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的美麗與哀愁 仰望主耶穌基督的榮光

作者:鄧國治 來源:期刊 - 20180408靈糧週報 - 2018-04-02出版 類別:社會關懷

2011年6月第一次踏上緬甸仰光的土地,像是飛到台灣次要的地方機場一般,雨季悶濕炎熱的體感,起伏的馬路上充斥著二戰老舊斑剝的車輛,現代新穎的車型幾乎看不見一輛,在一個曾是這個國家的首都之地,心中的驚訝溢於言表,這才真知道神垂聽憐憫這個國家的苦難。在仰光隨處可見中低階層的百姓,汲汲營營於生存的需要,各色人種一應俱全,要不是看見市景的落後,貧富的差距,其實很難想像這個國家城市曾經的繁榮,只單單定格在巴洛克、維多利亞、新古典風格的老建築裡令人沉思。

開放後每一年的短宣拜訪,看見這個城市的許多層面,公部門機關的龜步化,人民的樂觀與無奈,令人深深地被吸引。這樣的情況下很自然需要去瞭解、解構、分析這個國家城市的過往歷史,以便更清楚地知道面紗後緬甸的輪廓。而形塑當代緬甸的三股力量:英國殖民主義、大緬族主義與少數族群爭取自治的抗爭,像是交纏的三道傷疤,困住這個曾經在中南半島發出無比燦爛的國家,如果這三股力量被調和、傷痕被醫治,緬甸才會有真正和平的大光照耀。

緬甸的歷史

1885年英國消滅緬甸舊王朝,將緬甸納為殖民地,少數族群與緬族分治,並吸收傳入的基督教等,形塑出自身獨特文化,卻埋下日後各族尋求與緬甸分離的種子。英屬殖民下,少數民族抬頭,緬族人(包含若開族)卻失去過往榮耀和優勢,因此發動游擊戰遭擊潰。1920、1930年代,這股對英及其他族群的憤怒與偏見,演變為高喊「把緬甸還給緬族」的大緬族主義黨派與政治暴力。在英治下這個脆弱的和平與社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入侵緬甸後,徹底粉碎。

日本與緬族之間,有著互相利用的關係。日本對緬甸的戰略物資有所需求;其二是希望切斷當時中國的補給線;其三則可能是受到大緬族主義者的慫恿。1942年,日本向緬甸發動進攻,緬甸獨立軍也隨之前進,這段期間,族群衝突更加惡化。緬甸獨立軍、緬族及若開族人,藉機大肆屠殺、強暴婦女與掠奪印度人、穆斯林、克倫族、克欽族等。而少數族群則站在英美一邊。緬甸境內的族群衝突,已經是血海深仇。與此同時,緬甸師法日本,推行中央集權,意欲鎔鑄所有族群,創造一種文化(緬族文化)、一個民族(大緬民族),且由一個政黨領導的國家。

1947年,翁山將軍為了確保各族繼續留在這個國家,在英國協助下召開彬龍會議,與各族商談聯邦制、各族完全自治等事,最後簽署有名的彬龍協定。然而,翁山將軍於當年七月遭到暗殺,吳努承接總理一職。此時局勢動盪、民族內戰。為了改善族群衝突問題,吳努做了許多努力。不過,這一切卻都在1962年奈溫發動政變、成立軍政府而宣告結束。

當翁山將軍遭到刺殺後,軍隊與政治出現權力真空,隨後政治上由吳努繼任總理,軍隊則由奈溫取得大權。奈溫是緬甸獨立軍的軍官,戰爭期間的族群衝突與分裂已然深植於腦中,亦參與接下來因族群衝突而爆發的內戰,種種經歷更加深他對其他族群的偏見、建立屬於緬族的強大軍隊的信念。在大緬族主義的信仰之下,當他們掌握政權及消滅少數族群軍隊之後,即參考巴莫過去提出的藍圖進行「緬族化」。至於羅興亞人完全不被當作緬甸國民。在過往的族群衝突,在緬族化的教育中,在軍政府製造的假消息中,這些人是要毀滅這個國家的惡魔,是侵占領土的外來者。酗]成為膘l軍政府日後在民主化後,煽動人民的利器。少數族群的問題,時至2018年的今日,仍然沒有完全解決。

