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過彎道

作者:媒體中心 來源:期刊 - 漂亮過彎道 - 2019-06-10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故事要從菜市場賣貢丸的財哥,和賣粉圓的阿慧仔開始。

我曾聽我阿姑說,阿公那時養雞遇雞瘟,養豬遇豬瘟;我阿爸不養豬不養雞,改行做水泥工,但也沒什麼改善,只能辛苦養活全家。

生在這樣的家庭,別人有的我沒有,因此從小最討厭看到別人輕視的眼光。可惜我不服輸的個性,並沒有用在課業上面,而是從小就做小霸王,不允許別人看不起我,更想有機會要來個大翻身。
有人說賽車的時候,能在彎道上取得超越,才會有得勝的機會。雖然我不是很懂,但我相信機會來了,好好把握,是我唯一能夠轉輸為贏的時機。

第一個彎道

我叫范曜鵬,沒改名字前叫范佐財,大家叫我阿財,或者財哥。
剛才說到我的家庭,雞瘟豬瘟其實還算小事,在我記憶中,好像衰運總沒放過我們。記得國小畢業那年,爸媽好不容易存錢買的房子,被強制拆除,一家人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媽媽心急之下沒有和父親商量,便衝動地訂了一個房子,家人知道後硬逼她要退掉,不但白白損失了十萬訂金,還要面對大家的指責。這算是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吧!

媽媽嫁過來過得並不幸福。除了家族對她的壓力, 讓她傷心的還有我這個從小就讓她頭痛的兒子。

我是家裡和學校的麻煩人物,不愛讀書,功課是全班倒數前三名,還常常犯規打架,早上朝會被叫到司令台罰站是家常便飯。國中時就開始什麼都碰,我指的就是抽菸、喝酒、賭博,甚至開始接觸毒品。有一次翹家一個禮拜,在外面睡街頭,靠偷錢來維生。

基本上,媽媽收到的總是我的壞消息。爸爸和家族的壓力,在那次虧了訂金之事後,讓她在家族中更常被責罵。我國中畢業那年,媽媽在斜對面的池塘裡被人發現。根據在池塘邊擺放整齊的鞋子和衣服,判斷是自殺的。

媽媽自殺,對爸爸的打擊實在太大,在預備喪禮的過程中,他身心崩潰而失控打人,被送到精神醫院。從此以後因為失控打人住院是家常便飯。我那時最怕接到陌生的電話,通知我他發病了,我必須
立刻趕到現場,坐救護車五花大綁地送他去醫院。那段時間,我坐過救護車的次數,應該比任何人都多。
恐懼失去爸爸的心,代替了失去媽媽的傷痛,我只知道自己要趕快長大,趕快賺錢,所以國中畢業後,有工作有錢賺就去做。但有時爸爸出狀況要住院,不得不去跟親人伸手拿錢,經常被奚落責罵。
有一次住在一個親戚家,因為他的一句話:「你媽都是給你們害死的。」我簡直氣炸,也不管他是長輩,一拳就打下去。
我很討厭別人用異樣的眼光來看我,巴不得世界只有我和爸爸倆人相依為命就好了。

但其實我並沒有能力,可以好好地照顧他。

爸爸常撞牆、跳樓,想自殺,清醒時會對我說,自己並不想活,只是放心不下我。我為了生活必須外出工作,又不敢把爸爸一個人丟在家裡,只能把他安置在療養院。
我負擔得起的療養院,品質真的很不好。曾經在一個療養院,我去看他時,正好看到管理員就站在餐桌上,手中拿著鞭子盯著病人們吃飯,鞭子不時敲著桌子,或者毫不客氣地把餐盤揮到地上。當下
我恨不得衝過去狠狠揍他一頓,但拳頭握住,我放下了,我不能打他,我打了他,我爸怎麼辦?我有能力把他帶回家嗎?
這讓我更加清楚知道:我一定要賺錢,才可以好好照顧爸爸;我一定要成功,才能夠在那些瞧不起我們的人面前,揚眉吐氣。所以當完兵,之前打工過的水果攤老闆因為財務問題,想結束生意,問我
要不要接他的生意?我心想:沒有什麼生意做不起來的!因此,沒有多考慮,就接下來自己做老闆,開始在市場做水果的批發和零售。我以為水果利潤不錯,應該可以大賺一筆,想不到做老闆才一年多的時間,便發現實際的情況和我想像的並不一樣,這一行也不是那麼簡單,硬撐了一年半,不得不慘賠收場。
原以為自己做了老闆,人生就要轉彎了,以當時才廿出頭的小夥子,我相信拼一下,一定可以扭轉過去我家的衰運,可以讓父親有好日子過,在人前可以抬起頭。
但我在這個彎道,失敗了。

