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的愛醫治了我

天父的愛醫治了我黃莉莎

我是來自印尼的華僑,在我九個月大時,我的父親正要準備上班,遭打瞌睡的砂石車司機相撞離開人世,從此幸福快樂的家庭便毀滅了。我的母親無法負擔一家七口的開銷,忍痛經仲介介紹嫁來台灣。我只記得在我4歲的某個夜晚,媽媽對我唱完最後一次「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搖籃曲後,就不見了。我被託付給媽媽的兄弟姊妹輪流照顧,在我印象中,一個月會換一個新的家,有可能上個月的家會打我、罵我,要我一起去種田,而這個月的家得工作才能有飯吃、且被規定只能跟傭人一起生活。我每天最大的希望,就是媽媽會在我睡醒後回來。一年過去,媽媽得知我的狀況,把我送回我出生的地方跟哥哥姊姊一起生活。那時哥哥姊姊也正值年輕愛玩的時期,卻要照顧我,所以也是對我打罵的對待,我只能繼續等待媽媽回來。直到6歲,媽媽拿到了身份證,終於可以帶我去她所說的台灣。

雖然換了個國家,生活還是一樣的殘酷。我與媽媽要一起照顧一個中風的繼父,會家暴的92歲阿公、罹患糖尿病半身癱瘓的阿嬤,還要幫他們照顧楊桃園維生。在國小3年級時,我和媽媽被他們趕出來,兩人就過著相依為命的生活。去年,媽媽因病去世。因著這樣特別的童年及成長背景,在我心中種下了極深的不安全感,極深的苦毒;我羨慕別人有一個完整的家,非常在意別人對我的眼光。我從小最討厭的就是自我介紹,因為我不喜歡被當作一個特別的人,受到異樣的眼光,而我學會了凡事靠自己,武裝自己。在與人相處或感情的路上,一旦從別人身上得到一點點的溫暖,我就會眶L保留地把自己獻給對方,無形中就不自覺地被人傷害,或去傷害別人。跌跌撞撞中,我漸漸壓抑內心的情緒,開始靠傷害自己來發洩情緒,且不見血就不痛快。進到婚姻,這種的不安全感更深,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我覺得我不應該活在這世上。

直到某一天,看到家裡樓下有一間教會,我鼓起勇氣走進去。那時我聽到詩歌,突然嚎啕大哭,我感到有一股溫暖,是上帝的手擁抱我,祂安慰我,這種溫暖非常的真實,且有一種歸屬感。信主後,我終於明白,原來天上有一位天父,祂創造我,我不是個孤兒,我看見自己在主面前是寶貴、被愛、有價值的,也為傷害自己悔改,並知道要愛惜自己的身體。雖然我不能回到過去改變童年,神卻加深我與祂之間的關係來滿足我內心深處的渴望。祂用無條件的愛來醫治我破碎不堪的心,祂賜給我力量幫助我饒恕過去,原諒他們、甚至去愛他們,讓我找到我生命中的價值。我也開始接納並欣膠菑v、愛自己,為我的特別感到自信跟快樂。祂將我的過去所遭遇的一切轉變成祝福,我現在也參與做學青的事工,希望這世代的年輕人也都可以認識耶穌,有不一樣的生命,讓耶穌也能夠醫治每一個受傷的心,把真實的愛傳出去。雖然我的父母現在都不在我身邊,但我知道他們與神一起在天上永恆的家鄉等待我,一起在主裡相遇。永遠不分開。

(作者為五股靈糧福音中心姊妹)

來源:期刊 - 20180121靈糧週報 

其他見證故事

新命

高紅良

我知道我已找到那根浮木——上帝的恩澤,讓我覺得有了依靠,愛像汨汨的泉水從枯竭的心田湧了出來。

穿越生命的風暴

陳湘琪

我在同一年失去父母,人生頓時進入黑暗低谷,痛苦悲傷的情緒如同山洪暴發,甚至對從小所信仰的上帝失去信心,我懷疑祂是否真的愛我……

一位母親的頌讚——走出淚流谷

李慧珊

每當看到帶著兩個小孩的媽媽,或是推著娃娃車的孕婦,我都極其羨慕。但我只能獨自一人躲在房間裡……

天賜良機

蘇清貴

弟弟是虔誠的一貫道教徒,當我邀請到他教會觀禮時,沒想到他竟然對隔天要受洗的媽媽說:「這是上帝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