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的掙扎與真平安

爺爺的掙扎與真平安葉爺爺

「親愛的主耶穌,我們來到你的面前,求祢讓爺爺趕快地好起來,求祢讓他不要再不舒服,也求祢讓爺爺每一天都快快樂樂,不會懼怕,讓他每天都睡得好好的,讓他去治療的時候也不要緊張,謝謝主,讚美主,禱告奉耶穌的名求,阿們。」這是外孫女希希的禱告。

 希希是玲吟(我的二女兒)的老大,小女生真是聰明可愛又懂事貼心,因為女兒女婿都很虔誠,孩子從小就跟著他們去教會,有什麼事第一個說的就是:「我們來禱告。」自從我生病後,她就真的每天睡前一通電話過來,很窩心,我很感動。

 玲吟信耶穌後,不久我的大女兒、兩個兒子、兩個孫子都成了基督徒,最後連我太太也受洗了,還常常拉我去教會。信耶穌是不錯,但我有家族的壓力,所以雖然可以接受他們為我禱告,但每次提到要不要受洗,我就很為難。

 最主要家裡還有神桌,我有祖先要拜啊。祖先牌位原來是在家鄉供奉,父親過世後,就由我來接,我若受洗,家裡的牌位要怎麼辦?神桌要放到哪裡?這些不能處理,我是沒有辦法受洗的。所以雖然家人一個一個信了耶穌,我仍然堅持要拜祖先。太太受洗後,她也不拿香了,只有幫我預備,這個責任更都落在我身上。

 我身體有問題,其實已經有十幾年了,那時帶孫子去安親班,走快點就稍微會喘,但不在意,心想只要靜一下深呼吸就沒事了。今年三月因為心臟不舒服去照X光,才發現肺裡有腫瘤,醫生說,是肺腺癌第四期,並且已經轉移到腦部,而我的身體狀況已不適合開刀了。

 這個意思好像要我等死吧。剛得到消息,我心裡並不是那麼害怕,心想活到七十幾歲也應該夠了,事情既然碰到,就面對吧。不過,孩子們非常積極,全家人圍在一起為我禱告,也有教會其他的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我很願意讓他們禱告,看會不會把這個難關平安度過去。

 那時我就想:身體不好,早晚上香都有點困難,以後我死後,家裡沒有一個人可以拜,這個神桌還是不保。又想到自己家族中,不管墓做得有多大,怎麼講究風水,但卻噩事連連,一點都沒有平安。女兒常說,要拜就拜一個最大的就好了,想想也很有道理。

 我問女兒,我若受洗,神桌怎麼辦?她要我放心,說教會牧師會協助好好處理。我覺得這是我把拜祖先的擔子放下的時候了。於是我做了受洗約談,又請牧師來家裡把神桌移走,我感覺身上的壓力卸了好多。幾天後,玲吟帶我到另一家腫瘤專科醫院,又重新做了所有的身體檢查。

 「葉先生的腫瘤應該是二期,而且看起來是沒有轉移的,只要手術把腫瘤的部位切除,就可以了。」檢查的結果轉變實在太大,我心裡不由得跟著玲吟他們說:「感謝主!」

 以前玲吟他們常講,這位上帝有多真實,我都不以為然,但這次我覺得是上帝要讓我知道,祂正港是真的。

 我在開刀前受洗,正式成為基督徒,心裡面對開刀雖有點擔心,但天天看到太太和孩子們禱告的信心,也覺得有力量去面對。我過去認為醫院是個不吉祥的地方,有好幾個朋友和親人進了醫院就沒有再出來。但這次輪到自己要去動大手術,心中卻沒有想像中那麼懼怕。

 記得開刀前兩天做了一個夢,夢境裡到處都是十字架。我說給玲吟聽,玲吟說這是好夢,你的手術一定非常順利。手術那天,躺在床上被推進去前,我照著玲吟教我的禱告:「主耶穌救我,保護我,給我信心……。」心中真的一點恐懼都沒有。

 我才信主沒多久,確實信心不怎麼大,但這次開刀,不但手術出奇地順利,連恢復也很快,甚至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疼痛,只在普通病房觀察了一個禮拜,沒有用到呼吸器,連點滴都不用打。

 因為這次的生病,讓我下定決心受洗,我的家由一個傳統拜拜家庭,成為全家都信主耶穌的家庭,主日一起去教會,有什麼事都先禱告,家裡氣氛真的比以前更好。

 如今我最大的平安,是因為我相信主耶穌會照顧保護我的全家。我年紀已大,身體也不再年輕,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照顧這個家,但是我知道,有主耶穌保護他們,幫助他們,一切都可以很放心。

(本文節錄自《永遠1家人》)

其他見證故事

好康在這裡

靖峰

我出生於高雄五甲,是家裡的獨子,也是長孫,所以自幼就比較任性。因為住在五甲廟旁,廟口常有人在跳八家將...

把愛找回來

燦爛

平常回家廿分鐘的車程,現在變得好遠好遠。我的身體顫抖著,腦中都是丈夫喝醉的嘴臉,熱淚又立刻湧出。

饒恕.承認.醫治

黃詩婷

醫生拿著牙籤在我臉上刺,我只覺得像有羽毛飄過,並不覺得痛。醫生卻說他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

神使不可能成為可能

張貴京

前夫到處求神拜佛,卻讓我一個人扛起所有的家計及債務,我懷疑拜拜只是求自己的心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