第二個彎道

 其實讓我第一個彎道就失敗的另一個原因,是我越來越大的賭博胃口。
 我從國小打彈珠,一塊兩塊開始賭,然後是瑪麗兄弟玩五塊錢的,國中時玩輪盤,或者21 點。國中畢業後,就開始去賭專門性的賭博。賭博總有輸贏,而且我玩得還蠻大的,當下專注
在贏錢的渴望下,忘記生活中一切的煩惱和壓力,贏的時候那種征服的快感和錢入袋的快樂,以及輸時用之不盡的戰鬥力,都吸引著我。在賭博時,我找到生命的另一個支點。
 我在水果生意跌了一跤後,發誓不再碰水果,便改賣貢丸。開始到各地市場擺攤,不久我注意到市場的攤位有些眉角,再加上人脈漸漸多起來,於是開始幫人喬攤位,賺其中的差價。
 我和太太林儷,就是這樣在菜市場認識的。

林儷:

我叫林儷,沒改名字前叫林嘉慧,大家叫我阿慧仔。我那時剛出來市場擺攤賣粉圓沒多久,朋友介紹我認識當時的阿財哥,不久找他在桃竹苗地區租攤位。那天正巧隔壁兩攤也有人賣粉圓,於是我去找他想辦法。想不到他二話不說,把自己的攤位讓給我,還幫我搬東西,自己回家休息,感覺這人蠻阿莎力,夠義氣。那時他總是穿著七分褲,腰上掛著霹靂包,
嚼著檳榔,一身的流氓味。而我呢,滿臉雀斑,說話做事都像個男生,直來直往,兩人常常打屁抬槓,有時正好在同一個市場遇到就會吃個飯,就像哥們,無話不談。
兩年後我們才真正開始交往走在一起。 

我是後來才知道他不但會賭博,還賭得很兇很大,他問我要不要嫁他時,我對他說:「你戒賭,我就嫁給你。」」想不到他想都沒想地就回答我:「要我戒賭不可能,要嫁不嫁隨便妳。」
後來當然還是嫁了。我願意嫁給他的原因,是看到他聰明能幹,又很負責,也很孝順,雖然嘴上三字經六字經,但是心地還蠻軟的。

婚前兩人很能聊,感覺很麻吉,但婚後,才發現他脾氣很壞,不容易聽人把話說完,而且一定要聽他的,不聽就會很生氣。跟他說話很容易就踩到線,他生氣我就臭臉,我一臭臉他立刻暴怒。我們兩個打起來,不是只有他打,我也會打回去,肉搏戰後又是空中出擊,最後是杯盤亂飛,家裡被他打壞的東西不計其數。到最後,我只好到處拜拜,找高人算命、改運。小孩發燒要收驚,初一十五為了生意,更要拜;有人叫我們改名,我們也改,總希望為自己、為家庭、為公司找一條出路。

我喜歡林儷說話爽快,單純沒心機,加上心腸好,又蠻體貼,看到我和家族關係不好,她會主動幫我做人,對我父親也很關心,說起來是個好老婆。
她也是我事業上最好的夥伴,我們從在市場擺攤,到後來發貨成為老闆,有自己的倉庫和工廠,一路走來,她為我撐起半邊天。但我卻覺得她是明的暗的常常跟我做對,我們夫妻打架是打到有名,有一次在大街上跟她吵起來,我氣到把車子玻璃都打破。總之,我脾氣一旦起來了,天王老子都沒在怕。但這豈是我想要的?

