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恕.承認.醫治

作者:黃詩婷 來源:期刊 - 2017靈糧季刊第二季 - 2018-08-24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3月17日(2016年)早晨,在刷牙時,我發現我的臉全都失去了知覺。接著陸續發現,連我的四肢、體表,所有的觸覺都喪失,摸自己沒有感覺,摸東西也摸不出感受。

 

緊密的心扉

當天下著大雨,回到家後,才發現褲子被雨水浸濕了一大片,但我卻絲毫感受不到。當我要解開安全帽和衣服的鈕扣時,手按了半天才從鏡子裡看到,我的手根本沒有按到對的地方。這時,神讓我想起前兩天出現在腦海裡的一句經文:「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我才勇敢的到神面前,將心裡掛慮、擔憂、難過、恐懼,全都告訴神,並哭在祂面前。

隔天看了醫生,他拿著牙籤在我臉上刺,我只覺得像有羽毛飄過,並不覺得痛。醫生卻說他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要檢查了才知道有沒有問題。

發生這樣的狀況,我不敢告訴任何人,怕影響工作、怕家人擔心、怕別人異樣的眼光……心中有很多的擔心和恐懼。除了兩位一起讀經的姊妹和小組長,也不敢讓其他人知道、不敢讓其他人為我禱告。慢慢的,我的心封閉了,甚至開始不想讀經,不想禱告,更不願為了自己的景況向神求助。

六天後的星期三,我參加教會的醫治釋放課程,在敬拜中,發現自己裡面有股怒氣,就像一頭發狂的狼,拼命的想往外衝;又像是一座活火山,隨時準備噴發。我開始看見自己在生活當中會無故的對人、對事發怒,抱怨和埋怨,但卻不明白,我到底是對誰、對什麼事在生氣?

 

原來,我對神懷疑和不信

隔兩天,恰巧是耶穌的受難日,在小組敬拜中,我清楚感覺神站在我的旁邊,但我沒有轉頭看祂,反倒開始向祂抱怨:「祢看那個誰誰誰,都怎樣怎樣……」。當下我才明白,此刻的我,正在用對人的批評、論斷和苦毒試著保護自己,而我生氣的對象,不是人,而是神!

第十二天是教會三月份的醫治禱告會,晚上我照例到教會當招待同工。這天,我一反常態,無法專注在神身上,無法專注在會場為會眾守望,更無法敬拜。我一直往門外跑,美其名是說外面沒有同工引導兄姊上樓,但我自己很清楚「我不想面對神!」

直到任孝琦姊妹上台作見證說:她得癌症時,因著禱告,神賜她出人意外的平安,最後也經歷了神的醫治;但她每次快要感冒時,卻照著以前的方式處理、休息,沒想到要尋求神、要禱告。說到底,是因為不相信神會醫治吧!

聽到這,我的眼淚流個不停。我回想這十多天的日子,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我對神的不信和懷疑!

 

認罪、饒恕,帶來醫治神蹟

當謝宏忠院長為我們禱告時,我用手按著右臉、右耳,心裡一直不停重覆的說著:

「對不起,我不相信祢!」

「對不起,因著我的病,我生祢的氣,請原諒我!」

「對不起,請原諒我!」

禱告會隔天,早上起床,發現過敏發癢一個月的眼睛不癢、不腫、不紅了!因著這份神蹟,我像是瞬間找回了對神的信心和期盼!中午要去醫院作手腳神經傳導檢查之前,我突然就像是被雷打到一樣,突然自己說出:

「因為我不信任我的爸媽,同樣的,我也不信任神!」

「我一直覺得我的爸媽不能保護我,在他們的身邊還是受傷,所以我也同樣不相信神會保護我!」

「我和父母的關係,同樣影響了我和神之間的關係!」

於是,我將所想到過去發生的事和感受都告訴神、交託給神,並饒恕父母曾經讓我覺得受傷、不被保護,饒恕我自己緊抓著這些事不放,饒恕神當這事發生卻無所作為;我饒恕他人,也請神饒恕我對祂的錯怪和不信。

當天晚上睡覺時,我照往例摸了摸手,突然驚覺自己有感覺了!再摸摸臉和腳,觸覺真的都恢復至少七八成了!半夜十二點,我開始興奮的傳訊息告訴小組長和一起禱告的夥伴。一星期後,檢查報告出來,我的神經傳導完全正常!現在的我,也完全康復了!

到了四月的醫治禱告會那一天,早晨我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畫面:我站在台上分享見證——這才想起來,我曾在三月的禱告會中生氣地跟神說:「我也很想為祢作見證啊!但我就是沒辦法啊!」然而當晚(四月)的禱告會中,當謝宏忠院長說:「有誰在今天或之前的聚會中被醫治,想來作見證的?」我一聽到「見證」兩個字就害怕的逃開了。不料,聚會結束後,醫治中心的幹事小玉卻拉著我問:「我看到妳說妳觸覺神經異常的事,現在都好了嗎?」

 

關係恢復,與神與人和好

我想,我沒辦法耍賴了!

我一直想著,在這件事中,我學到了什麼?得著了什麼?

我想,最大的突破,是我和神之間的關係被恢復了!在這事之後,我確實對神的聲音、對聖靈的帶領變得敏銳,讀經的領受也突破了。在敬拜上,也似乎開始進入喬美倫老師說的,放下自己、和神產生交流的狀態,不再僅僅停留在感動的階段。

此外,我和父母、實驗室的老師,還有和屬靈權柄間的關係,也出現戲劇性的轉變。雖然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我覺得一切都美好起來。我也發現我和人的關係,被調整和恢復了!開始變得對人熱絡和關心,有時還會被自己的熱情嚇到!

我想這一切的一切,是從「承認」開始吧!承認自己的軟弱,承認自己的不堪,承認自己的偏見和高傲!就像聖經裡說的:「……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去,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若疼惜自己的皮破了、痛了,而不願敞開,是不會成長,不會帶來生命的!感謝讚美主!將一切榮耀歸給神!

(作者為台北靈糧堂牧養二處東西中區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