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治了我的左耳

作者:郭雅婷 來源:期刊 - 20180826靈糧週報 - 2018-08-23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從小,我經常被家裡人或朋友嫌棄我的反應慢半拍,沒有人知道原來我不是聽不懂,而是聽不見!等到國小時,看見自己媽媽跟朋友講電話,從右耳換到左耳繼續講時,我才跟媽媽說,我沒辦法像她一樣可以用兩隻耳朵聽電話,那時媽媽才驚覺事情大條了,趕緊帶我去看醫生,做了多次的耳朵檢查,醫生下了個結論,左耳神經死了,無法聽見!死掉的神經無法挽回,只能好好保護右耳。因此,我從小就被禁止使用耳機,更不可能常用室內電話跟朋友聊天,即使聊天也只能聊五分鐘、最多十分鐘,就會被媽媽強迫掛斷,以保護耳朵。

由於媽媽擔心我申請殘障手冊會對我人生造成很大的影響,因此也沒考慮裝設助聽器,要我在學校裡,一切表現正常。當時小小年紀的我,只覺得常常大家都要跑到我面前拍我、叫我,我完全無法辨認聲音從哪裡來,久而久之,朋友也很少叫我或找我了,只有一兩位好朋友知道我左耳的毛病,會貼心地走在我右邊陪我聊天。我只知道我的世界好像很安靜,我很常陷入自己的世界中,直到很大聲響才能喚醒我!我會害怕與人接觸,怕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別人會對我指指點點,因此我最常去的地方是書店,因為我不需要辨明聲音。

長大後,我習慣了聽力只有一半的不便。直到我決志相信耶穌時,在浴室自己按左耳禱告,第一次左耳聽到「啵」一聲,那個震撼不管經過多久,我都記得。那年我三十歲,經過了十年,我的生命經歷很多神蹟,但是聽力仍舊停留在聽到有聲音、卻無法辨認的情況。我常問神,為何我仍舊聽不見呢?神做得到,為何不讓我聽見?這期間只要有醫治特會,我就會去,但是聽力仍舊停留在50分貝上下,沒有進展!甚至,我被恐懼轄制,懷女兒時,不斷地為她所有器官、特別是耳朵禱告,出生後我會不時地測試她的雙耳,確認她是否聽見。

這幾年,我不再熱衷參加醫治特會,消極地等待神的醫治時間到來。所羅門醫治特會,我也只是為先生的腰痛與為媽媽的病禱告而留下來,我迫切地希望媽媽腫瘤可以消失,她身上所有疾病都被醫治。直到看到敬拜詩歌中那句「answermycry」打中了我的心,我得著了安慰!當牧師在台上說,要為有耳朵聽不見的人禱告時,我才意會到是在說我,開始用手貼著左耳不住地喊耶穌、耶穌,我也跑到台前讓牧師為我禱告,我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風吹進我的左耳,之後我找先生測試,我竟然聽得見說話聲了,不再只是之前微弱的聲音反應,我慢慢地可以從左耳理解對方講的話了!這一年我四十歲,我等候了這麼多年,在那天僅憑著單純依靠神,呼喊耶穌的名,我第一次感受到被聖靈的風吹拂,遇見神大能是如此難忘與真實啊!因著我的耳朵可以聽見,讓媽媽決志信主,也使她願意每天等我打電話與她一起禱告、信靠神的醫治,因為神是那位使瞎眼看見、耳聾聽見,使人死裡復活的神!神早已聽見我們的禱告,唯有持續信靠祂,祂必拯救我們!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可能!願一切榮耀都歸給愛我們的天父!

(作者為大坪林靈糧福音中心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