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哭的男人

作者:文◎燦爛 攝影◎仁才 來源:期刊 - 2019有福報7月 - 2019-07-03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鴻俊:我告訴自己,再也無法相信他,我要跟他攤牌,但就在那時候,我聽到一個聲音……。

 

 身高180,眉宇間帶著幾分英氣,劉鴻俊從小站在人前便有些架勢,很容易就成為眷村裡那個帶頭打群架的人。身上揣著扁鑽,家裡藏著開山刀,囂張的時候,只要一個不對的眼神,就可以打紅了眼,身上也不知道被打過多少回,但男子漢大丈夫,一滴眼淚也沒掉過。

 退伍後原本在影劇圈找到一份正職,跟著許多大明星拍了不少戲,後來電影不景氣,便到舞廳上班,常常看到舞小姐或者工作的人,往樓上小房間跑,好奇地去一探究竟,才知道原來那裡是一個吸毒的大本營。

 他是從那時候,開始碰毒。

 「先是大麻,後來是安非他命,最後吸到海洛因。一開始可以靠自己戒,這讓我很有自信,覺得自己沒問題,不會被毒品控制。所以戒戒吸吸,這樣過了好一陣子。」

 

揭開真相

 桀驁不馴的外表下,其實鴻俊有一顆戀家的心,結婚後無論自己在外面是怎樣的生活,每天晚上就算喝醉,也一定回家。但漸漸發現自己戒斷的時間,越來越長,需要毒品的間隔也越來越短,回家有時會讓他擔心會在妻子志清面前穿幫,每次毒癮發作,都會騙她說,自己是感冒了。

 然而謊言終於被拆穿。就在一個颱風天,鴻俊的癮來了,沒有錢買毒品,又不能出去躲開志清。眼睜睜看到鴻俊毒癮發作,志清嚇到了,那天也是她痛苦的開始。 

 之後鴻俊已經無法靠自己戒斷,為了買毒品,四處借錢,親朋好友都借遍了,活會變死會,用光勞保退休金,房子賣掉,夫妻的關係更是瀕臨破裂。即便如此,每次他要戒斷,在地上打滾,坐立難安的志清仍然會在旁為他禱告。準備甘蔗汁、水果和稀飯,發冷的時候幫他蓋被子。然而一次又一次的誓言,一次又一次地回去吸毒,志清覺得自己快要枯竭,想要放棄。

 「支持我不離開的原因,還是感情。他愛家、愛我,這點我不能否認。」說話溫柔,帶著古典氣質的志清回憶著:「我記得最後一次,我已經到了頂點,心裡充滿了恨,我告訴自己,再也無法相信他,也不要再過這樣的日子,我要跟他攤牌,但就在那時候,我聽到一個聲音說:『我要透過這件事,破碎他的生命。』」

 

我不值得

 志清知道,這是上帝的聲音,原來祂沒有忘記鴻俊!當下她的心由沸點立即降溫,變成平靜無痕的湖水。從此,她把心中的怒氣和傷心轉向神,看鴻俊只有憐憫他,更迫切地天天為鴻俊禱告,相信上帝一定會改變他。

 「我不罵他,也不跟他吵,每天數算神的恩典,這樣日子真的好過多了。」有一回有人送她演唱會的票,全家一起去看表演,那天孩子好開心,跟著就跳起來,她心中好感動:「雖然我們過得那麼不好,但仍然能夠彼此相愛,都是神在保守著這個家啊。」

 然而被毒品控制的鴻俊脾氣是越來越躁,常為一點小事而發脾氣,發完脾氣又後悔,看到志清為他流淚禱告,他更自責,絕望地開始想要一死百了。

 他記得那是一個夏天,一個關心他17年的牧師,也是一直陪著志清的朋友,跑來教他讀經禱告,家裡沒有冷氣,小小的空間裡,就算吹著風扇也汗流浹背,那天他非常感動:「17年了,牧師為什麼沒有放棄我?我根本不值得她為我這麼做。」

 就在那天,他接受牧師的建議,願意到福音戒毒中心去戒毒。戒治的過程生不如死,但最重要的卻是之後能否遠離毒品的誘惑。於是他又乖乖地去參加了教會的營會。

 

世界改變了

 「那天的情形我永遠忘不了。牧師在台上,我在台下一直好想哭,只好拼命彆著,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哭,這時有一個人來拍拍我的背,對我說:『不要ㄍㄧㄣ!』慘了,她話一說完,我就哇哇大哭起來,很可怕,哭得像個三歲小孩子一樣,完全失控。」而兩天的營會,鴻俊幾乎就哭了兩天。

 對鴻俊來說,這兩天的哭,像是釋放了他多年來在心中的壓力、痛苦和懼怕。妙的是營會結束後,他覺得這個世界變了。「怎麼這個世界這麼美好?樹那麼綠,花那麼漂亮,人那麼可愛。」鴻俊忍不住笑著說:「以前我哪會注意花呀草的,看誰都不順眼。」

 心改變了,情感也變脆弱了,很容易被感動,一感動就忍不住掉淚,過去有淚不輕彈,現在眼淚彷彿成了他的養分,乾枯的心田,被滋潤了:「我從那時一直到現在,一想到就會跟志清道歉,也謝謝她不離不棄地陪伴在我身旁,她是上帝賜給我的天使。」

 這回他下定決心,換了手機,不再和黑社會的人有任何連絡。從那時到現在,已經有8年,鴻俊離開毒品也有8年,他深知道戒斷毒品是一輩的事,因此不論在哪裡,或者做什麼,他喜歡不停地禱告,緊緊地抓住這個力量,他堅定地說:「唯有心中有神,才能夠代替心中有毒。」

 曾經因著吸毒終日惶恐度日,此刻的鴻俊,終於找到了對抗毒品的力量,以及那珍貴的、平安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