我從小就沒有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結婚就是想要建立自己的家庭,能夠擁有一個夫妻恩愛、子女聽話的王國。然而我雖然在乎家人,但傷害他們的,似乎也是我。每次吵到離婚,心情簡直鬱卒到極
點。
原以為結了婚,我的人生可以有一個漂亮的轉彎,但結果卻幾乎在這裡翻車。

好不甘心

家庭雖然又打又鬧,還好公司慢慢有了規模,稍稍讓我覺得可以在親族間抬起頭來。經濟許可時,我們買了自己的房子,便把爸爸接來住,幫他請了看護照顧他,但想不到才住不到半年,他便去世了。
失去他,我難過了好久好久,心中不斷吶喊:「阿爸,你的阿財現在有妻子、有孩子、有房子、有車子,什麼都有了,為什麼你不多給我幾年,讓我好好地陪陪你?」
人生,倒底所求為何?成功了,最想要共享的人卻不在了。我好不甘心。
失去的我無法找回,但在眼前的呢?
女兒有一次出門前,跟她媽媽抱怨:「為什麼爸比要去?妳根本不要告訴他,不要讓他去啦。」其實林儷跟我說了很多次,對女兒不要那麼兇,造成女兒不願意跟我親近。大概因為是第一個孩子,我
對她要求很高,但偏偏自己又沒耐性,每次責罰她,情緒一出來,出手也不留情。事後雖然會後悔,但有時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氣,孩子越跑越遠。
我努力做到出人頭地,為身邊的人盡力撐起一把大傘,但為什麼跟家人反而越來越有距離?我好不甘心。

有一天林儷跟我說,她去教會了。

那時我們認識了一個餐飲業顧問駱老師,幫助我們由家庭企業轉型,想要建立一套公司制度。這位駱老師給我們很多的幫助,也讓我對經營公司有很多實際的改變。他很關心我們,後來甚至連我和林
儷吵架都會來調解、勸導。其實他的話我蠻聽得進去,但有一點,就是他老是要我們去教會,這點我和林儷都有點怕怕。
我們做生意的,哪有不拜的?公司裡貼符、插旗,還供了關公和彌勒佛。每個月初一十五,林儷更是把供桌擺得長長的,她說一定要淹過鐵門,香成把成把地燒,這樣才叫誠意。更不要說我們當時還有
跟著某位大師,公司、家裡大大小小的事都去求問。

駱老師倒是不灰心,有事沒事就邀我們一下。林儷說,不然就給老師一個面子,這樣下次他就沒理由再邀我們了。

林儷:

沒想到第一次去教會,聽到詩歌眼淚就直流,心裡又激動又釋放:「怎麼有人那麼懂我啊?」那天我從教會回來,心情無比地輕鬆,好像有人把我肩上的重擔拿走,走路都感覺輕很多。雖然家裡問題
和公司問題還是一籮筐,但是我自己反應好像沒那麼氣那麼急了。
想到過去跑宮廟,拜到最後,只能叫我想開一點,但這不是我要的,好像每次都是帶著垃圾去,又整包帶回來。但去教會,我哭完了,心裡很平靜,回家面對老公,以前他罵一句,第二句我就回過去了,但是去教會回來,居然可以不回他,這讓我感覺到不一樣。
曜鵬沒有反對我去,他說我回來心情好,女兒跟著去也很開心。後來他也跟著我偶而去教會,或是參加小組。不過大部份的時間,他唱完詩歌就打瞌睡,小組也是,乾脆回車上睡覺。

我想一開始他在觀察我,看我過去拜拜也很火熱,這次應該撐不了多久。想不到,我不但買了聖經,還很認真地讀,常常在家放詩歌,教會跑得很勤。我喜歡教會講「愛」,我喜歡教會講「關係」,我
也為耶穌無私的愛感動,這些都是我渴望得到的,於是很快就決定要受洗。

受洗對我是件大事,但沒有想到的是,最不可思議的改變,卻是在曜鵬身上。

記得受洗後不久就是過農曆新年,通常每年過年,吃完年夜飯後到開工前那幾天,曜鵬的生活就是吃吃、睡睡、賭賭。
那年他照例身上夾著幾十萬去到賭場,想不到不到兩小時就回來了,我永遠忘不了那天他說的話:「我覺得那些人的生命真的很無聊。」我裡面立刻跑過一句話:「你不就是那些人嗎?怎麼好像在講
別人的事?」就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他沒有再去過電動玩具店。
以前為了賭博,我們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每年也是一兩百萬的錢在輸。但不管如何唸如何吵,他堅定的賭性從來沒有動搖過。怎麼可能說不賭就不賭呢?