經濟改革與民主化

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這個原因,必須理解緬甸1962年軍政後衰敗的經濟,原本創造財富的人,紛紛逃離緬甸。留下來的人,非純正緬族血統者,不能從事許多工作,成為二等公民。這使得國家能夠人盡其才的機會大為降低,激烈的族群間內戰,更摧毀了緬甸本已脆弱的經濟。1987年奈溫的金融改革失敗,經濟更是雪上加霜,遂引起了1988年民眾憤怒的遊行抗議。翁山蘇姬就是在此時登上政治舞臺的。然而,1988年的抗議遭到軍政府血腥鎮壓,許多人遭到殺害、囚禁,1989年翁山蘇姬遭軍政府軟禁。隨後軍政府又推翻1990年的選舉結果(全民盟獲勝),並設立委員會繼續掌握玳v。然而,民心已經大不相同了。

當然,軍政府舉辦選舉的原因,在於深層的焦慮:經濟困境至此,擔心他們的統治會被推翻,他們知道自己的失敗。除了這些因素以外,因民間疾苦導致曼德勒的僧侶走上街頭抗議的番紅花革命,挑戰他們統治正當性與合法性。這使丹瑞鐵了心,派遣軍隊和外圍暴力組織「精武幫(SwanArrShin)」對人們和僧侶進行血腥鎮壓。然而,2000年以後,科技使軍政府的暴行無法掩蓋,這些消息引發人們的公憤,佛教的信仰使人們相信會有惡報。2008年的納吉斯風災被視作天罰,軍政府束手無策,更嘗試掩蓋,並拒絕西方國家的援助。緬甸人民自行挺身而出幫助遭難的同胞,落後貧困的景爬蛣M就揭露給世人了。軍政府確認鞏固軍方在民主化以後持續保有的權力後。在2011年釋放翁山蘇姬。在改革過程中,族群的衝突陰影未散。各地方依然有衝突爆發,緬甸政府中

央集權的形式,經濟利益上的彼此爭奪不停,而反對黨也沒有更好的方案,或重提彬龍協議。因此少數族群仍然認為保有武裝的必要。其中最慘烈的,仍然是羅興亞穆斯林與緬甸當地人的衝突。為此,翁山蘇姬與全民盟陷入兩難只能盡力調解,緬甸社會對「族群與信仰」的仇恨依然如故。

新的心、新的靈

陳瀅心宣教士是1988年血腥鎮壓後出逃的一群,2008年在神的呼召下回到緬甸,有感於少數族群的弱勢,而建立緬甸仰光靈糧活石學生中心,幫助各族群(包含緬族)弱勢的孩子能有受教育、被栽培的機會。在學生中心,建立一種各族群和睦同居,彼此包容接納的新文化。如今第一批的孩子漸漸長大,需要接軌社會職場,2016年又在市區成立緬甸仰光靈糧福音中心,希望開展福音的事工,持續栽培孩子有堅定的信仰生活,可以在仰光逐步開放的物質追求和國家追趕國際社會的過程中,對緬甸各群體產生更大轉化的影響力。

從軍政府統治後至今有將近60年的停滯,特別在教育上有一個極大的斷層,許多的教育人才被視作反動分子而逃離緬甸。緬甸在2015年由翁山蘇姬與全民盟執政後,逐年的開展與進步中,硬體上很快的與世界同步,但是教育卻相對的還停留在數十年前的學制上,與時代脫節,卻又硬生生地掐住學子們未來出路的方式,相信這些桎梏很快就會有所轉變,可以想見,辦學會成為一個對緬甸帶來極大改變轉化的方式。而過往族群間彼此的仇恨,若能透過這些緬甸未來的主人翁的融合改變,相信過往的血海深仇也可以靠主得勝。

這幾年台北靈糧堂持續有牧區差派的短宣隊、有生培二年級生兩個月的工場實習,和去年開始一對夫妻回應呼召踏上緬宣的路,緬甸宣教正在浪頭上。仰光的團隊也在慢慢成形中,希望將來能建立緬甸仰光在職場的連結,並擴大學生中心的功能,朝辦學、興業的方向前進。

緬甸正在呼召一群願意為主擺上、傳主和平的福音,在各個宣教層面提供協助,以福音消弭一百多年來的仇恨。舉凡福音中心以福利傳福音的各項事工:學生中心的長遠規劃與擴張、孩子的就學與就業的輔導、友善職場的建造、會友與孩子靈命的建造和生命的栽培,同工團隊的建立......許許多多的需要,希望被你看見;而你的心,被主呼召!

宣告詩篇八十九篇14節:「公義和公平是你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你前面。」緬甸在過往的美麗與哀愁中,不再倚靠自己、倚靠仇恨對立。而是要看見神的愛,並在愛中仰望主耶穌基督的榮光。(作者為宣教植堂處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