見神的作為是何等的奇妙,祂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雖然情況看起來很糟,但神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

我在8年多前也成為教會的傳道人,但我仍然要感謝教會,在SARS期間沒有懼怕、沒有停止聚會,勇敢積極的傳福音,向心中沒有平安的人敞開大門、張開雙臂;讓我們這些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看見了大光;讓住在死蔭之地的人,遇見了這位從死裡復活的救贖主。

(作者為禱告中心牧師)

其他見證故事

我有平安在我心

珍好

不知是幻聽、幻覺,還是自己精神錯亂?我開始活在恐懼中。雖然姐姐告訴我,當我心中害怕時,可以呼喊「耶穌救我」,但我不相信!

穿越生命的風暴

陳湘琪

我在同一年失去父母,人生頓時進入黑暗低谷,痛苦悲傷的情緒如同山洪暴發,甚至對從小所信仰的上帝失去信心,我懷疑祂是否真的愛我……

專心仰賴耶和華

李旻珈

我不斷向神禱告,若是去紐西蘭是神的心意,求神為我挪去一切攔阻、預備金錢;若不是,就求神讓父親「溫柔」的反對……

天父的愛——浪子回頭記

胡至德

信主以前,我相信人定勝天,適者生存。雖然我相信神的存在,但我並不認識這位上帝,更談不上敬畏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