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台灣姊姊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8月 - 2017-09-22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姊姊,妳在哪裡?我可以去找妳嗎?」

這是我過去最常跟錦繡姊姊說的話。一見到錦繡姊姊,我就不斷地把我遇到的事跟她說,常常是一邊說一邊哭。雖然她不是我的親姊姊,但在台灣,她卻像我的家人,我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找她,什麼事都可以跟她說。

「姊姊,我想離婚,我再也受不了我的老公天天喝酒。」

「虹萱別急,妳說太快,我會聽不懂。慢慢跟我說。」

姊姊個性很溫柔,不像我很急,跟她在一起,我很安心,一開口總是停不下來。我家在越南,要回家很難,要打電話也很貴,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真的好需要有人幫助我。

姊姊的勸告

記得有一次,老公又喝醉,那次我們吵得非常兇,我氣得跑到海邊,看著大海,心裡好難過,我覺得我一個人從越南嫁來這裡,老公卻只知道喝酒,每天喝到很晚才回家,回家以後還覺得不過癮,又繼續再喝,喝到不想喝了才去睡。他工作不穩定,家裡已經沒有錢了,還每天花這麼多錢去買酒喝,這個錢給我去買菜,給小朋友去買吃的,不是很好嗎?

我心裡也很害怕,因為我老公的爸爸、媽媽和哥哥,全部都是喝太多酒喝死的,如果他再喝,會不會有一天我會沒有老公?小孩會沒有爸爸?我叫他不要喝酒,他不聽,只好用吵的,所以我們差不多天天吵架。

我喜歡萬里的海邊,但現在的我只想跳進海裡,死了算了。只是走來走去,又想到兩個孩子還那麼小,我沒有這個勇氣。

「這就對了,不要想不開,這些都只是過程,妳不要因眼前的情形而放棄美好的未來。」姊姊安慰我。

「有什麼未來!我回去跟他說我想跳海,結果他跟我說,妳去啊,海浪沒有帶妳走,妳腳斷了手斷了,看妳怎麼辦!姊姊妳看,他還這樣嚇我。」

「他說得也是很真實啊,死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可是他這樣喝下去,喝死了怎麼辦?家裡都快沒錢了,心裡好煩啊。」

「妳老公這麼愛喝酒,那妳跟耶穌禱告,耶穌會幫助你。」

「啊?喝酒也可以跟耶穌講啊?」

「可以啊,妳老公怎樣怎樣,妳都可以跟耶穌講,求祂改變妳老公,讓他不要再喝酒。」

姊姊是基督徒,總是要我禱告。我想,我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就禱告看看吧。於是我常常一個人在房間裡跟耶穌講話,求祂給我一個幸福的家,讓我老公愛老婆愛孩子。

 

姊姊的引導

我是在小兒子上幼稚園後,才出去幫人做清潔工作,在老闆家裡認識了錦繡姊姊。我來台灣後,除了先生幾乎沒有什麼朋友,有些人知道我是從越南嫁過來,看我的眼光總是有點不一樣。但是姊姊不是,總是很專心聽我說,然後會給我一些很好的建議。

所以,我只要有問題,就去找姊姊,她很有愛心,從來沒有嫌我煩,也常常找機會跟我講一些夫妻相處的道理,教我要怎麼跟丈夫建立「親密關係」。

「妳要先順服老公,敬重他,他才會改變。」

「這種愛喝酒的老公,怎麼順服啊?」

「妳試試看,妳先改變,他一定會改變的。」

在教會裡,傳道人也常勸我,做妻子的要順服丈夫。我很愛姊姊,也相信傳道人,所以願意聽他們的話,回去先不跟丈夫吵架了,每天不管他什麼時候回家,我都笑笑地等他。

結果真的很有用,老公開始會回家吃晚飯,慢慢地在外面醉酒的情形,就很少了。

姊姊的鼓勵

「妳開心嘍!」姊姊問我。

「嗯。我老公改變啦,以前下班都喝到醉才回來,現在會回家吃飯。而且,他還我幫我做家事,看我工作累,也會煮給孩子吃。」我是真的很開心。

「你老公改變,是因為妳先改變了。」姊姊看著我一直笑。

「我有嗎?」

「妳以前一點事就一直緊張抱怨,其實都是自己把它想得很嚴重,一急脾氣就來,妳發脾氣,丈夫當然不想回家。」

我想想,姊姊說的好像是真的,和以前比,我現在真的很少生氣了。

「虹萱,耶穌在我們心裡幫助我們,改變我們原來的思考模式,或是價值觀,我們的反應一定會改變的。」

姊姊說因為有耶穌在我心裡,心中有平安,以前覺得很大的事,現在看起來根本沒有什麼大不了,沒必要生氣。

姊姊是我的天使

想法變了,反應就會改變,好像是真的。我現在在一家高爾夫球場做桿弟,有些客人對我們這些新住民的態度是不一樣的。沒有多久前,我在回家的路上接到電話,原來有客人發現她的錢包不見了,當中有一個客人就說是我拿走的。客人在電話上生氣地說,要我立刻把錢包還她,不然她要告我。

我被人家這樣冤枉,心裡很難過也很生氣,一直掉淚。在回去球場的路上,一路跟耶穌禱告,讓我能夠平靜下來,也求祂給我一個公道和清白。還沒到球場,客人又打來,說錢包找到了,她覺得不好意思,要向我道歉。

那時,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人家還我清白,而是感謝耶穌,是祂讓我心情平靜下來,讓客人找到錢包,又讓客人願意打電話給我道歉。

婚姻家庭、工作和人際關係漸入佳境,在台灣我越來越有自信也更自在了。很感謝姊姊帶我認識耶穌,我才有機會改變,就像姊姊常跟我說的:「有主耶穌,我們沒有什麼好計較,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