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室 熱情小太陽——星期天學校親子打擊樂班

作者:朱莉亞 來源:期刊 - 20190707靈糧週報 - 2019-07-05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老師,我看妳可以教多久?」張薇老師第一天來喜樂家族報到,就遇到一位媽媽直白的挑戰。

而轉眼間薇薇老師帶著孩子們玩打擊樂已堂堂邁入第十年。每年感恩音樂會陣容最龐大、鼓聲最激昂的就屬薇薇老師帶領的小太陽親子打擊樂團,只有一個「帥」字可形容!

薇薇老師出自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專業頂尖,經驗豐富,為何會來到喜樂家族教導特殊兒?

上帝播下一粒種子

「我相信,這是上帝在我心裡播下的一粒種子。」薇薇老師娓娓道來,一件件的巧合就像上帝敲門的聲音。

「之前我有位非常優秀的同事,曾在喜樂帶過二、三個月的課,但是有些較重度的孩子,做個動作慢個九拍十拍都可能,甚至動也不動,同事深感挫折也沒有成就感,很快就打退堂鼓,卻覺得我擅長因材施教,一定可以帶動這些不一樣的孩子。」

因著這個對話,「喜樂」二字模模糊糊地落入薇薇老師的心田。

接著偶然間,薇薇老師又遇到喜樂。

「有一天我開車的時候(平常那個時刻都是搭公車),聽到執行長潘秀霞牧師在廣播上接受訪談,才真正了解喜樂的宗旨。」

「那時候腦子裡有一個小小的聲音說,你一直都在教一些優秀的孩子,常常帶孩子出去表演、炫技,獲得熱烈的掌聲,但這就是所謂的成就感嗎?」

「若撇開世俗的眼光,成就的定義就不一樣了。」薇薇老師認為,其實這些孩子不是不能教,只是我們少了一些耐性等待他們。更沒想到的是,沒多久薇薇老師經由同事的介紹,認識了打擊樂班的初代老師黃慧瑛,接手了這個班級。

「回頭想,因為潘牧師的那一席訪談,讓我覺得這類的孩子需要幫助,信心也莫名其妙地冒出來。」薇薇老師說,「我不相信我帶了這麼多的孩子,這些孩子我搞不定!」

五根手指頭的學生們

目前打擊樂班有近三十位學員,障別和功能不一,就教學來說屬於高難度。

「舉起一隻手有五根手指頭,如果身心障礙分成五級,本班學員從大拇指到小指全都有,也就是說高中低功能的孩子混在一起,可想而見不管在靈巧度、理解力,甚至EQ等能力落差非常大。」薇薇老師不煩惱,但求盡力,「我就是有從天父來的信心,告訴自己一定做得到!因為我若具備了這樣堅強的信心,就能傳遞給孩子和家長,也才可能達標。」

薇薇老師有個理念,她不按程度把孩子分級,反而藉由能力的差距,建立一個正向刺激的循環動能,相輔相成,「在我們班上,我最大的功課就是想方設法讓一些高功能的孩子帶動中、低功能的孩子。」

「我先建立高功能的孩子的榮譽感,請他當領頭羊,協助中低功能的孩子學習。當你賦予孩子重任時,他會覺得被尊重,被信任,很樂意地完成你交代的任務。」

「另外一個功課是等待。因為高功能孩子很優秀,老師講解了二、三遍就會了,但後面可能一堆人都聽不懂,站都還沒站好呢,那就要讓孩子學習等待、耐性和包容。」

薇薇老師笑說,所以在她的班上,永遠都嚴禁批評或嘲笑別人,學習不要驕傲。但現實上有些低功能的學生連握鼓棒都握不住,更糟糕的是,一旦他拒絕學習,就落入退化的滑坡。

「我特別將課程活潑化,除了打擊樂還加入律動,或用垃圾桶當樂器等,讓上課變成一件有趣的事。這樣第一個孩子會有意願來上課,我就成功了;第二個是不能讓孩子有挫敗感,只要做到一個點就稱讚他,鼓勵他,慢慢一個點一個點連起來,就能變成一條線或一個面。」

薇薇老師期待的是,孩子們的學習從腦開始,不僅能活動身體,也能活化腦部,而不是只來打鼓。

愛與真心的回饋

雖然如此,薇薇老師在教學上是嚴格的,「身為一個老師,我不可能永遠當聖誕老人,有些孩子需要勤加督促,才會有進步。」

以小俊為例,他是個超慢熟小孩。薇薇老師花了很大的心力,慢慢跟他變成麻吉,他才願意聽從老師的指示。

「他剛開始連蹲都有問題,現在腳可以拉得很直,還可以劈腿喔。」

「受限肢體功能,小俊無法做到某些動作,可是他的頭動一下,我就知道他聽懂我的話,而且照做了,雖然動作做的不完美,可是他棒不棒呢?」

薇薇老師無法形容那個感動,等於這個孩子接受了你,而且把你當成同一國的。而且往往一下課,剛剛被噹過的學生就會跑過來,抱著她喊,「老師,我好愛你。」

愛與真心,是孩子最美的回饋,不僅溫暖了薇薇老師,也溫暖了無數觀眾的心。小太陽們,繼續熱情搖滾吧!

(作者為喜樂家族文字志工)

親師對話1

心心媽說:我們家小甜心是個嘴甜心甜的開心果,她的理解力沒有那麼好,每次老師說什麼,她永遠都很大聲回答「知道了」,其實她不見得都懂,模仿的機率比較多。她也從不吝嗇讚美同學,只要有人做得好,立刻奉上一串「你好棒喔!」的歡呼。

其實每次打擊樂班出去表演,我都會在台下看,然後從頭哭到尾,當年小甜心出生的時候,我曾不解地質問上帝,現在她已27歲了,天天都那麼開心,我反而感謝上帝,把我帶入了一個不同的世界。

薇薇老師說:慢孩子需要等待。

我記得小甜心第一次來時,我想要跟她握握手,她把眼睛閉起來,然後頭就低下去了,而現在你根本不用喊,她就會跑過來緊緊擁抱你。所以只要給孩子一點時間,他就會毫不吝嗇地把愛通通給你

親師對話2

宏媽:我和阿宏一起上課十三年了,是元老級學員。

雖然動作和節奏跟不上,但每次來上課的時候,阿宏都很開心,而且慢慢地注意力、節奏感、協調力等都有進步。

阿宏雖無口語,但會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愛與關心。例如有時看到我拿指甲剪出來,他就趕快把垃圾桶拿到我旁邊來,或者幫忙收衣服等等。他喜歡我們誇獎他,覺得很有成就感。

薇薇老師說:慢孩子需要刺激和活化

阿宏不會說話,但非常願意聽,也願意學,儘管他的腦子可能只能理解百分之一、二,或是連半句歌詞都唱不出來,可是在他的內心裡面,我不認為他沒有唱,只是基於身體的功能,沒有辦法表現出來。

說實在話,有些孩子的進步像牛步一樣,可是那還是比待在家裡面好,不會因停頓而退化。而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別看沒人聽得懂阿宏哼什麼,但是他是有人際關係的,例如常常伸出手跟別人握握手、揮揮手說再見,在街上看到新奇的東西也會激發他的好奇心,興奮地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