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沒愛,就是不一樣

作者: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11月 - 2017-11-09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有人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宇宙,這個宇宙中有一個無底黑洞,藏著經年累積下來被忽視的感覺,在黑洞中懸著打繞著,彷彿沒有出口。然而,我一直輕忽自己生命中這些陰暗的部份,總覺得只要自己努力一點,爭氣一點,就可以活得很好。

 沒錯,我一直是這樣鞭策著自己。

封閉的童年

 我叫紅良,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在哥哥姊姊都長大後再出生的我,顯然並沒有帶給父母親任何喜悅,因為爸爸那時有了外遇。雖然父母始終沒有離婚,不過從小父親幾乎不在家,而印象裡,我沒有看過媽媽的笑容。

 可想而知我是「自己想,自己大(台語)」,生活中的大小事,沒有人教我該怎麼做,飯冷了就澆開水吃,不舒服就去睡覺。在外我總是獨來獨往,同學們將裙子摺短一點、青春一點,但我總是拖著老長的裙子,讓青春完全隱藏在孤僻和疏離中。最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排斥別人對我的肯定和關懷,因為那太不熟悉。記得國中時,國文老師很欣賞我的文筆,希望栽培我,也常鼓勵我,但我卻是看到老師就立刻閃人,繞個道,躲得遠遠的。

褪色的美夢

 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我放棄讀大學的機會,中學畢業就去考師專,到了學校比較開放的環境中,才開始放鬆自己,漸漸嶄露自己原本的個性。我接觸許多社團,有機會表現自己,個性逐漸變得開朗。在文字上也展現頭角,擔任校刊編輯,博得好多肯定和讚美,讓我像蝴蝶脫了蛹般,開始在美麗的世界翩然起舞。 

 木訥的小女孩好不容易蛻變了!我不但享受著破繭而出的愉悅與自由,很快地也嚐到男女感情的甜蜜,短短幾年,我彷彿一下子就衝到人生的高峰。只是沒想到,這份奔放卻如雨後的彩虹,來得快,也去得快。

 結婚那年,我25歲。丈夫是長子,婚後「長媳」這個身分,讓拙於人際與家事的我,在婆家難以應付。家務、經濟、工作上的各種龐大壓力毫不留情地壓在我身上,好不容易奔放的心就此又縮進黑洞,一縮就是好幾十年。當時,我只有認命,這就是我的人生,雖然辛苦,也要撐下去。

風中殘燭

 身體出現奇怪的狀況,是我從學校退休後的事情。一開始是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吐一口血,那時候的胃,硬梆梆的就像顆石頭一樣,常常痛到手抖痙攣。躺下睡覺就感覺無法呼吸,只好每晚墊枕頭在身後,半坐半臥勉強入睡。花了很多錢去檢查,卻查不出確切原因,更絕望的是,最貴的中藥或西藥吃下去,比不吃還痛,結果統統丟掉。

 不知道自己生什麼病,也沒有任何藥可以治療這樣的痛苦,我感覺死亡離我好近好近,體重一路下降到39公斤,並持續往下掉。當時我眼中的世界很迷濛,看什麼都像隔著一層霧,很恍惚,沒有力量,也失去了對生命的盼望。先生陪著我跑醫院,看我痛不欲生,最後也只有無奈地說:「我覺得妳生命的火,好像要滅掉了……」我想起了一句成語:風中殘燭。

尋求生路

 我父親是乩童,小時候我曾看過他「升堂」,在客廳跳來跳去,因此生病後我也尋求各路神明,甚至去參拜大陸的「千年古廟」,卻都不得醫治。那時的我身體乾瘦,走路會飄,走投無路之際,忽然想到以前學校旁邊有間教會,心想,只有上教會這個方法還沒有試過,如果不試試這位上帝,唯一的路就是等死。「我要給自己一個機會!」我也不知哪來的信心,心想大概只有上帝可以救我了。

 第一次去教會,好像有股力量一直拉著我,要我趕快離開,我很不舒服,但又不想等死,便一直告訴自己要堅持下去。不久,台上詩歌一唱,我的淚就像流水一樣簌簌流下,我邊流淚邊想,我應該是來對地方了。

 那天晚上入睡時,我做了生平第一個禱告:「上帝救救我吧,我真的好痛!」黑夜中我是閉著雙眼,然而禱告的當下,有一亮光閃過,緊縮的胃忽然就放鬆下來了,我當下滿心激動地知道:上帝要救我了!

生命的自在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期盼著上教會,我會在運動時聽詩歌,讓汗與淚一起流下,心中常常有一種被愛充滿的幸福感。奇妙的是,我胃的情況不斷好轉,吐血和呼吸問題慢慢消失,體重漸漸增加,體型逐日恢復以往。

 以為要死,卻能夠活下來,真是太神奇了!但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我內心對愛的需求被滿足了。小時候缺少家人的愛,長大後追尋愛,但最後才知道,人的愛是薄淺的,是會變質的,而且是有代價的,只有神的愛,才是亙古不變,永不枯竭的,它是沒有條件。我不確定我的身體狀況,是否是因為長久的壓抑,我唯一確定的是:當我在上帝那裡,得到了充足的愛,就像泉水從枯竭心田湧了出來,我重新活過來了。不但身體活過來,人也平靜下來。

 以前先生不會主動透露自己的行程,但現在會跟朋友說:「我要先問問我太太的時間喔。」我知道,因著我改變,先生也改變了。如今,我彷彿倒吃甘蔗,享受老來伴的簡單又幸福的生活。

 曾經,我嚮往成為蝴蝶,但我被困在小宇宙的黑洞裡,如今黑洞裡進了光,湧出了活水,而我是水中的魚,在愛中找到生命的自在。原來,有愛、沒愛,就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