麗星郵輪的一對一

我從來、從來沒有動過要戒賭的念頭。客家人應該很節儉,但一賭起來,我是沒有在乎錢,厲害的時候,一天晚上輸贏可以近百萬。誰都知道賭博算是一種惡習,但有人跟我講大道理想勸我,我抹抹
鼻子,乾笑兩聲,不賭的人怎麼明白我們的心聲?我很愛我的老婆和孩子,老婆為賭跟我吵,罵我是火山孝子,女兒說爸爸是上大夜班的,因為晚上就不見人,這些也都沒有讓我放棄賭博。

一切都要從駱老師開始。

 我是為了公司轉型,請駱老師做公司顧問,他卻跟我說要先釐清家庭定位,從此他又成了我們家的家庭顧問。他的歷練,聰明和判斷力,本來就讓我十分佩服,但他願意花時間和精神在我的家和我這
個人身上,卻是我想不通的道理。

有一天,他告訴我他的故事,原來他也曾經沉迷賭博。我完全無法把現在駱老師的形象,和賭博連在一塊,他後來分享賭博的經歷時,我才相信他真的曾經走過這條路。當時覺得終於找到懂我的人了,他應該完全明白我為什麼不能戒賭。但是他卻告訴我:「不能賭。」他沒有用一些老生常談:「要顧念老婆孩子,要學會自制力,賭會害人一輩子……」之類的道理來跟我說。他告訴我,其實電動玩具店後面都會有控制室,真正的輸贏是由控制室來控制,而不是因為我很厲害。他自己也是看到這個事實後,才決定不要再被人玩弄。當下我好像被人用棒子打到頭冒金星,眼前彷彿看到自己像布袋戲裡的玩偶,被人用四根線控制。
「你要賭不如到遊輪去賭,那裡比較不敢亂來。」在他的安排下,我們真的去坐遊輪。在那裡除了賭,其他時間都「不得不」跟他在一起,早上要跟他讀經禱告靈修,兩人一見面又要聽他講信仰。
他後來常開玩笑,為了和我一對一,他的形象全毀了。

當然除了駱老師,我那時也已經開始跟著林儷去教會,接觸很多基督徒的生意人,許多人事業雖然做得大,卻一點都沒有看到霸氣,反而很謙虛。我除了好奇,也開始聽他們講些聖經道理,聽聽,還蠻不一樣的。他們為我禱告,能夠真實地認識這位耶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對賭博的那份熱情,越來越失溫。才幾個月時間,就完全不賭了。

換檔中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我內心對人生的那份無力和失落感,但戒賭這件事,讓我知道我的人生還有救,會有另一個彎道在等著我。而這次,我要預備好,我要在這裡找到跨越的機會。因此,在林儷受
洗後半年,我也受洗了。

林儷:

除了不再碰賭,受洗後曜鵬的暴躁脾氣和情緒失控打人的衝動雖然也變少,但偶而還是會發作。有一次我們吵得很兇,又打起來,過去吵架打架會生氣和難過,但這次感覺更無助:「我們不是信主了
嗎?不是改變了嗎?」我哭著跟上帝說:「我好痛苦,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我要離婚。」哭著哭著,淚眼中好像看到曜鵬遠遠地走來,一臉委屈無助的樣子,而我則站在那裡不停地罵著他:「你少在主耶穌面前委屈假裝無辜。」
這時我看到主耶穌,祂過來一手牽他,一手牽我,帶著我們走在紅色的地毯上,好像重新結了一次婚,這次我們跟著主耶穌的腳步,兩個人走得很一致。那天禱告中的那一個畫面,給我很大的震憾,神
也好像把我對曜鵬的怨恨、苦毒和不饒恕拿走,對他的感情一點一滴地恢復,看他的眼光也不大一樣了。
有一次我們全家和親戚吃飯,女兒抱怨他總是在幫別人挾菜,我對她說:「你仔細看,爸比的碗裡沒有菜,他永遠都是先給別人吃,照顧別人。」女兒看了看,馬上就把自己碗裡的菜,挾給爸爸,對
他說:「爸比,你也要吃。」那天我想到過去我總是跟女兒站在一起,在背後批評她們爸爸,還故意跟他唱反調,使丈夫在兒女前失去了應有的尊敬。

在公司員工的面前也是一樣,以前大家不敢直接對他,總是繞到我這裡來,我往往也嫌棄他太不盡人情,於是便私下做主,讓他很沒有面子,又很難做事。為這事,我們在公司也上演好幾集全武行。以前,我以為都是他脾氣壞,是他鴨霸,是他不能跟人溝通,但當我看到自己輕視他的心態,開始學習尊榮他時,他做起事來越來越有信心,感覺也可以溝通了。
有一天他故意找女兒說話,女兒回他一句:「爸比,你都不懂我。」沒想到他回答說:「好,我現在開始來懂妳。妳現在幾年幾班啊?妳老師是誰啊?」我和女兒笑壞了。
我突然發現,自從我們兩個先後受洗後,雙方都有改變。他不再去賭,每天都差不多時間,便「爸爸回家吃晚飯」;早上我送女兒去上學,他會刻意從書房走出來,親親我們,祝福我們。

