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蟄伏已久的音樂天賦──專訪神學生胡國慶

作者:謝惠鈞 來源:期刊 - 20180401靈糧週報 - 2018-03-30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有些夢想還未來得及萌芽,就被冬雪覆蓋,深埋地底,只能想念陽光,不為人所知,上帝卻撥雲見日,將胡國慶潛藏已久的音樂才華一次釋放,譜寫出首首如春風般宜人的詩歌。雖然高中就發現自己在音樂方面的天分,但也意識到現實層面,歌手的生活有一餐沒一餐,加上也非企圖心強烈之輩,終究選擇當警察這條安穩的路。

未曾忘情的音樂之路

結束二十多年的警察生涯,胡國慶進入神學院,原以為只是充實神學知識的課程,卻意外喚醒蟄伏已久的音樂天賦,「我覺得最大的收穫,就是察覺到自己有敬拜的恩賜」,剛開始在母會只是負責打鼓,買書自學一個月,旋即無師自通,不難看出胡國慶在音樂方面確實有過人之處,進入神學院後,每週二的晨禱都是操練,上台敬拜前,他已經私下把曲目練到熟透,唱了不下百遍,邊唱邊流淚的過程中,越來越清楚歌曲要往哪個方向帶,音符哪邊該重哪邊該輕。
對一件事駕輕就熟時,常會看不到自己的盲點,胡國慶在神學院二年級學了這一課。那年他與同學一起負責神學主日的敬拜,雙方各選兩首歌,沒想到竟被對方退歌,胡國慶一向對敬拜胸有成竹,這下自是相當惱怒,回宿舍冷靜思考後,覺得對方所言不假,敬拜要從外院到內院,聖所到至聖所,必須把層次做出來,「過去帶敬拜跟著音樂水流,很freestyle全看我們想帶到哪裡」,這促使胡國慶思考,怎麼在敬拜中帶著弟兄姊妹往上走。謙卑下來接受指教後,開始在選歌時注重「調性」,甚至連字句都在檢視之列,「從前只挑我想唱的歌,好像就只在歌曲裡面,忘了之間的串連都有聖靈的工作在裡頭」。

神國精兵最好的武器

「我把吉他當成F16步槍,鋼琴則是迫擊砲」,胡國慶將音樂比喻成未來出去開拓的神兵利器,清楚知道將來要建立一個敬拜讚美的教會,這是他在學時期即有的藍圖,未來回台東要做的事工也已相當清晰,就是幫原住民同胞建立自我認同,恢復其長子的位分,延續老祖宗治理台灣這塊土地的智慧。當詢問從事大半輩子的警職對未來的傳道拓植是否有助益?胡國慶表示幫助極大,其實警察在處理的事就是傳道人每天在面對的,舉凡死亡、車禍、夫妻吵架等各式問題,人們發生這些事情時,第一時間都是找警察,不是找傳道人,所以他早已練就十八般武藝。就拿死亡來說,一般傳道人頂多參加喪禮,當警察可能還要挖屍體,長期站在第一線面對血淋淋的事故現場,使得他不必再重新摸索社會百態。

因為有祢,人生不遺憾

當人們在A選項打了勾,B選項仿如另一個平行人生,每每在現實當中受挫時,總會認為沒走上去的那條路永遠是天堂。這是世人再正常不過的想法,然而,當你邀請神走入你的生命,一切不再徒留遺憾。就像胡國慶一樣,音樂天分啟蒙於高中,在歌唱比賽贏過當今天后張惠妹,也曾有唱片公司探詢出片意願,最後基於現實考量沒能成為音樂人,卻也在信仰中重拾天賦,原有的好歌喉再加上自彈和創作,譜出的每一曲都是對神最大的禮讚。(受訪者為靈神道碩三年級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