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他們到愛的光中~~徐麗媛和她的孩子們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9月 - 2017-09-29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孩子的熱情

 我是應著教會的邀約和安排,到安康社區教小朋友跳舞,才漸漸認識了這群孩子。他們多半是隔代教養或者單親,是社會局登記的低收入戶。跳舞原本是他們不可能的夢想,如今竟有機會免費來上課,因此上課時都格外地認真,學動作時也會咬著牙來練習。在這些孩子期待的眼光中,我也不知不覺找回教學的熱情。

 「老師,我最討厭學校廣播叫我去領米,同學都知道我是低收入戶。」這些孩子長期被人貼了標籤,讓人心疼。「可是,我們上次去學校表演,我穿芭蕾舞衣,他們就好羨慕,還說都不認得我了呢。」稚氣的臉蛋上,那份從前沒有的自信,在我的腦海中,久久無法消散。

 在他們的身上,我看到自己的身影,也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他們未來的可能。

農村女的故事

我來自雲南大理的白族,故事要從我11歲那年開始說起。

那年,北京舞蹈學院第一次到大理來招生,全中國只錄取廿四個名額。我並非舞蹈科班出身,也沒有任何的家世背景和人脈,其實根本不敢奢望能去報名。但我娘卻比我勇敢,她不想我一輩子待在貧窮落後的農村,她說:「惟一走出這裡的方法,就是去大城市求學。」於是她帶著我去報名。

 當鄉親知道我們居然去報名這種國家級的考試,不但不鼓勵,反而在背後指指點點。其實我自己也不看好自己,所以當我們接到錄取通知單時,全家人抱在一起痛哭,不但是因為我竟然有機會去全中國人人嚮往的舞蹈殿堂學習,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也是因為長久被歧視,終於有討回公道的那個激動。

 但是,當我隻身到了大城市──北京時,才發現自己落後別人很多,當下我知道沒有半點自憐的時間,必須咬緊牙關,從拉筋、練體力、基本功上比別人更加倍加倍地努力。很長一段時間,晚上睡覺,我把腳綁在床頭,希望自己柔軟度更好;為了維持體重,但買不起保鮮膜,便把塑膠袋黏在身上跑步鍛鍊。

 這一件件的往事,是在弱勢貧窮中力爭上游的我,用淚和汗力拼命運的辛苦記憶,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對弱勢的孩子特別有感情吧。

 六年後我以第一名畢業,也是少數被留在中國國家歌舞團的學生,並且很快地成了舞團的首席舞者。從此以後,鮮花掌聲,美名光環,從在領導人面前表演,到國外表演給西方人看,我活在炫耀亮麗的舞台上,享受著比別人富裕和風光的人生。

 23歲那年,我結婚了,先生是台灣人。沒多久,我做了人生重要的選擇,放棄舞台表演的工作,到台灣做一個單純的妻子和母親。

人生變奏曲

 雖然離鄉背井,但先生很疼愛我,生活過得很幸福,一直到先生生病離世。當時的我心痛欲絕,在台灣無依無靠的我,帶著孩子要怎麼繼續走下去呢?

 年初一的清晨,門鈴響了。門外站著是對面的鄰居太太。

 「新年快樂。」約莫是看到我臉上凝重的表情和浮腫的雙眼吧,她問我:「妳還好嗎?先生也還好嗎?是否需要幫忙?」

 再簡單平凡不過的一句問候語,但卻讓我整個潰散。這是我進教會的開始。原來鄰居太太竟然是個牧師,她開始每天來關心我,為我禱告,並且帶我去教會做禮拜。很快地我在教會找到如同娘家般的愛,也開始接受教會的安排,試著走出去,去社區教一些較弱勢的小朋友跳舞。

把他們帶到燈光下

 教這些孩子們跳舞,讓原本沒有機會學舞的孩子,能夠有機會學舞、有機會穿著亮麗的舞衣,在螢光燈下表演。在同年齡的同學面前,他們不再自卑,也不再自憐,一個個變得好漂亮。

 孩子們當中,有些爸爸媽媽很少有機會關心孩子,但在孩子登台表演時,我看到他們濕潤的眼眶和嘴角的驕傲,還有,第一次在別人的口中聽到讚美自己孩子時的腼腆。當他們向我道謝時,我卻深覺不配,盡一點點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算付出啊!

 有一回當我們參加演出時,少了一份餐盒。過去有什麼東西,他們都會趕快把自己的那份拿到手上,但那天卻沒有一個人計較,紛紛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給沒有的那個孩子。過去他們會想到的是自己有沒有,到現在願意給出去。當下我是非常地感動,我看到,跳舞改變的不僅是他們的夢想,還有他們生活的態度。

展現自信的人生

 教孩子們跳舞至今才四年,但已經看到許多孩子的人生完全地改變。軒剛來時,非常地羞澀,沒有自信,但去年她考取了國立藝術學院的戲劇科和民俗舞蹈雙科系;還有安,去年也考上國立戲劇學院,而他的弟弟也在今年考上。他們跟我說:「老師,我們終於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了。」

 幾天前,我帶著孩子們參加台灣新住民2017新春聯誼活動,看著孩子在舞台上自信地展現美好的舞姿,心中再次激動澎湃。藉著教會的安排,我接觸這些有需要的孩子,從興隆里連結順興里、明義里,還有新店的百福里,許多孩子的家庭背景並不容易,所受的限制也比較多,但在不斷努力地學習、練習和演出中,他們的腰挺直了,臉上有笑容了,我知道舞蹈只是媒介,最重要的他們的自信心和眼界都不再一樣。

 而我,也在他們的自信的笑容中,找到我人生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