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等到好日子~阿芳•彭太•彭媽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8有福報3月 - 2018-05-16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阿芳的努力 

 阿芳生的那年,台灣光復了,民生恢復的初期,老百姓生活都很艱難,以至於她小小年紀,常常需要爬一、二公里的山路去砍柴挑柴,幫忙養雞養豬,有時還要挑糞挑尿來澆菜。

 只是不同於其他的孩子,阿芳從小就很有個性:「我不喜歡別人管,要過好日子,就要做得比別人更好。」16歲那年,她一個人遠離苗栗跑到台北幫傭,想要靠自己找到未來,然而每個月一到發薪的日子,媽媽就來拿走了所有的薪水。最後一次,媽媽來找她,硬拖著她回家:「跟我回去,媒人婆介紹一個不錯的。」

 對方是比自己大22歲的老芋仔,這讓阿芳全身都不自在,想盡辦法要說服母親不要把自己送進火坑。

 「我怎麼會害妳!人家媒人婆說他很好,妳不懂就乖乖聽我的安排。」母親的個性比阿芳更烈,她看阿芳的不願意,就拿出殺手鐧:「妳不聽我的話嫁給他,我就跳火車給妳看。」

 阿芳吞下了心中那股不滿,從小到大,不管她願不願意,這已成為她唯一面對命運的方法。

彭太太的努力

 結了婚才知道對方不只年紀大,還有一身的債。從結婚開始,她幾乎沒有看過先生的薪水袋,成為彭太太,好日子離自己卻更遠了。

 生老三做月子的時候,當時窮得只能買雞胸肉,她把肉留給孩子吃,自己啃雞骨頭。為了養大三個孩子,阿芳各處打零工,沒有工的時候,就在家裡開麻將桌抽頭賺生活費。有一段時間去電廠鏟煤灰挑煤灰,大太陽底下,人家做多少,她一定做得比別人多,好多拿一點錢回家。

 然而身體的辛苦,卻比不上心裡的苦,原來老公因為疼惜家鄉的親人,幾乎把退休的月俸都拿回老家幫助他們,老公顧念親情卻不管自己死活,這讓阿芳更加不諒解,兩人中間的爭吵越發激烈,不滿的情緒讓她對婚姻完全絕望。

 婚姻不幸福,她所剩的指望就是三個孩子,然而唯一的兒子從小就有很多狀況。阿芳管教兒子從不手軟,綁著手吊起來打是常有的事。一直到兒子大了管不動,才不得不妥協。從此後,眼睜睜地看著他休學,看著他混幫派,看著他吸毒酗酒,心很痛、很生氣。

彭媽媽的努力

 生她的父親雖然愛她,但無法保護她;一起生活的丈夫,卻從來沒有真正的愛過她;而全心栽培的兒子,淪為監所常客。父親、丈夫、兒子所帶給阿芳的,只有無盡的無奈,和不得不一再堅強的毅力。

 55歲那年,丈夫因為腎衰竭過世,丈夫的過世她並不很難過,只當緣份盡了。只是兒子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幾次進出監獄,工作也不穩定。最後那一年,每天回家都拿著一瓶高梁酒,最後喝到腹膜炎,進了加護病房。醫生發了病危通知,有幾次靠著急救才救回來。最後阿芳對女兒說:「若是再有這樣的情況,就不要急救,讓他走吧。」老天爺竟然要讓一個作母親的來做這樣的決定,阿芳的悲傷裡暗藏對老天的不滿。

彭阿嬤的努力

 兒子走了,阿芳的痛才開始:「不管多壞,他是我的兒子,我很想他。」只是就算很想他,阿芳也從來不在人前掉淚,命運的折磨,好像情感都麻木了。當時她和大女兒都住在小女兒家中,家裡孫子加親家住了八口人,全靠她來打理。她每天用忙碌來消化自己的情緒,真的忍不住就在房間痛哭一頓,擦擦眼淚再出來。「能怎麼辦呢?事情都發生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阿芳選擇用認命來消化對命運的不滿。

 情緒的壓抑,也把身體壓出一堆毛病,免疫力出問題長皮蛇,還有五十肩,尤其全身筋沾粘,不能蹲也不能久站,連睡覺都會不舒服。偏偏這時因孫子大了需要空間,她和大女兒不得不找房子搬出來,一下子還要面臨沒地方住的窘態,那段時間,好像一事接一事弄到心煩氣躁。

可以交託了

 女兒的朋友約她們來教會,在教會裡,一切外面的煩惱好像都可以放下,詩歌不大會唱但很好聽,聽了很舒服;講道有點深,但總有幾句打到她的心。阿芳從此很愛去教會,特別是教會裡每個人都是彭媽媽長彭媽媽短,頓時她感受到一種尊重帶出的愛,教會成為她最想去的地方,對她來說,是一個比「家」還能讓她放鬆的地方。

 雖然白髮蒼蒼,阿芳比起四年前來教會愁眉不展,有氣無力的樣子,現在她的行動和嗓門都充滿了熱情和活力,她說:「最大的改變,是我不再靠自己了。以前都是靠自己,結果也沒有一樣做好,倒是現在靠上帝,每天早上都禱告,把事情交給上帝,煩惱少事情也順利。」

 阿芳的故事,是那個年代很多婦女的縮影,或許一輩子她們都在靠自己與命運相搏,隱藏的不只是對命運的不滿,還有對好日子的期待。目前彭媽媽和女兒擠在一間出租套房裡,放了一張大床後所剩的空間真的不多,每天還要四樓來回爬好幾趟,日子還是一樣辛苦,但她也一點都不覺得苦:「也不想搬啦。有了主,心情好,天天都好日子,住那裡都一樣。」

 有好心情,就有好日子!阿芳的好心情,可全寫在臉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