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禱告中的世界 ——逾越節服務隊紀事

作者:張淑娃 來源:期刊 - 20190602靈糧週報 - 2019-05-31出版 類別:教會事工

今年的四月是以色列十五年來最濕最冷的季節,而招募今年以色列憐憫帳幕逾越節服務隊的籌備過程,也如天氣一樣充滿陰霾及未知。此次行程規劃首次採取背包客規格、交通以大眾運輸系統為主,住宿則選擇住青年旅社和猶太會堂,團員必須能夠請假兩週、吃苦耐勞、存足旅費、彈性強,有一半的行程和服事內容都無法事先敲定,只能且走且看。

背包客短宣隊是以色列事工的一個嶄新出團形式,一方面為了節省旅費,一方面則為了深入當地民間社會,今年的逾越節服務隊是依據這個精神而策劃的首發團,由於出發前三個月才啟動招募機制,時間有限,再加上看來模糊的行程,報名者需要有單純的信心,剛開始招募時,只有竹圍靈糧福音中心廖芳伶傳道帶著兩位門徒回應報名。

幾經波折,最後整團一共有十一位隊員,再加上當地海法有三位台灣留學生機動性的支援,組成了一支如變形金鋼般的十一至十四人不等的夢幻團隊,年齡從十七歲到六十八歲。

往以色列出發時的心情宛如同亞伯拉罕離開家鄉時一樣,就是聽從神的差遣,並且只能一步一步跟隨,我們知道這是神的心意,要回應猶太長兄憐憫帳幕母堂亞維沙龍牧師的邀請,去幫忙打包逾越節的物資袋,除此之外卻充滿了許多未知數……

耶京迎賓曲

前往憐憫帳幕會堂服事之前,我們先到耶路撒冷城預備團隊的心,體悟當今以色列的氛圍,特別是要讓幾位首次到以色列的團員對這個國家有些基本的認識,之後再出發到海法服事。

當我們一行人拉著裝滿短宣物資的沈重行李箱,走出耶路撒冷的火車站時,輕軌站旁街頭露天石頭鋼琴傳來「奇異恩典」的樂聲,彈琴的中年人不斷彈奏著一首又一首的詩歌,服務隊情不自禁地在耶路撒冷街頭揚聲唱詩敬拜神,而往後的十多天每天都是這樣的令人驚喜,原來未知的行程是為了使人可以加倍的蒙恩和感謝!

抵達耶路撒冷頭一日的步行紀錄,大約達兩萬五千步,我們走遍了耶京的大街小巷。那天行程中有很特別的一站,朋友帶領我們來到老城外面YeminMoshe「回想摩西」社區內,瑞典畫家貝姬妲的家中,她的丈夫艾里歐的癌症病情不太好,我們為他唱「咿呀歐海洋」原住民詩歌,禱告時可以感受到他們夫妻對聖徒禱告的極深渴慕和感恩;華人信徒與瑞典信徒在聖城相遇,短暫的相遇與禱告因著彼此對以色列神的愛而變得格外深厚。這個「回想摩西」社區內的探訪有著不同凡響的意義,過去我們作為朝聖客或代禱者的腳蹤,僅限於社區內美麗的庭園和風車地標,而今是踏進屋內,彼此祝福、服事,這是「一個新人」異象進階旅程之一環,不僅列邦信徒與猶太彌賽亞信徒相親,列邦中神的子民也因著以色列而彼此合一同工。

能夠「登堂入室」是一種極大的尊榮和關係的進深,我們也因著友人而有機會走進傳統猶太會堂,參與無樂器的傳統敬拜和禱告,會堂領會者還特別向會眾說歡迎來自台灣的友人前來參與聚會,這樣的被接納和款待實在令人動容。長居於此的友人是國際義工或非營利基金會人員,他們是「一個新人」聖靈浪潮的重要尖兵,是神所預備的末世國度合一的重要橋樑。

見證雨後的綠茵

四月初陰霾的天氣並不是我們出發前樂意聽到的消息,但是當我們身處聖地,在安息日租下麵包車探訪耶京附近城市時,沿路上目睹許多原是曠野之地,也被許多綠草點綴得相當美麗;是四月初的溼冷天氣,造就了四月中旬的綠意盎然,透過長期在那地定居者的喜樂眼光和讚嘆,引領我們的視線更細緻地察覺自然界之特殊變化,也感受了屬靈氛圍的關鍵時節。

此次行程躬逢以色列國會大選,在街道上有一些遊行的人群為所支持的黨派拉票。亞維沙龍牧師在大選投票前一天特別請服務隊為選舉禱告,他笑著神秘地說:「我不能告訴你,我會投誰,不過我要跟你分享我的想法,納坦雅胡總理如果當總統扮演父親的角色會非常適合,我們國家除了需要大有魄力的族長之外,也非常需要慈愛的父親。」

