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找到生命出口的陳啟明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8有福報11月 - 2018-11-28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桌上擺了兩罐喝完的啤酒,還有一瓶喝到一半的紅標米酒,我趴在桌上,腦筋就像失去影像的電視機,充滿了閃爍的影像和嘰嘰吱吱的干擾音。突然耳邊清楚傳來兩個人的對話聲音:「一定要好好教訓他」、「把他家燒了算了」……。各樣要加害我的聲音,讓我跌得趴到地上,躲進桌子下。

 「119,有人想要害我,你們快點來啊,我這裡是……。」我全身發抖地撥了電話:「警察快點來救我。」

 果然,不到5分鐘,樓下傳來警笛鳴聲,救星終於來了。我由桌子下竄出來,打開門往樓下衝。

 「救命啊,有人要殺我啊。」

 

這是我精神出問題時,發生的一個場景。記得警察整個晚上,陪著全身發抖的我,不斷地跟我保證沒人可以害我。一直到早上,妻子才和大舅子把我接回家。從她生氣又絕望的眼神中,我才醒過來似的,知道這一整晚的鬧劇又是喝酒造成的。

 我自己心知肚明,長期的酗酒已經造成幻聽幻覺,心裡很害怕,害怕自己會變成神經病,又怕自己會喝死。

 「我要去看醫生。」我對妻子說。雖然從她冷漠的表情中,我看不出她有什麼想法,但我不怪她,嫁給我廿幾年,她大概對我只有「心灰意冷」四個字吧。

失去雙親

 我和她是在我讀海專時認識的。兩人交往了一陣子後,聽說她父親不願意她嫁給跑船的,於是心想,我唸海專將來就是要跑船啊,如果不能跑船,幹嘛唸海專呢?於是也沒多想,就去辦了退學。當時是一時衝動就決定了,完全沒有找人商量。

 說沒有找人商量,其實也是沒有人可以商量。父親在我讀預校時意外過世,為了養活我們三兄弟,母親每天兼二、三份工作,無暇顧及我們。我已養成自己管自己,再加上年輕不知世事艱難,便輕易地放棄了學業。後來很後悔,因為出來工作時才知道沒有一個高中的學歷,不容易找到好工作,頻頻換工作。 

 退學後去當兵,一年後母親因氣喘病突然也離開了我們。在外婆的要求下,我和妻子結婚。結婚時才22歲。

酒精的麻痺

 說到喝酒這件事,要從17歲那年父親意外死亡開始,從此「死亡」像個可惡又可怕的惡魔,沉重地壓在我的心底,心情不好時開始會喝點酒。而母親的過世,我更是充滿了懊惱,殘酷的天人永別,讓我永遠沒有報親恩的機會了,這種失落也只能在微醉中,暫時得到釋放。

 婚後又有太多事讓我心中充滿苦悶,先是工作總是不理想,收入經常不夠,加上女兒佳琪得了癌症,花了很多錢,不得不舉債度日。後來為了還債,我去了大陸工作八年,在那裡孤單的我,喝得更兇。

 妻子很賢慧,不會為了我錢賺不夠而跟我吵,但她對我喝酒和抽菸的花費很不以為然,再加上喝酒抽菸都傷身,兩人為這事從冷戰到各過各的,很少交集。酗酒也幾乎快毀了我的婚姻。

 這樣餵了廿幾年酒精,我開始會有陌名的恐懼,常在人前連說話都會發抖,堂堂一個男人,變得畏縮又充滿防衛,最後不得不辭了工作。

一個接納的家庭

 「爸,你要不要來教會?」佳琪對我說。她因為鄰居的邀約去了教會,沒多久便受洗了。看到一生都在與死亡搏鬥的她,臉上有平安,再看看我,像個游魂,因為恐懼害怕,夏天也穿著大外套,滿頭滿臉的汗。旁人看我像一個神經病,醫生說我是精神病,我想再不想辦法,一定真的瘋掉,於是聽從女兒的建議,跟她去了教會。

 在教會感受最不一樣的,就是大家對我的接納。在這裡,沒有人用鄙視的眼光看我,也沒有遠遠就躲著我,反而還有人用自己走過來的經驗鼓勵我。他們給我機會參與詩歌伴唱,又教我製作PPT,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學習和練習,想喝酒的時間不知不覺變少了。

 受洗後,更感覺應該要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活,二年後勇敢地去讀了一線領袖培訓學院(專門為基層族群而設的聖經學校)。在這個學校裡,我學習凡事倚靠上帝,求問上帝,因而少了胡思亂想,喝酒的次數也不斷減少。又因為學校規定每天清早就要寫靈修筆記,作息必須要改變,早睡早起的生活,讓我的思路開始清晰了。

 後來連心情不好或者無聊時,都不會想要去喝酒,妻子觀察半天,看到我是真的改變,於是跟著我來教會,我們夫妻開始恢復了交集。

不再有恐懼

 「爸、媽!佳琪、佳琪好像沒有呼吸了。」睡前兒子衝進房間大喊。我們急忙奔到女兒房間,躺在床上的佳琪,身體還微溫。想到她生下來就有癌症,但上帝還讓她用25年的生命來陪伴我們,那份悲哀的背後,我看到很多的恩典。我因為她而信主,她媽媽因我而信主,因為她,我們經歷很多事,是全家一起經歷的,是十分珍貴的回憶。

 「女兒謝謝妳,因著妳,我找回了尊嚴。」我握著她已冰冷的小手,腦海中想起已離去的父母。父親去世,帶給我的是難以面對的現實;母親過世,則是讓我懊悔了好久,他們先後的離開,留下無措的我們,除了失親的痛,還有對死亡的恐懼,終日惶惶然,好像失根的水草。現在雖然失去了佳琪,但我知道她死後去了哪,也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在天上再見,過去面對死亡的恐懼不再影響我,死亡猙獰的外衣已經脫去,我可以勇敢地面對它了。

破繭而出

 前陣子我去看醫生時,他告訴我,不用再吃藥,並且評估我已完全好。這是何等大的神蹟啊!

 我看過許多患有精神疾病,跟我一樣的人,終其一生如同在繭中的蛹,找不到生命出口。但,何其有幸,我有機會破繭而出。雖然仍在施工中,但我知道展翅飛翔的一天,一定會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