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靠的愛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8有福報5月 - 2018-05-17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哥哥是心肝,弟弟是寶貝,我是盲腸。」台上的牧師這樣分享時,大家都大笑,我卻一點都笑不出來,牧師說的不也是我嗎?生為老二的我,總是看到爸爸疼哥哥,媽媽疼妹妹,我在家裡卻沒有人注意,也沒有人愛。22歲那年,我就毅然決定要嫁到台灣,我需要有一份疼惜的愛。

 我是風風光光地出嫁,家鄉的人都覺得我到台灣一定有好日子,而我也這麼憧憬著。

無言的離婚

 夫家全家都愛喝酒,酒後就吵架,吵到全巷子的鄰居都知道。而丈夫賺多少花多少,再加上醉酒誤事,最後只有失業在家靠父母養。我們的婚姻是公公一手促成,雖然這樣,丈夫和公公關係卻特別地不好,公公常在吵架後要我們搬出去,我們便要找房子搬家,過一陣子又再搬回來,就這樣居無定所,卻也生了兩個兒子。

 丈夫雖然酗酒,但本性不壞,本想嫁雞隨雞,認命就好,但每次吵架,他都會吵著要離婚。我只知道他對公公為他所安排的人生並不感激,氣憤時總想藉著離婚讓公公難看。

 「去,照著這個報紙打電話,叫這個辦離婚的人來幫我們辦辦。」有一次吵架,他又瘋了似地要離婚。那次他來真的,我不理他,他就到房間割腕,弄到我也很生氣,好啊,這種婚姻解脫也好。

 「兩個兒子我都要。」當我這麼說時,並不抱著希望。想不到他毫不猶豫地說:「可以,妳馬上帶著兩個孩子滾回大陸。」

 後來當公婆出面來阻止時,他仍然堅持,我才知道他對父親的恨,深到寧願讓他們家斷了後。

恐怖的情人

 我雖然要了兩個孩子的監護權,但其實對怎麼照顧他們,既沒有心也沒有能力。之前老二已經送回老家由父母幫我養著,離婚後我租了間套房,靠著早餐店打工的錢,生活得很拮据,又不自由,甘脆也把老大送回老家。

 然而,我心中很空虛也很恐懼,父母不在身邊,我沒有任何依靠,而把孩子丟在鄉下,心中其實是充滿了罪惡感。

 不久,空虛的心很快地就尋覓到情感的依靠,只是,好的時候他對我甜言蜜語,但一發起脾氣就變成另外一個人,很像電影裡的恐怖情人。

 「妳要離開我,我就跳下去,死給妳看!」當我想要離開他時,他便會歇斯底理,或者砸東西,或者自殘,嚇得我只有安撫他。

 情感沒有給我任何的快樂,無法掙脫的痛苦有如枷鎖般,讓我無法呼吸。「我什麼都可以不要,我只要自由啊。」那時的萬華街頭,加上悲情的我,走在街上格外感到孤單和害怕,這麼大的城市,我的依靠在哪裡?

 

我為妳禱告好嗎

 男朋友的嬸嬸很瞭解我受的痛苦,常對我說:「我幫妳禱告好嗎?」我每次都搖頭,不肯讓她為我禱告,我的事跟耶穌有什麼關係?祂能幫什麼忙?

 但是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對男友說:「我要去找你叔叔和嬸嬸。」他很吃驚,因為以前說要去,我總是推三阻四,就是怕他們跟我講耶穌。其實那天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就是很想去。當時並不知道,我的人生將要因此而轉變。

 「我為妳禱告好嗎?」就是那天,我在嬸嬸家遇到一位基督徒,他分享自己過去的婚姻以及離婚後的種種,跟我的情形好像。所以當他這麼問我時,一直拒絕被禱告的我,乖乖地點頭了。

 他才開口禱告沒有多久,我的眼淚便掉下來,接下來開始崩潰大哭,一直哭一直哭,好像一輩子的眼淚都宣洩出來。想到從家鄉到婚姻,從婚姻到離婚,從離婚到抛下兒子,從單身到陷入情感糾葛,我只是想要一份被愛的感覺,為什麼會那麼地難!

 哭完了,整個人輕鬆到不行。第二天便跟著去教會,那種感覺就像找了很久的東西,終於找到了。

最可靠的愛

 「媽媽,我什麼時候可以去妳那裡?」每次回去看孩子,老大總是會問我,我聽後心都碎了,但是衡量自己的能力和當時情感的狀況,都不敢回應她。信主後,姊妹們便為我能夠把孩子接回來禱告。

 首先便是要離開那位男友,兩人分分合合,要能斷早斷了。有一次我們為了生意的事吵架,他生氣地要把我趕走。

 「好,我出去就不再回來了。」我拎了一個包包,什麼都沒有拿,轉身就走。若是以前可能他一哀求我,就乖乖回去,但那次教會姊妹跟我說:「忍住,堅持住,不要再受他的控制!」也有姊妹把我接到家裡暫時棲身。

 我突然覺得,找了半天,世上最可靠的愛,是從神而來。

真正的情人

 離開男友,我便著手開始安排孩子們回來,當時我身上沒有什麼錢,但母子三人要住,需要有大一點的地方,就在他們回來前確定申請到兩房的國宅,一個月才三千多塊;為了孩子我想找一份可以週休二日的工作,也遇到願意讓我週休二日的早餐店老板;幾年後,我們還換到三房的大屋子,兩個孩子也分別考上了公立學校。

 有一天,我回過頭想:「什麼時候開始,我成了被保護、被愛的女人了?」

 萬華區的街頭現在比以前漂亮,蓋了很多華麗的大厦,有時騎車在路上,抬頭從大樓中看到藍天,心情總是很好,因為我知道我不是孤單的,過去在我身旁的是恐怖情人,現在我有一個真正的情人,祂知道我的一切,也明白我的需要,祂的愛,永無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