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禮物

不可思議的禮物葉玲吟

事情發生的那天,我一如往常,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只是那天,我對裡面的數據和分析,覺得好陌生。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趕快再開別的檔案,但所有的東西都在我眼前轉,我突然卡住不知所措,那些明明是我每天熟悉的工作內容啊!

 我終於去看了醫生,醫生開了診斷書,內容是:重度憂鬱症加上恐慌症。

 對我來說,這是相當嚴重的打擊!從小到大,我到哪都想表現到最好,考試考98分就會懊惱為什麼沒有100分,工作上使命必達,覺得在我沒有難成的事。好強的我無法接受自己得了憂鬱症。

 辭去工作時,得知老闆找了三個人來分攤我的工作,我才知道過去超出自己負荷到這麼大的地步。過去因為感情一再受挫,拼命用工作來填補情感的傷口,後座力竟然這麼大。

 就像其他憂鬱症患者一樣,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幾乎出不了門,就算在家,也什麼事都做不了,連自己房間亂七八糟,想把書排好,也是反反覆覆,不知道如何下手。

 一般來說,藥也吃了,工作也辭了,還能夠做的就是去拜佛改運,還是不好,就繼續求,不然呢?盡人事不行,不是就該求天命嗎?有一天,我打電話給我表妹,請她陪我去行天宮拜一拜,再去地下道算一算。

 「帶妳去一個更好的地方。」表妹看到我時對我說。

 我真的以為是更靈的地方,結果是到她當時參加的教會小組。原來她在不久前,成了基督徒。

 我一點都不喜歡去小組,因為當時最怕的就是見人,在人前既不知如何表達,也覺得自己很丟臉,再說,完全聽不進去他們在說什麼。

 雖然想逃,但小組的弟兄姊妹卻不放過我,輪番上陣地直接到家門口等,就是要帶我出去,吃飯喝咖啡,或者去海邊、郊外走走……。好像接力一樣,她們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後來才知道是弟弟跟弟妹跟他們裡應外合)。

 記得有一次,我在小組中發作,當時突然頭痛欲裂,不住大叫,叫聲好像嘶吼,十分嚇人,當時他們把我拖到廁所,為我禱告才漸漸平靜。後來,小組長每天打電話給我,陪我禱告讀經,雖然我讀得不知所云,但她仍然堅持要我讀,這樣過了一陣子,我才慢慢地讀出滋味。

 大概這樣有半年之久,有一天我聽見一個憂鬱症姊妹在台上的分享,她見證上帝如何帶她脫離憂鬱症,完全醫治她。我邊聽邊哭,我覺得上帝透過這個姊妹在對我說話,當下在心裡跟上帝說:「主啊,謝謝你知道我的苦,是的!在這姊妹身上的恩典,我也要!」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覺得跟這個上帝接上了,去小組或是去教會主日,不再是被迫去,而是很想去,真的很想認識這位上帝。

 受洗後,我覺得要對上帝有信心才對,相信祂會醫治我的憂鬱症,為了表示我的信心,決定不再吃藥了。結果,很可怕!不但沒有好,反而更嚴重。醫生必須開更重的藥,好把掉下去的情況拉上來一點。

 後來我有機會到泰國北部一個戒毒中心做短期服務。八天的接觸,讓我讚嘆上帝的作為,竟然可以讓吸毒的人變回正常!還有很多家庭破碎的孩子也都變乖了,單純地渴慕信靠上帝。

 在回程的飛機上,我閉上眼睛半夢半醒之間,突然心裡一個很清楚的聲音說:「孩子,我要給妳一個很大的禮物。」我嚇一跳,但不知為什麼,我知道是上帝在對我說話。於是在心中回問祂:「什麼禮物?」

 立刻我的腦海閃過泰北戒毒村的那些人,他們不靠藥物只靠福音就戒了毒。我想:「上帝啊,難道祢說的禮物,是我不用再靠藥物了嗎?」

 這個想法,讓我好猶豫。之前停藥的經驗,導致我現在吃的藥比以前還重,實在不能再亂停藥了。

 我跟上帝說:「主啊!我相信祢,但是我的信心不夠,求祢幫助我、堅固我。」很奇妙,回台灣後的第一週,每一天不管透過讀經禱告、敬拜,或者參加聚會,上帝用各樣的方式告訴我:「是的,孩子!領受我給你的禮物吧!」這讓我的信心提高,不因為每天昏沉沉而放棄。一個禮拜後,發現自己不吃藥但頭已完全不昏,也沒有不舒服,並且憂鬱症的症狀漸漸減輕,真的不用吃藥就完全好了。

 上帝在短短的時間完全醫治我的憂鬱症、恐慌症,我繼續地求上帝來醫治我的內心,求祂來改變我。我開始卸下我的好強和完美主義、驕傲和自我中心。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細膩的上帝透過生命每一個階段的工作,讓我預備好足以承接下一階段的祝福。信仰旅途中,不論是面對個人生命的問題、婚姻的磨合、工作的挑戰、教養子女的壓力,我很自然地就交託給上帝,不再容易擔憂沮喪,或者消極負面,也能夠坦然去面對生命陰暗面。

 我感謝主。祂在我身上所做的,真是奇妙可畏!

(本文節錄自《永遠1家人》)

其他見證故事

我有平安在我心

珍好

不知是幻聽、幻覺,還是自己精神錯亂?我開始活在恐懼中。雖然姐姐告訴我,當我心中害怕時,可以呼喊「耶穌救我」,但我不相信!

更大的靠山

葉真廷

「怎麼辦?」我看著手中被退回的作品及狀況百出的進度,簡直快要哭出來。廿年的努力,難道要化為烏有?

被愛追著跑 ──強哥的故事

燦爛

打麻將、跳舞、喝酒、吸毒賣毒……,我的人生快走了一半,卻已經進出監所八次,難道再一個四十年,我還要過這樣的日子嗎?

天父的愛——浪子回頭記

胡至德

信主以前,我相信人定勝天,適者生存。雖然我相信神的存在,但我並不認識這位上帝,更談不上敬畏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