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倍的愛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5月 - 2017-08-17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鐵門,鐵窗,鐵籠,冰冷的地板和充滿異味的氣息。在另一個角落有二、三個男人,我不敢目視,生怕引起他們的注意。但他們還是帶著輕蔑的眼光和語氣,似笑非笑地嘲諷著:「嘖嘖嘖,裝得像良家婦女一樣,第一次出來做喔?」

 老實說,他們又說了什麼也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嚇得雙膝跪地,趴在角落不停地哭,心中吶喊著:「主啊,我好怕,我好怕,快點救我啊。」眼淚成串地掉在地板上,全身顫抖。那一刻,我走進了人間的地獄。

不多求的人生

 我真是良家婦女啊。我的養父是校長,在他們的疼愛下,我是個循規蹈矩的乖女兒,在幼稚園工作,後來經過朋友介紹,認識了我先生,有一個女兒。在我的世界裡,沒有壞人,不善交際的我,連朋友都不多。

 我的世界就這麼小,我也不多求,只要日子平平安安就好。直到有一天,我先生的大嫂拿了一捲錄音帶來找我。

 「這是我找徵信社,錄來妳大哥和外面女人的對話。」啊?大伯有外遇!我和大嫂感情一向不錯,她生了兩個女兒,我生了一個,婆婆對家中沒有男孫頗有微詞,因此我們妯娌兩個人反而有了革命情感。

 我還在想要如何安慰她時,她卻丟下我人生的原子彈:「他們在裡面談到妳老公的事。」

 「什麼事?」

 「婆婆不滿意我們沒有給她生孫,所以找了兩個姊妹,配給他們兄弟兩個,講好,只要生男孩就給一百萬。」

 其實,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姊妹?配什麼?」

 「妳真是傻啊,老公有外遇,連一點警覺都沒有。」

持刀殺人

 這就是我所知道先生外遇的過程。我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因為他是我人生的全部,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

 其實外表嬌小柔弱的我,骨子裡有一個固執,什麼事都一定要說清楚講明白,偏偏怎麼質問,他都不做正面回答,只是冷冷地看著我,不理睬我。那時我們由南港搬去桃園,在桃園那三年,我自己都知道,變得疑心又易怒,而他呢,總是用冷漠的神情回應我一切的焦慮和氣憤。終於有一天,我的怒氣完全失控……。

 當時我有一筆錢存放在他那裡,是要付保險費的,眼看明天就要付錢,卻跟他要不回來。我又急又氣,正好他在洗澡,我急得在浴室門口跟他要錢,他不回答,我就越叫越大聲。

 「哼,一定是拿去給那個女人,才沒有錢還我。」這個念頭一進來,更讓我抓狂。看到桌上一把水果刀,二話不說拿起刀來,對著門揮著刀喊著:「你出來啊,你出來說清楚啊!」

 仍然一片寂靜,冷漠的力量讓我全身顫抖,新仇舊恨讓我像個瘋子一樣,用力地揮刀刺門,力道之大立刻把門戳了兩個洞。

 「妳瘋了妳!」他打開門,眼光中的鄙視和不屑,讓我全身的血液都好像要噴出來,我揮著刀,一心只想往他身上砍,但一時間卻不知道要砍哪裡。他嫌惡的用手一甩,我的刀毫不考慮地朝他的肩膀刺下去。

如地獄般的生活

  受傷的丈夫立刻報警,我隨即被逮捕,這就是我為什麼會被關到拘留所的原因。雖然他的傷勢並不嚴重,但我仍然以傷害罪起訴,最後被判了四個月,緩刑兩年,而十年的婚姻也終於走向破裂的結局。

 當時已去教會一年多,是女兒同學的媽媽看我從沒笑過,才帶我去教會,姊妹們常聽我訴苦,也會鼓勵開導我。雖然我仍然做出傷人洩憤的行為,她們仍然關心我,陪伴我,不斷為我離婚的談判禱告。

 當時先生對離婚的要求是女兒歸他,我還需要每個月付女兒的生活費和贍養費。對我來說兩樣都是沉重,失去女兒更是我無法承受的,心情真是如地獄般地熬煉著,若不是有教會姊妹不斷地陪我禱告,我真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結局大翻轉

 上帝果真是照顧孤兒和寡婦的主啊,祂聽了我每天的哭求,就在簽離婚協議的當天,居然事情有了180度的大翻轉。原本我是乙方,他是甲方,但當場他忽然改變主意說:「我們把甲乙雙方互調,女兒歸妳,但是我不會付妳任何的生活費,我半毛錢都不會給妳。」

 直到現在我都想不出任何原因會讓他做這樣大的改變,真的只有上帝才能啊。為了女兒,我必須趕快抛開一切的悲情,重新開始。搬回南港老家的時候,我求主給我一個離家近可以照顧孩子的工作,想不到家裡樓下就開了一間音樂教室,很快地我就開始工作,回到生活的常軌。

 我是在人生最困難的時候,以為無法走下去,卻經歷到上帝如此奇蹟似的幫助,從此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面對未來,我並不孤單。

雙倍的愛

 不過幾乎有三年的時間,每次提到這件事,還會發抖。直到有一天我跟神哭訴:「為什麼我付出這麼多,卻得到這樣的下場?」當天我很清楚地知道神的回應是:「我給妳的是雙倍的!」這句話頓時打開我裡面的自卑、自怨與自憐。過去我抱怨過為什麼我的生父母不要我,把我送人,但其實我有雙倍父母的愛;我抱怨有這樣的婚姻和這樣的丈夫,現在才體會,神是我另一個丈夫,祂照顧我,更是無微不至。

 那天我完全明白神的愛,祂接納我的不好,祂沒有撇下我,祂給我雙倍的愛,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上陪伴我。我開始會笑,接納了自己一切的錯和失敗,能夠坦然地跟人分享自己的過去。從羞愧絕望中,我抬起了頭。

 我現在每星期都會到興隆社區陪伴一些身障的居民,一起健康運動,講聖經故事,關心他們的需要。真的,走過了死蔭的幽谷,經過了流淚的曠野,才真懂得感恩,也能夠用回饋的心,來關心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