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有平安

我心有平安小琪

走頭無路

 憂鬱症加上躁鬱症,我因此已經看了很久的醫生,吃了很久的藥,但真正讓我不得不面對的,是越來越無法控制的精神狀態。從小我就被大人說體質過敏,因此從不敢一個人睡覺,黑夜來臨時,總覺得好像走進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也有人,只是我看不到,只能感覺到。睡覺時,無數真實的惡夢讓我睡前都很掙扎,睡夢中我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在真實世界,或是在靈界裡。

 我害怕別人看我的眼光不一樣,加上重男輕女的家庭背景,從小我會用不屑、高傲、壞脾氣來保護自己。我不敢走入人群,又期待有感情的安慰,偏偏感情生活最後總是分手收場。痛苦從來不是一個形容詞,而是每天刻骨銘心的泥沼。因此好像從國中起,我就不斷地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從一開始的割腕到後來存藥吃藥,一直到現在常常徘徊在樓頂,希望縱身一躍就立刻了結這糾纏不清的人生。

 我已經卅歲,真的走得好累,當時的男友似乎是我最後的希望,但也因為我的失序行為要離開我,我知道真的是走投無路,不知道該怎麼,我不要自己有一天是被人綁起來送進精神病院。 

我要好起來

 因為這樣的生活,我其實很會拜,也固定有幾個地方,每個月都會去拜,遇到事也不敢輕慢地立刻準備好應有的禮數去還願或是去酬神。一有個風吹草動,就會擔心是否自己漏拜了什麼或是漏獻了什麼,農曆七月更是草木皆兵,充滿了緊張和恐懼。

 雖然朋友邀請我去教會,但我都拒絕,心想我都拜成這個樣子,日子還是那麼難過,要是跑去拜耶穌,神明豈不更生氣,到時我不知又要吃多少苦頭啊。但此時,該拜該做的我都盡力,真的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了。我想要好起來,不想讓人覺得我很可怕,那麼,就去教會試看看吧。

耶穌救我

 我們家是賣香燭金紙,信主後我根本不敢跟家人說,怕他們反對不許我去教會。但想不到第一個反對的不是他們,而是家裡大大小小拜的東西。受洗後,我就夢到我要回家,但家裡所有拜的都擋在門口不准我回家,我就一直哭。第二天又夢到他們不停地拉我的腳,我一直踢才踢掉。夢中醒來,立刻覺得有「人」在旁邊瞪著我,以前我不知道怎麼辦,但教會的師母跟我說,碰到這種情形,只要喊「耶穌救我」。一開始我的喉嚨好像鎖死,怎麼扯都發不出聲音,真是用了很大力才喊出來這麼簡單的四個字:「耶-穌-救-我!」

 真的,在我喊出這四個字後,這東西就──不見了!除了訝異祂的能力,我也感受到一份前所未有的平安。並且從那時起,我就再也不曾感受到有東西在半夜來找我了。從小怕黑的恐懼感就逐漸消失,過去多年受的苦,竟能夠解決,我才知道耶穌真的是最大的神。

 從我信主到現在,真是經歷太多祂的神蹟奇事。我在很短的時間戒了菸,安眠藥和精神科的藥也因為睡得好而停藥,最重要的是,心裡有很真實的平安。從小的孤獨感不再困擾我,上帝給我那種被愛被寵的幸福感,讓我對未來充滿了盼望。

其他見證故事

新命

高紅良

我知道我已找到那根浮木——上帝的恩澤,讓我覺得有了依靠,愛像汨汨的泉水從枯竭的心田湧了出來。

抬起我的頭

鄭瓊珠

躲避債主,單親扶養三個孩子,生活處於弱勢的我,一直抬不起頭來,直到 遇見耶穌……

主愛的教育

鄧麗珠

每當腦海裡有莫名的憂傷和恐懼襲擊而來時,神的話就浮出腦海:「上帝在妳前面行,妳懼怕甚麼?」

我找到真神

葉清香

女兒是基督徒,但我全然不信,我是逢廟必拜,並且還虔誠地在家裡日夜膜拜,牆壁都薰成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