我原本只是個「賣水果、賣貢丸」的,在國外找訂單並不容易,心中也有很多委曲和壓力,有一次在國外好不容易接了單,晚上和林儷通電話時,她反而嫌這個客人條件太苛刻。我心想:「妳只知道
說風涼話。」但立刻又有一個想法進來:「她又不在現場,是你也會這樣反應。」於是對她說:「我在外面只需要鼓勵的話。」
她當下也立刻警覺,語氣一轉,馬上給了我一些鼓勵。那天我才意識原來妻子的肯定,對丈夫有多麼地重要。第二天再出去開會,心中就很放鬆,處理事情便順手多了。
信主後就像這樣,我開始少用憤怒來表達情緒,而是說出心中的需要,而林儷也很敏銳,立刻知道修正。過去我們心中沒有神,哪裡會覺得自己有問題?千錯萬錯都是對方的錯;現在是心中有神,
對錯都是自己要跟神來負責。真的是血氣少了,和氣就來了。
在這些關係的改變中,我隱約感覺自己不一樣了,這個不一樣在逐漸地擴大,就好像車子正在換檔。是否,要進入我人生第三個彎道呢?

第三個彎道

(GODLOVE) 果乾和果醬。以「友善在地農作, 純正手感風味」為企業理念,目地是把台灣水果推廣到海外。

要推廣到海外,在台灣就要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我們由市場走出去,開始到百貨公司設櫃、參加各樣食品展、成立網路平台,還到許多國家註冊;這些都很燒錢,利潤也有限。賠錢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讓我真正灰心的是人的問題。

我本來就不善溝通,創立品牌之事,就換了三次行銷團隊,去年甘心樂意成立第二年的一個晚上,我和員工開會開到九點,感覺每個員工都很負面,對這個產品和銷售方式不認同,根本都在唱衰。當下,我又生氣又灰心,只想要結束這間公司。
回去後我跟林儷談,但她好像不覺得怎樣,也沒有什麼回應。那天晚上我決定要自己去面對神。
我關在書房裡,跪下禱告說:「主啊,我沒有能力,沒有辦法再經營下去,請祢告訴我,我該怎麼辦?」那天我在神面前哭了很久,但並沒有得到任何想法,心中更沮喪:連神也不理我了。

幾天後,我和林儷到上海參展,人不在台灣,卻接到業務主管的line,告訴我他不幹了,讓我一時之間亂了手腳,之後他又帶了很多人一起離開了公司。這會不會是神回應我:可以結束這間公司呢?
原以為人生會藉著這次轉換跑道,可以有一個不一樣的超越,結果,卻好像在這個彎道上,又翻車了。

然而神的意思卻不是這樣。
原來,祂要我們「換胎」再起步。當時甘心樂意公司,只剩下兩個人,這兩個人是不久前才由傳統市場部,自己要求轉調過來的新手,但在大批員工離開時,他們勇敢承接了下來。接著開始找新人,我相信是神的預備,我們招的新進人員,每一個質都很好,有外語能力,也有設展經驗,裡面還有很敬虔的基督徒。公司營運非但不因為人事的變動受影響,反而在很短的時間,整隊出發,業績直線往上衝。過去一直打不進的海外市場,神也很神奇的為我們開了許多門。有一個廿年沒連絡的朋友,突然主動跟我們連絡,聽到我的問題,便主動願意為我們介紹海外通路。
這一年算是我人生第三個彎道,這個彎道完全不是我熟悉的,但這次感覺掌握方向盤的是上帝,不是我。雖然每一個換檔都換得我心驚膽跳,但短短一年內,我拓展為六個據點,並且和美國、日本、
香港、加拿大、紐西蘭都連上線,營運更由虧三百萬轉為賺一百萬。媒體上也陸續開始有人來採訪我們,報導我們的產品。這是一年前,我完全想不到的。
我突然明白,或許會有一段時間,看不到神的作為,但祂是在為你換檔、加機油。當祂要帶我們衝的時候,不但會漂亮過彎道,也絕對會帶來人生重要的超越。

