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我回家的天父

作者:周巽光牧師 來源:期刊 - 20180617靈糧週報 - 2018-06-15出版 類別:信仰真理

經文:羅馬書八章15∼17節、以弗所書一章4∼5節(新譯本)

一、天國文化是家庭的文化

當我們進到神的國裡,我們所擁有的不只是一位救主、一位神、一位君王,更重要的是我們擁有一位愛我們的天父。這幾年,許多的牧者和弟兄姊妹真實地經歷天父的愛之後,他們身上原本孤兒的靈和奴僕的靈就開始鬆開,使他們領受兒子的心。孤兒的靈或是奴僕的靈並不是邪靈,你無法透過釋放趕鬼將它趕出去,因為那是一種思想和生活方式,需要透過親自遇見神和經歷天父的愛的啟示,才能使我們心意更新而變化,重新學習這個身分所代表的意義。

二、天父要接我們回家

1.孤兒的靈或是奴僕的靈

「你們接受的,不是奴僕的靈,使你們仍舊懼怕;你們接受的,是使人成為嗣子的靈,使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親自和我們的靈一同證明我們是神的兒女。既然是兒女,就是後嗣;是神的後嗣,也和基督一同作後嗣。」(羅八15∼17新譯本)保羅說,我們所領受的,不是讓我們還在恐懼中的奴僕的靈。而是領受使人成為嗣子,也就是我們常說「做兒子的靈SpiritofAdoption」,adoption的意思是領養,我們原本是奴僕,是孤兒,卻被神領養,成為天父的孩子。

2.天父的預備

「就如創立世界以前,祂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因著愛,在祂面前成為聖潔,沒有瑕疵。祂又按著自己旨意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弗一4∼5新譯本)保羅在這裡又再一次提到「得兒子的名分」,就是指被領養成為神的兒女。我曾聽過,在台灣要領養孩子,是需要經過一段很長的申請、上課、預備和等候的過程,這是為了要預備領養的父母,也為了保護被領養的孩子。保羅說,神領養我們回家的過程,是從創造世界以前就開始了,就連亞當夏娃都還沒出生,神就預定好了這件事,意思是,在永恆裡,祂就已經看到我們,然後揀選了我們,等到有一天祂要領養我們回到祂的家中。

3.比賽牧羊犬的事例

周巽正牧師的三個小孩一直想要養狗,已經跟爸爸媽媽吵了很久,但爸爸媽媽都沒有答應。於是他們先幫忙照顧我家的喜樂蒂牧羊犬,當我出國服事時,會把我家的狗送去他們家,孩子們就練習照顧牠。有一天,一家專門訓練喜樂蒂牧羊犬比賽的犬舍,有幾隻狗要讓人領養,孩子很想養,於是就問我的意見。其中一隻是剛從比賽退下來,大概是三歲的狗;另一隻是比賽的冠軍狗,八歲,非常地漂亮。他們問我該養哪一隻?我說:「冠軍狗真的非常漂歲那一隻,但八歲那隻冠軍狗真的非常漂亮,我就說:「等阿伯家現在15歲的狗Kobe走了之後,或許阿伯可以收養那隻,但是現在還不行。」孩子們就說:「那我們先把兩隻狗都接回來,等Kobe走了之後,阿伯再接這隻冠軍狗回去」。

不過巽正牧師的太太雅文師母覺得,原本說只養一隻,怎麼變成兩隻,她都快崩潰了!但小朋友們一直拜託媽媽,並且答應她會好好照顧狗狗,甚至把家中每個人照顧狗狗的職責都做成表列出來,雅文師母才勉強地答應他們。

去領養狗的前一個週日,巽正牧師請我陪孩子們去買狗狗的東西,因為怕他們買了狗狗根本不需要的東西。我們去逛了非常久,從研究哪種飼料最好(後來買了鹿肉的飼料,店員說,是米其林三星級的飼料,比人吃的還高級),也買了一些必需品,並且每個東西都要買兩套。那天巽正牧師刷卡付上了很大的代價,沒想到養狗這麼花錢。

領養狗當天,巽正牧師送孩子去上課之後,就叫我陪他去接狗。犬舍在宜蘭,老闆很愛狗,不隨便讓人領養,也不隨便讓狗生育,一年下來整個犬舍只配種一次,而且非常嚴格,因為他是狗比賽的裁判,不像一些不肖犬舍為了賺錢,一直讓狗生育。但犬舍這麼多年下來,也有50隻狗。

我們到了那邊之後,老闆已經將要領養的兩隻狗放在小園子裡等著我們。我們一到時,就看到那隻八歲的冠軍狗,一直試圖要「騎」另一隻三歲的狗,而其實兩隻狗都是公的。老闆說:「因為那隻冠軍狗曾經配種過一次,就會有這種衝動,結紮之後就會好很多」。我看到這個畫面,就跟巽正牧師說:「若是把兩隻狗帶回家,你太太看到這個畫面,後果會很慘!我勸你,今天還是只帶一隻狗回家就好」。巽正牧師也有同樣感覺,就決定先只帶一隻。老闆完全體諒我們,還跟我們聊了很久,確定我們會好好照顧狗。他也很感謝巽正牧師願意領養,特別是那些從賽場退下來的狗,因為不再比賽了,其實住在人家裡,比留在犬舍幸福多了。

