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家族好像上帝「愛的縮影」

作者:口述◎劉煇煌 撰文◎張恩加 來源:期刊 - 20210912靈糧週報 - 2021-09-16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2009年歲末,台北靈糧堂在龍門國中舉辦千人受洗,浩大陣仗引起媒體關注,而我, 是其中一位。

對我來說,2009是很特別的一年,除了受洗成為基督徒,我也在那年的五月申請減額退休,為25年職場生涯畫下句點,因當時母親已經過世五年,留下父親孤身獨居,我想盡點孝道多陪陪年邁的父親。另外,過往對生命的意義不了解也沒有很用心,雖然大學時曾經決志信主,卻因為種種攔阻,沒有繼續跟進,這麼多年來只是追求一般世俗的生活層面,內心彷彿有種莫名的不滿足感。記得有一次和一位基督徒同事對話,他特別提醒我要回到信仰的軌道上,這也是促使我提早退休的原因。

一句話點亮記憶庫

受洗後我加入小組,某個星期六跟弟兄姊妹一起去爬山,和一位特教老師黃瑞珍教授閒談,她跟我提到喜樂家族很需要弟兄擔任志工,我隨口就說:「好啊!沒問題啊!」但事後我忘得一乾二淨。

大概經過半年多,有一天,和暫住家裡的姪女閒聊,聊著聊著,就讀北一女的她突然跟我說:「阿伯啊!你退休了,國家栽培你,你怎麼沒有付出啊?」這句話像一道光,點亮了大腦的記憶庫,我馬上想起那次黃教授跟我提過喜樂家族很需要志工的事,於是趕緊上喜樂家族官網登記當志工,結果等了一個禮拜都沒有回音,性急的我就直接來喜樂家族報到了。成為喜樂家族的志工,這七、八年來,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也萬萬沒想到,退休後投入喜樂服事,才是我精彩人生的開始。

無怨無悔的照顧令人動容

來到喜樂最大的改變就是——以前的我只懂生活,這些年來慢慢接觸這群特殊族群和家長,讓我對神所創造的生命有了更深的認識和體會。喜樂家族就好像上帝「愛的縮影」, 在這裡,常常會看到一些家長對待孩子的那種愛,真的給我蠻大的激勵,我們做志工的,每週只挪出一天來付出,但是家長卻是天天付出,時時付出,實在讓人很佩服。

有一個爸爸,他的孩子算是障礙程度比較嚴重,幾乎隨時要陪在旁邊,他通常是週日才來,你會看到他帶著孩子,孩子會有一些不自然的動作,或發出不當聲音,他會適時要求或是制止孩子,聽起來聲音有點嚴厲,但我的感覺,他不是發脾氣,而是要讓小孩學會有界限,懂得節制。這幾年從旁觀察,我從來沒看過爸爸發脾氣,如果換成我,坦白說,我做不到。

另外,去參加巡演時,也近距離看到一個令人動容的例子。我們的副班長,他的孩子快三十歲了,是個唐氏兒,平常看起來生活自理能力還好,但是去巡演時,有幾次跟我住同房,才發現爸爸的辛苦。當時我很納悶,孩子生活自理能力應該不錯,為什麼他刷牙啦、洗澡啦,都需要爸爸陪在旁邊幫忙呢?細問之下才明白,原來這孩子只要一碰到水,就會自顧自地玩水玩到嗨,自己無法控制,也會不受控地讓水跑進耳朵裡,後果當然是天翻地覆,爸爸了解孩子的情況,只好耐心地一直陪在旁邊,督促他,孩子才能正常順利地完成刷牙、洗澡等動作。因為同房間,讓我親眼見到一個唐氏兒的父親,從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睡覺前幫他洗澡的過程,那種無微不至、無怨無悔的照顧,看在我眼裡,實在很震撼。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新的學習,也激發自己多一點愛心。

我的爸爸住台中,我住台北,這幾年我們兄弟會輪流陪伴年邁的父親。有段時間我得搭早班高鐵從台中來喜樂報到,服事完再回台中,南北奔波好像蠻辛苦,但是比起喜樂家族這些令人佩服的爸爸,實在算不得甚麼。我也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對待自己的親人要更有耐心,更多包容。我的個性蠻急的,過去常常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要求爸爸,後來想想,實在不應該,爸爸年屆九十了,要多站在他的角度同理他,這個功課至今還在學習。很感恩,如果沒有來喜樂,恐怕看不見自己長久以來的盲點呢! 

神的話解除多年困惑

前面提到,大學時曾決志信主,卻因為種種攔阻沒有進教會追求,當年最大的攔阻就是:我認為這世界是不公不義的,如果有神,為什麼會讓不公不義存在?很奇妙,這個疑問在受洗後重新接觸聖經,而得到了解答。

詩篇三十七篇1~9節: 

「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

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乾。

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 

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

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

祂要使你的公義如光發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

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 

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

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

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神的話真是帶著力量,這段經文解除了我一直以來的困惑。現在的我,知道這世界還是有不公不義,但是我面對不公不義的心態完全改變了,經過這些年來的信仰追求,也覺得自己的靈命慢慢在成長。

能夠持續在喜樂家族擔任志工七、八年,背後支持的力量絕對是來自神。剛到喜樂時,對人或是對事工內容不熟悉,難免會有壓力,幾年下來已經駕輕就熟了,而且對一個退休的人來說,時間很好安排,每天練一點打擊樂,練熟了以後再教導這些特殊兒,其實沒甚麼壓力,跟其他仍在職的志工爸爸比起來,我算是很輕鬆的,而且來到喜樂家族,大家嘻嘻哈哈地開玩笑,蠻愉快的。有時候,喜樂的家長會跟我說「謝謝你的幫忙」,我都會回答: 「沒什麼,跟你比起來,我的付出跟你的付出真的差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