交出方向盤

彎道的超越,固然十分地重要,但超越後要如何在正確的跑道中向前衝呢?要更有知名度嗎?更賺錢嗎?更加擴充倉庫還是廠房呢?有一天我的牧師跟我們說:「你們可以在公司裡成立職場小組。」我心想,開玩笑吧?我連一遍聖經都沒讀完。
林儷卻沒怕,她反而很興奮說:「成立職場小組,可以祝福公司,祝福員工,還可以傳福音。」她反問我:「你不是已經跟神說,要被神來使用嗎?」

我怎麼會忘記。記得我剛到教會時,詩歌唱得很開心,但講道就會「度估」,常常聽不懂。直到有一天參加一個聚會,那位Dannies 牧師講的每一句話好像都在跟我說話,當下我裡面感動莫名,眼淚一直流,心裡向神吶喊說:「我願意跟隨,我願意順服!」從那之後,我就對讀聖經很有興趣。小組長邀我早上加入他們的空中晨禱,每天早上6:30 到7:30,我都是六點就起床,梳洗好,上線等著大家。過去我是不讀書的人,字都寫不好,現在會自己做筆記,還有了自己的書房和書桌,每天固定時間讀經,默想,禱告。
對我而言,這的確是一條人生全新的跑道,我以前怎麼會「認罪」呢?頂多說個「失禮」,已經很給你面子;但現在我偶而又失控了,都立刻知道自己要暫停,要道歉,然後還要跟神認罪。
所以現在讀經,我都會停下來想想,這句經文對我有什麼提醒嗎?之前的一些惡習,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被修剪,像是賭博和吃檳榔,有時很習慣地,車子經過那些店會自然地靠過去,總是突然驚覺,
忙打個招呼就跑人,就好像身邊有一個老爸在跟著。雖然順服地在公司開了職場小組,但員工第一次是看在老闆的份上願意來,第二次少一半人,第三次就不來了。我心想有必要這樣嗎?明明是老闆,
為了邀他們來小組,小組那天還要彎腰敲員工辦公室的門,陪著笑臉說:「來啦來啦,我們有準備炸雞,來去唱個詩歌,吃東西聊聊天。」其實員工的反彈是預期的,信仰自由,老闆豈能用職位來強迫人?

我想放棄,林儷不肯,為這事,我還在辦公室又摔了一次椅子,把牆壁打了個大洞。(後來這洞用黑膠帶封起來,現在大家都叫它「恩典之洞」。)林儷脾氣在信主後已經變得很溫和,但在這件事
上,她卻不讓步,她說:「我們不是要告訴人家,耶穌有多好嗎?結果現在要跟人家說,對不起我們夫妻吵架,改天等我們準備好再來,可以這樣嗎?」我說不過她,但我知道若夫妻不同心,會更慘,
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說也奇妙,過了那次吵架後,人就開始慢慢進來,我們也好像開竅,帶起小組能夠得心應手,兩年期間,員工陸續有九個人受洗。
員工信主,整體的氛圍也不一樣,他們自然地把個人的標準變高了,在溝通上變得更加容易。

從市場的阿財和阿慧仔,到企業的曜鵬和林儷,我們夫妻曾經在彎道上跌倒,這次把方向盤交給上帝,不但漂亮過彎道,也預備了整齊的團隊,在同一個跑道上,一起再出發。
在人生的賽程裡,我終於不再爭輸贏。人的輸贏是暫時,就算贏了,也不過快樂一天。但生命中有上帝來幫助,輸時可學習,贏時可感恩,或輸或贏都有神的美好心意。
我再也不擔心人生可能再次出現的彎道,因為上帝一定會在關鍵的時刻出手!

決志禱告

耶穌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使我們罪得赦免,得到永生,這就是福音。凡是願意接受的人,都可以向神表態,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這就是決志。決志只需要一個誠心的禱告,
因著決志禱告,我們便可以白白地得到救恩。
你若願意接受耶穌做你的救主,此時此刻,你便可以做這個決志禱告:「親愛的主耶穌,謝謝祢為我降世為人,又為我的罪釘十字架,更謝謝祢死而復活,使我可以與祢一同得勝。我今天願意打開
心門,接受祢成為我的救主及生命的主。在人生的跑道上,有祢與我同行,成為我一生的幫助。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