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我

父親與我葉衍均

我有兩個姊姊,她們小時候大部份住在爺爺奶奶家,家裡只剩我一個男孩,父母視我為寶貝,幾乎是要什麼有什麼,尤其爸爸假日常帶我去爬山,是我們父子的親密時光。這些理所當然的幸福,卻在國中父親有外遇開始,完全地崩潰瓦解!

 父母親的關係生變,又碰到父親創業失敗,他漸漸酗酒,整個人變得難以捉摸。酒醉後,經常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把我們叫醒,天馬行空地發酒瘋。當然,在衝突中,他也會毫不留情面地出手打人。

 面對這樣一個把我的家全毀的人,內心又矛盾又氣憤,因此雖然他負擔我的經濟,甚至包括四年出國的費用,我都認為理所當然,心想:「你賺的錢,做兒子的不幫你花花,實在太浪費了。」

 在美國求學的最後半年,我成為基督徒,其中「天父的愛」彌補了心中缺少的那一塊。我在這個信仰裡找到了一個家,不用再可可憐憐地渴望有人來愛,想從人身上得到讚賞和稱讚。當時感覺有一股脫離過去的悲情,對未來充滿期待的生命力。也讓我有些勇氣,想要主動去面對和他的關係。

 當時為了要不要回台灣,躊躇了很久,只因著心中父親無法抹去的身影,不顧一切地下定決心,在一個禮拜內買機票打包回台灣。下了飛機,就直奔爸爸的住處。

 經過這麼多年,我改變了,想要和爸爸和好,要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仍然有愛。但面對的不是深深懊惱,衝上來擁抱兒子的父親。他,一點都沒變,仍然酗酒,仍然不斷地數落人,只是如今在我眼中更可惡了,難道他不明白,我釋放的是多大的愛嗎?

 儘管心中充滿了失望和憤怒,但還是希望他知道,我有多真心地想恢復和他之間的關係,於是鼓起勇氣,伸出手去抱住他。這應該是第一次去擁抱他,我很激動,回來的一切好像在這一刻都完成了。原以為他也會很感動,他的身軀不自在地僵住了,時間有幾秒鐘的暫停,但只那麼一下,他坐正了姿勢很技巧地從我手臂中滑出來。接著,是立刻接著,他繼續抱怨著所有人對他的虧欠。

 我期待家庭能回到從前的夢醒了!「噗嗵」一聲,我聽到自己膝蓋打到地上的聲音,我不知道自己能再做些什麼,但至少,我要讓他知道,我跟其他的人不一樣。

 他這次嚇住了,瞪著大眼看著我。

 「你,你這是做什麼?跪在那裡幹什麼!」

 「爸爸,對不起,過去我對你的態度也很不好。」

 「你,你給我起來,男孩子跪著像什麼話。」他漲紅著臉,用力地拉著我,好像氣得說不出話。

 當天晚上,我在床上哭了,我對自己說:「葉衍均,你為什麼要回來啊!」

 家人因著家暴早就搬離了他,我也沒有辦法跟他住在一起。但每次禱告,上帝卻叫我要繼續接納他、原諒他。上帝讓我漸漸明白,父親犯了錯,沒人要接納他,常常我們一見到他,就先定他的罪,其實父親很想親近我們,只是受傷的人,特別容易傷害人。

 我開始邀請他來參加小組,常常在聚會中肯定他,擁抱他。我總是期望再見到他時,他會完全不一樣,所有的問題都被解決,然後我們又可以像小時候那樣,一家人快快樂樂地在一起。但每次見到他,他仍然是酒醉胡鬧,而且因為酗酒,身體已經有很多的病痛。

 雖然如此,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這麼早就離開了我們。

 他很喜歡我的結婚對象玲吟,但婚禮當天,因為髖關節動手術沒有來參加。一個禮拜後,他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過去因為家暴法的限制,他一直無法來看我們,所以當他出現時,我很驚訝。那天他對我說的話,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他說:「衍均,我以你為榮,很抱歉我沒有參加你們的婚禮。」最後,他對我說:「我愛你。」

 我抱著他哽咽地說:「我也愛你,爸爸。」我沒有想到這是我們父子最後一次的對話,和擁抱。

 我後來忍不住會想,這是上帝的安排嗎?因為當天晚上他因喝醉,從樓梯上跌下來,送醫時已經昏迷,診斷是顱內出血。

 「葉先生的狀況有點危險,如果不救,他可能就過不了今天;如果救活了,也會成為植物人。你是他兒子,要趕快做個決定。」這突如其來的宣判,讓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叫一個兒子來決定父親的生死,實在太殘忍了。 

 兩個決定都沒有辦法選,只有跪在床病前不斷地向上帝呼求。當牧師趕來時,大家在牧師的帶領下,都跪在爸爸的病床邊表達對他的感謝,也對過去對他的傷害道歉,跟他說我們愛他。我們手牽手一起禱告,求上帝憐憫我們這一家。我心中為著家人此時的同心激動不已,心想爸爸若聽到了,也會很安慰吧。沒多久,醫生過來跟我們說:「不用做決定了,因為腦壓太高,急救也沒有用。」

 爸爸走後三年,我也做了父親。我常想,當年若我沒有從美國回來,若我沒有試著去靠近爸爸,沒有決定原諒他、接納他,若我們沒有真正地和好,我心中永遠都會有一個無法解開的結,和無法揮去的痛和遺憾。

 我知道不是我可以接納父親,是上帝改變我看他的眼光,可以體會父親的苦和無奈,也接納了他的不完全。我相信上帝很愛我父親,使他在過世前真實地悔改。而我也因著跨過這個受傷的高欄,勇敢而開心地接下「父親」的責任,成了兩個孩子的父親。

 父親過世不久,我的母親和小姊姊也信主了,經歷了神的醫治和釋放,媽媽的臉上開始有了笑容。現在,媽媽和大姊姊每週都會到我們家過週末,雖然父親不在我們當中,但我知道小時候那個幸福的感覺,現在真的回來了。

 認識妻子玲吟時,我就知道,她家和我家很不一樣,岳父母之間鶼鰈情深,手足彼此之間的關係也讓我羨慕。婚後,我也在這個家裡,享受做兒子的的被愛。岳父生病的時候,我常常打電話給他,一起為他的身體禱告,對我來說,這是很自然的事,除了因為岳父是個好父親,一直是我學習的對象外,在我的心中,這是上帝給我的另外一個家。

(本文節錄自《永遠1家人》)

其他見證故事

恩典的承諾

羅瑞娟

上了國中,我跟自己說,我再也不要被霸凌了!去結交壞朋友,就沒人敢打我了。於是我交了一些喝酒、抽菸、八家將、 嚼檳榔、在校園打架的朋友,一起上夜店……

被愛追著跑 ──強哥的故事

燦爛

打麻將、跳舞、喝酒、吸毒賣毒……,我的人生快走了一半,卻已經進出監所八次,難道再一個四十年,我還要過這樣的日子嗎?

恩上加恩的祝福

許絢雯

醫生告訴我:「妳雙胞胎的其中一個,羊水幾乎全沒了!」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讓我掉入極大的擔憂和難過當中……

比錢更寶貴的主耶穌

詹富安

過去我看錢極重,常與人斤斤計較,婚後更常與妻子因金錢的事起口角,甚至吵到要離婚,但我從不覺得自己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