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的小草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9有福報3月 - 2019-02-21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冬天的台北,濕漉漉地灑下一地的大珠小珠,傘下的行人,腳步急促,想著快點脫離這樣的窘困,倒是路邊水泥縫裡,冒出不少的野草,盡情吸吮著大地的滋潤,迫切地想要抓住生命的養分。只是,這樣的喜悅沒有多久,行人的踐踏即刻間便折斷了剛冒出的小生命。

對詩絹來說,這小草就像她吧!一直拼命想在困難的環境中成長,但一個打擊來,她會回到瓦礫裡,沒人看得到她的呼喊,當然,也沒有人在乎……。

 

寧願不是她生的

 從小,詩絹就是家中那棵看不到的小草。「其實我不笨,但反應有時會很慢,就被人看不起。」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小時候高燒處理不當,影響到一些反應:「我想,最討厭我的,應該是我媽媽。」

 到現在詩絹都記得,有好幾年除夕全家人一起吃年夜飯,滿滿的一桌菜,但媽媽只用鐡盤盛了幾樣菜,讓她在小桌上吃。青春期買衛生棉要跑去跟阿嬤要錢買,內衣內褲也一定是姊姊們不穿的。

 「她常常忘了給我錢買中餐,結果我向同學借錢買,又被她打。」被打是家常便飯,最兇狠的一次,是被母親用粗棒子打到脊椎斷掉,在床上躺了三年。為什麼被打?「她說我偷錢,我沒有啊,她就用打的,一定要我承認。」當時全身是傷,最後是爸爸帶她去醫院。

 「其實很多人都問過我,到底我是不是我媽生的?我說寧願不是她生的,我才不會那麼地恨她。」

 

療養院的歲月

 十八歲那年,她開始無法控制地往外跑。「應該是在家裡太苦太恨了,我一心只想離開家。」就只是這樣的想法,她一個人跑出去,身無分文,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只是單純地在街上向騎摩托車的人招手,央求別人帶她走。

 「我爸還有一點關心我,會去找我。但我媽不認為是她的問題,反而一口咬定是我精神出狀況,於是想盡辦法,把我送到療養院。」

 為了防止她再亂跑,媽媽把她送到療養院,一去就住了一年,一年後又想辦法換一間再住一年。

 「我媽說我有精神分裂症,硬要我住院。我住在裡面,和一群病人住在一起,每天固定吃藥,整天昏昏沉沉,一直到我爸捨不得,才把我接回去。」爸爸雖然對她好一點,但長年酗酒,自身難保,家中都由著母親做主。

 不過開始是被媽媽逼著去住療養院,後來是她自己跑去看精神科。

 「因為睡不著,又幻聽幻覺,還會看到那個,我很害怕,我阿嬤說我是卡到陰,但我在療養院看很多,知道自己是真的有病了。」

 細數過來,詩絹住過好幾家療養院,最長的甚至住到四年!

 然而,她從來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我很想跟正常的女孩一樣,結婚啊,生孩子,有自己的家庭。」就像小草雖然被踐踏,但仍然努力要探出頭,找尋自己生命的出路。

 

期待苦盡甘來

 她後來真的結婚了,也如願生了兩個兒子。但是幸福的日子,卻依然沒有來到。

 「我的身體影響到我的婚姻,不只和老公的關係,對孩子也會突然失控,對他們大吼大叫。」因為精神分裂,往往一件事刺激了她,她的情緒無法控制,便會發病,有時連自己做什麼事都不知道。她心裡其實很害怕孩子會受傷,於是自己去看醫生,要求住院。

 龍山寺那一帶常有一些遊民,也有很多女遊民是精神上面出了問題。詩絹堅定地說:「我不會變成街友,因為我不會放棄,我對孩子是有責任的。不是有句話:『苦盡甘來嗎?』我心裡一直都有一個想法,我都苦那麼久了,不可以放棄,說不定就要變好了。」

 是這份對未來的期待,詩絹不管別人怎麼看,她都努力想辦法,讓自己活得正常。

 

放下仇恨

 「是我兒子帶我來教會的。」當雙園靈糧福音中心在福民社區開始聚會時,那年聖誕節兒子邀她去參加聖誕節晚會,之後,她便留在教會。「我覺得只有上帝可以幫助我,有事情會找牧師、師母幫我禱告,他們也會開導我、勸我。還會找一些事讓我做,我在教會還可以幫點忙喔。」

 教會還有許多姊妹,其中也不乏生命坎坷,生活窘困的。「在那裡沒有人會看不起我,有人比我還慘,大家會彼此安慰。」

 從信仰上找到了一份愛,詩絹也開始面對自己內心的恨。「我知道自己心裡有一塊地方,就是沒有辦法原諒我媽媽,有一天好像有一個意念進來:『爸爸有錯,媽媽也有錯,因為他們不是神,妳要原諒他們。』」那時父親已過世,母親因為犯案關進監所,其實和她的生活早已沒有關連,詩絹知道媽媽並不需要自己的原諒,但不原諒母親其實是在懲罰自己。想到自己也會打罵孩子,如果照這標準,自己的孩子不也要恨她一輩子?「我覺得,應該要原諒媽媽,不要再恨她了。」她輕聲地說。

 雖然決定放下仇恨,離真正的原諒還有一段路,但詩絹已經開始有了改變。「以前我脾氣也是很不好,跟人吵架,我不會低頭,但我現在在教會,總是提醒自己,我是為神工作,不是為人,若有什麼不滿,去跟神說,不要跟人吵。」漸漸地,過去一天要吃15顆藥,現在只剩下睡前的4顆。

 現在的詩絹有了信仰的支柱,對未來更不會放棄:「我希望有一天我們家不再低收,也不要這麼苦。我和先生感情會越來越好,為了兩個兒子,我再怎麼苦都沒有關係,只希望他們不會像我一樣受到傷害。」

永不放棄

 寒風中,詩絹騎著改良的三輪腳踏車揮手道別,不論風霜在她的身上有過多少的痕跡,她那顆不放棄生命和盼望的心,是讓人動容的。

 在她的笑容下,沒有人可以放棄自己,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