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子勇闖金山

作者:文◎燦爛 攝影◎少峰 來源:期刊 - 2019有福報8月 - 2019-07-30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惠菡:男女大不同,女生是蝴蝶,男生是水牛,沒有誰對誰錯。

 

我是很典型湖南的「辣妹子」,不喜歡矯情,對於情感,敢愛敢恨,只要感覺對了,絕不在乎對方有沒有房、有沒有車。因此當我和次剛認識時,從來就沒有考慮他的家世背景,只因為他的細心和體貼,而下了非君不嫁的決定。

當時我的父母簡直氣炸了。我爺爺是軍人世家,外公這邊不是會計就是老師,我是家中的獨生女又是長孫,從小可說是在眾人手中呵護中長大,拿了會計學位,在大學謀了老師的差事,又正值花樣年華,因此當我帶次剛回家時,我爸是直接拿掃帚把他打出門。

沒吃過苦,沒受過任何挫折,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這樣的我,完全沒有把失敗和困難放在未來的藍圖裡。所以,不管我媽對著我又氣又恨地罵:「印惠菡妳要是嫁給他,一定會後悔,妳看著好了。」我還是執意要跟次剛結婚,相信我的選擇絕對不會錯。

婚姻的衝擊

唯一捨不得的是自己的工作,雖然愛情很重要,但我也嚮往自我實現的人生,因此為了繼續工作,結婚那年,我們仍然留在大陸。次剛的確是一個好先生,什麼事總會先想到我的需要,也把家裡整理得很好,我想吃什麼便做給我吃。那時,我真是幸福的新娘子。

真的搬來台灣,是等到要生老大,因著國籍問題才回來。先生家在新北市金山,不但有許多的傳統和習俗,還被人背後叫大陸妹,心中很不舒服。我自由慣了,哪裡願意像個小媳婦一樣,若對方說的沒道理,一定是據理力爭,說清楚講明白。很快地,我就知道自己在這個家並不受歡迎。

幾次衝突後,婆家禁止次剛再回大陸,也不讓我出去工作,次剛夾在我和家人中間,再好的脾氣也磨出刺來,夫妻吵架的次數增加。我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便向他們攤牌:「不讓我出去工作,我就自己回大陸,我們家不怕養不活這孩子。」這樣才爭取到出去工作的機會。

雖然可以用工作換得喘息,但家中的戰事仍然經常上演,次剛發覺到問題的嚴重,也提出要搬出金山,自組小家庭。

逃不出的重圍

搬離婆家,雖然情況好很多,但帶孩子加上工作,一累一急常常引爆兩人的口角。溫和的老公和我截然不同,面對壓力和衝突,不知道如何釋放情緒,會突然暴怒,用力摔東西、搥牆、甚至會打自己。有一次氣到拿起菜刀,猛砍流理台,砍到流理台都破掉了,那次真的嚇壞了我,心中留下一個永遠無法抹去的陰影,害怕他會不會哪一天拿刀子傷害自己或我們。

另一個壓力是來自兒子。當他讀幼兒園時,幾乎每天都在聽老師對他的抱怨。中班時,醫生說他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A),和輕微的亞斯柏格。要升國小的那年,班主任對我說:「我們所有外籍老師投票,最不想接的學生第一名就是你兒子。」那幾年,我開始吃身心科的藥,常常心力交瘁。

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人生,到處都是牆,我出不去,若想逃脫,就是傷痕累累。

夫妻恩愛營

我和次剛是在那時接觸到信仰,每次到教會都可以感覺到一份接納和支持,於是很快地便受洗。牧師看我們夫妻關係經常很緊張,於是替我們出錢,讓我們去上「夫妻恩愛營」。

我們是在恩愛營中,重新回顧起初的那份愛。特別要練習「情感存款」,如:讚美、感謝、服務、送小禮物,很多生活小節都可以存款。存款的標準動作就是要抱抱和親親,當肢體放下武裝相互擁抱時,腦海中的不滿和苦毒怨恨,開始消失。

在這裡我才知道原來婚姻的學問可大著呢。譬如,講到男女大不同,女生是蝴蝶,男生是水牛,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生物,雙方的感覺都是真的,沒有誰對誰錯。再加上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往往我們所做的,並不是我們所願的。

營會之後遇到衝突,我們不會像之前那麼激烈了。爭執後會理性地找到真正情緒不滿的所在,然後和好跟溝通。我重拾了對婚姻的信心──我的婚姻不但是有救的,還好像倒吃甘蔗,會越來越甜。

因為付出而滿足

因著老大的情況,我們後來又搬回金山,選擇讓他讀石門的森林小學。我也決定放下工作,專心來陪伴他。這所小學人數很少,每天放學接他時,老師常說的是:「他今天很棒喔!」或者:「他今天有一點狀況,但是,我們看看可以怎樣幫助他。」這種天差地別的教育方式,讓兒子有了很不錯的進步。

過去我以為工作是我的成就感,所以孩子從襁褓就交給家人或送去托兒所,我要追求自己人生的價值。但老大的事情,打醒了我,再加上教會總是教導我們要看重親子關係,我才發現過去在教養方面的疏忽。

回到金山,看到金山有很多的孩子,他們就彷彿我兒子,是需要有人額外地陪伴和教導。正好萬金靈糧福音中心要開設「兒少培育園地」,傳道來問我是否願意加入,我便勇敢地答應下來。雖然有些孩子問題不少,並不好教。但看到家長由懷疑到放心地把孩子交給我們,學校老師也鼓勵我們:「妳做得很好了,我們有看到。」這份肯定讓我感受到存在的價值。

現在若有人問我:「妳後悔嫁來台灣嗎?」我一定猛搖頭,不來台灣,我永遠都只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不知感恩的人,而這樣的我,不會擁有現在的幸福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