這些在犬舍長大的狗,一輩子都關在籠子裡面,一天出來兩次放風,就又關回去,所以牠們很怕陌生人。巽正牧師開車,我一路抱著狗回家,我看得出來,離開牠的主人和犬舍牠很緊張,但不愧是比賽過的狗,超級乖,一動都不動,也完全不叫、不吵。老闆養的狗太多,所以很久沒幫牠洗澡,味道很重,而我前一天早就幫牠約好洗澡,我們就先送牠過去。當時是早上11點,洗狗的店員一看到牠就說,牠毛打結得很厲害,是大工程,所以叫我們等電話。下沒看過這麼乖的狗,也不叫、也不動,就乖乖地讓他洗。」我們去接牠時,牠真的煥然一新,但當我一拿出繩子要套牠脖子,牠就很緊張地坐下,完全不會走路了。這隻狗過去都被關在籠子裡,只有被放出來在園子裡自己跑,從沒有被人牽過,除了比賽之外,也沒出過犬舍,因此外面的世界對牠來說是新世界,牠完全不能適應。我只好把牠抱起來坐上車。我一進到車裡,三個小孩好興奮,我告訴他們,狗狗到新環境會害怕,所以要溫柔一點。不過最小的Riley是個大嗓門,控制不住他的聲音和力量,所以狗狗就更緊張。

好不容易把狗帶回家,雖然沒用繩子牽牠,但牠還是很害怕。牠從沒看過這麼多人、這麼多車,沒看過電梯,也不敢進去,需要我抱。牠一整天都沒吃飯喝水,孩子們就去預備牠的食物和水。牠一面吃,一面不時地轉頭看後面,很怕後面有人,我就叫孩子們先離開,讓牠可以安心地吃飯。吃完了飯,我跟巽正牧師想帶牠出去上廁所,因為牠一天都沒上廁所,我們將繩子套上,牠願意走了,但還是很緊張,走了一陣子都沒上廁所。我們就把牠帶到在我們兩人左邊的後面,一步都不敢離開。我們坐在路邊,看牠會不會自己去大小便,但牠看到我們坐下,也坐在我們旁邊都不動。我們等了很久,也不是辦法,就只好先帶牠回家。回家路上有一段樓梯,牠沒看過樓梯,所以不會走。我們只好下去,帶牠走輪椅走的路。我心想:「看來有得教了。」

那天晚上,牠還是很害怕、很緊張。原本是一個主人對50隻狗,但是來到這個家,是五個人對牠一隻狗。大家都超愛牠,但是牠根本負荷不了。孩子們幫牠取了名字叫Sprite,因為喝雪碧時,他們覺得很快樂。但牠以前叫小賀,所以孩子他們整晚一直叫Sprite,牠不知道孩子在叫牠。當孩子們要去摸牠,牠都會緊張地想要避開。最小的Riley不會控制聲音和力量,所以雅文師母就告訴他:「你要溫柔點,不然牠會以為你是壞人」。Riley聽了好受傷、好難過、覺得被拒絕,隔天還走到牠面前說:「我不是壞人,我真的不是壞人。」接下來,狗狗繼續適應這個新家,雖然牠很乖,但牠很沒安全感,很容易緊張害怕,牠需要重新學習怎麼在這個新的家中生活。

三、天父付極大代價帶我們回家

因為我去陪巽正牧師接牠回家,所以我對牠的表情和行為印象深刻。隔天神透過這件事告訴我關於天父的愛和孤兒、奴僕的心。神說:「我在創造世界以前,就想要接我的兒女回家,你還沒生出來時,我就看見你,揀選了你,我也一直在預備要接你回家。」神說:「你們不是馬上就帶牠去洗澡嗎?就像保羅所說:『使我們因著愛,在他面前成為聖潔,沒有瑕疵』(弗一4新譯本),我也用我兒子的寶血將你們洗淨。但我接你們回家之後,你們像奴僕、孤兒一樣,仍舊懼怕、不敢信任和沒有安全感。然而我要讓你知道,我是那位愛你的父親,或許因著你過去的人生和經歷,你需要時間來適應這個新環境,也需要放下你一直習慣的方式,重新學習身為神寶貴兒女的生活和思想方式,但是我會耐心地等你,因為你是我所愛的。早在永恆裡,我就已經在等著要接你回家,為了能接你回家,我創造了這個世界和伊甸園,為了你,我精心地預備了一切。當亞當夏娃犯罪後,我甚至讓我的獨生愛子為你死在十架上,只為了你能回家。」當神對我說這話時,祂的愛就澆灌下來,我知道我是祂所揀選、所愛的兒子。

四、天父要我們帶其他在外面的孩子回家

當我看著旁邊多買的一副空碗和水盆,我突然想到,當天其實我們只接了一隻狗回家,還有另一隻冠軍狗被關回犬舍。牠已經八歲了,要重新學習新生活的難度更高,被領養的機率也越低。當我想到時,我就好難過。就在那個時候,神對我說:「我還有孩子在外面,還沒回家。去幫我把他們帶回家吧。你所經歷我的愛,也讓他們都能經歷吧!」我們是否願意代表這位慈愛良善的天父,成為讓這個世代的年輕人能找到家的教會?我們是否已在神的家中,卻還是像孤兒和奴僕一樣?是否願意讓神的愛來除去我們裡面孤兒的靈和奴僕的心,領受做兒子的靈?或是你還在外面流浪?釵鼒R你炊悀鬙縝b等你,祂要接你回家。(本信息講於2018年5月13日主日,由辛憲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