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憂鬱迎向生命的陽光

從憂鬱迎向生命的陽光流星雨

2004年底,我開始出現失眠、莫名哭泣的症狀,當時不以為意,坐在隔壁的基督徒同事開始向我傳福音,邀請我下班後一起讀聖經。第一次讀經結束禱告時,她問我有甚麼需要,可以為我禱告,我那時因弟弟吸毒、父母爭吵等問題, 為家人極為憂心,心想我自己不需要神,但是如果真有這麼一位神,那麼請神拯救我的家人吧!

與同事的「辦公室讀經」一直持續到2005年農曆年離開公司為止。接著計畫完成研究所論文時,憂鬱的症狀卻越來越嚴重。看醫生吃藥之後,一開始情況有改善,但總是時好時壞,藥效讓我睡著,但能清醒的時間很少,即便醒著,也昏昏沉沉無法思考、無法閱讀,失常的行為無法向周遭不瞭解我身心實際情況的旁人解釋。因此,我開始封閉自己。這段自我封閉的期間,同事參加的詩班牧者和小組姊妹們持續關懷我,約見面讀經、運動、參加聚會,也為我得醫治禱告,但是我還是覺得只有家人需要神的拯救。隨著心理的狀態越來越糟,我不願再開口為家人禱告,也對每次禱告時不斷的流淚感到厭惡,總覺得眼淚會讓我連結自己生病的軟弱,漸漸地,我拒絕再與關心我的姊妹們見面,也不再參加聚會。

經過一年的治療,情況不見好轉,醫生開的藥越來越多,25歲的我,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好了,一輩子需要依賴藥物的我和被毒癮綑綁的弟弟有何不同? 感謝神,當我想要放棄自己時,牧者和小組為我的禱告沒有停止過,神更是沒有放棄我。我想到在死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沒做過——停藥,過去曾有因停藥而精神接近瘋狂的恐怖經驗,於是我就向神禱告,我要趁回老家過年時嘗試停藥。

這段醫學上所謂的戒斷反應期間,幾乎完全無力倚靠自己做什麼,家人也無法為我做什麼。晚上蓋著三層棉被,很冷、很累卻無法入睡,我只能不斷地向神呼求:「神啊,救我!」感謝神,神的話何等真實,神讓我開始感覺溫暖,接著每天晚上從睡著幾分鐘開始,漸漸地到幾個小時……我知道我能睡著了。

一週之後回到台北,第一次在主日迫不及待地去教會聚會,崇拜結束後主動走到前面讓禱告同工為我禱告,我向神說:「我要回家」,回到屬靈的家、回到祂的懷抱!

感謝神,2006年我受洗成為家族第一個基督徒。因著祂的慈愛憐憫,在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即將被黑暗勢力轄制的時候,早已安排天使在我左右。受洗後透過持續在小組、教會的牧養連結,以及參與詩班敬拜服事,更深經歷了神全然的醫治。我從神的話語重新調整眼光:「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不再受過往完美主義的轄制,也不再過度在意人們的眼光。現在每逢憂鬱症好發的春、秋季節轉換, 感覺到吹著風是涼爽、舒暢而不是椎心刺骨時,我真知道神已經全然醫治恢復我,祂是我全人的醫治者,是愛我拯救我的神。

(作者為台北靈糧堂雅音詩班班員)

來源:期刊 - 20180812靈糧週報

其他見證故事

祂的回答

張鏸心

在加護病房外,我哀求,痛哭,醫師也只一直重覆地對我說:「我是人,不是神。」醫師救不活父親,我認為神也是如此。所以我開始怨恨上帝……

信心倚靠.全然交託

楊潮瑞

認識耶穌,改變了我的思考、意念——把我人生的風浪、生活的震動,變成加倍的恩典與祝福。

原來生命可以這樣輕鬆

高紅良

我的生命彷彿已快走到盡頭,身形日益消瘦,對任何事也無法感到喜樂,人世的一切事物,彷彿隔著一層連結不起來的霧紗,都與我無關……

家人信主的開始:築壇禱告

流星雨

我一心為弟弟禱告,希望他早日脫離毒癮的轄制,卻不知自己的身心狀況,竟已得了憂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