四月八日晚禱時,服務隊全團跪在憐憫帳幕海法分堂的禱告殿中,為大選禱告,能夠在重要的選舉期間,親身在以色列為這件大事跪下禱告,而且是在猶太彌賽亞會堂的禱告殿中,那樣近距離為以色列禱告,那是親身走入一個我們過去在宣教大樓禱告殿中時常代禱的世界中,一切都更立體、更切身,但同時也讓人覺得像做夢的人一樣難以置信。

隔天四月九日大選日,是放假日,服務隊決定搭車拜訪耶穌成長的故鄉拿撒勒城,沒想到一上車就領了個大禮物,選舉日當天全國大眾捷運系統全部免費!在那一刻我更加確信,這一個服務隊的每個成員都是神所親自揀選,在一個很特別的時節來到以色列與神同工,經歷祂的供應與同在,特別一路上許多餐費和交通費都大大經歷祂是耶和華以勒供應一切所需的神。

一支破紀錄的團隊

策劃此次行動時,我們一直希望能送給每個貧困家庭一個來自台灣的禮物,但是過程中我們必須非常小心,確認不冒犯猶太人對凡物符合「潔淨」規定的要求。幾經考量後,選擇了故宮出品的「百駿圖」和牡丹圖的萬用巾,原先做這樣的選擇是出於經費和攜帶方便的考量,因為數量需要足夠送給約八百五十個家庭,同時又要被憐憫帳幕會堂評為「潔淨」,是我們付得起、帶得走的逾越節禮物。

抵達憐憫帳幕會堂之後,我們將禮物拿出來,亞維沙龍牧師一看見禮物就發出讚嘆:「這禮物太完美了!完全符合我們猶太人在逾越節瘋狂大掃除的需求!」沒想到起初我們選禮物時所遇到的限制和窘境,卻都在上帝的美好計畫中!會堂的同工們決定這個禮物不要直接放在物資袋中,而是要配上小卡片,解釋這是由台灣送的禮物,要拿著卡片和禮物說明,親手送給每個家庭,祝福他們佳節愉快!

我們團隊僅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就將每袋含有二十項逾越節必備食物的八百多個物資袋打包完畢,打破了以往的紀錄,這樣的工作速度和熱情融化了物資中心總管沙夏弟兄的心。三年前我們只認識沙夏是一位高效率、忠心而木訥的同工,但是這一次我們認識的是一位下班後回家還不斷哼唱「伊呀歐海洋」的大好人沙夏,每天都讓團員因他的熱心、愛心和健談而笑聲不斷。

我的以色列家人

由於我們以破紀錄的速度完成打包,節省下來的時間,就可以更多參與物資發送的過程和兒童的服事。

發送物資時,民眾可以親自來到會堂的物資中心領貨,比較年長或特殊的族群則由同工親自送貨到府,服務隊兵分兩路,進到一個一個家庭中,他們當中有許多是行動不便的長輩,當他們看見台灣基督徒送物資袋去時,都很觸動他們的心,他們很快就愛上我們,跟團員敞開心,聊起他們的家人、需求,他們接受我們唱詩歌,也願意接受禱告、擁抱,一瞬間,語言的不同好像不再造成任何溝通上的困難,我們就是一家人!

我們甚至有機會送物資袋給一所失能家庭兒童安親班,本來只能送到就走,結果當我們踏進安親班時,一位小女孩馬上跳到一位十七歲的團員身上,小女孩緊緊抱著這位年輕弟兄,結果我們就唱了一首詩歌,而且沒想到社工竟然也同意接受我們為安親班和孩子們禱告,帶我們去的斯拉維克弟兄也感到不可思議。

一位來自美國的義工在安息日聚會時告訴我:「我向來都是坐這個位置,今天一進來坐你們旁邊,覺得神的同在特別強烈,當你們獻唱台灣原住民詩歌時,我感受你們身上有一種喜樂的恩膏,可以將喜樂帶到每個地方。」那個安息日早上我們服事了會堂的孩童,也舉辦了台灣文化日,隔天週日還舉辦了半天的兒童營會,這些活動沒有一樣是根據正規的短宣規格去規劃和籌備,甚至我們並沒想到可以順利承辦這些服事,其中的人力、物力也不夠充足,但是當我們憑著感動去預備了,神就在基督裡豐豐富富成就一切超乎所求所想。

會堂的財務同工娜塔莎問我「你們什麼時候再回來?」

小女孩伊賀特在媽媽車子裡開心地揮手說「再見!」

一位團員在所製作的服務隊影片花絮中寫道:「我們會再回來!」而我們再回來的時間和方式,正以神的方式,在純心信靠的未知驚喜裡漸漸成形中。

(作者為以色列憐憫帳幕事工執行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