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滿溢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6有福報8月號 - 2016-08-14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看著「滿溢麵屋」的招牌掛上去時,我心裡好激動。安康,我又回來了!興隆路兩旁路樹長大好多,就算陽光高照,這條路總能飄著涼意。不遠處隱身巷弄中的安康平宅,也一樣在上演著許多生命故事吧。選在老家附近開店,雖不是刻意,但此時對我來說,卻是對生命的一個禮讚,也向我至愛的母親致謝。

 

誰來救我們

「楊靜如,怎麼又剩妳沒有繳班費?」

「老師……,是……我爸媽都出差,不在家。」

當時年紀很小,現在想想,老師聽了我每次胡謅的解釋,大概也懶得拆穿我。只是小小年紀的我,當下應該是很丟臉吧。

如果只是丟臉還好,最怕的是回家後,看到爸媽吵架。爸爸是計程車司機,卻很少拿錢回家,碰到媽媽向他要錢,兩人總是會吵起來。一聽到爸爸聲音揚起,我就全身緊繃。我躲在一角看著失控的父親,抓著媽媽往地上摔,又拿東西砸她,明知自己沒有力量,還是不顧一切地衝過去保護媽媽,通常父親會把我整個舉起來,丟在沙發上,完全不影響他繼續修理媽媽。顧不得摔倒的疼痛,我邊哭邊跑出去,開始一家一家地敲門大喊著:「救命,救命,救救我媽媽,她要被我爸打死了。」

我是家中的長女,下面有四個弟弟妹妹,好像還沒懂事,就開始明白媽媽的眼淚和愁苦,表面上我成為媽媽唯一談心的對象,弟妹們依靠的大姊,但是我真得很不、很不、很不快樂。為什麼我要活在這樣的家庭,如果人生就是為了要受苦,那我為什麼要這樣活著呢?

 

安康是避風港

所以,爸媽離婚時,我一點都不難過,心想,終於離開了這個可怕又可惡的惡魔了。好心的里長幫我們申請安康平宅,為了更有說服力,他還替我們五個姊弟妹和媽媽合照了一張相片。

還記得全家人搬去的那一天,窄窄小小九坪不到的屋子,擠了我們一家六口。晚上睡不下,我們就把椅子推開,在地上打地舖,全家人擠在一起。那一刻,我們感覺好幸福,因為有了這個可以遮風避雨的房子,我們五個孩子可以跟媽媽在一起,不用分開了。

媽媽沒讀什麼書,為了照顧我們,沒日沒夜去幫人打掃,用自己的雙手養活我們。有一次腳扭傷,我看著她用跳的方式去上班;颱風天我們待在家裡,她卻還是要冒著風雨出去工作,我好擔心,眼淚一直掉,但我不知道怎麼幫她,只能盡力把弟妹們照顧好。

 

不能死

心中對父親的恨,沒有因為他離開而減少,反而因為看到媽媽的辛苦而越發加重。一想到我們的生活是如此地貧困、殘破,媽媽是如此辛勞,心中的恨意就無法停止。國中時,我腦中都是負面思想,要不是為了媽媽,我應該早點死掉才好。

那天我打開電視,有一個外國人在電視上說,他覺得活著很苦,想結束生命,於是拿起手槍準備朝自己腦袋開一槍。這時突然想起朋友跟他提過的耶穌,心想反正都要死了,就禱告看看。結果他一覺到天亮,第二天起來,覺得這個世界好像還不錯。我心想:真的是這樣嗎?我也想死,我也活得好痛苦,但我有媽媽和弟弟妹妹,不能死,那麼,我也來跟著禱告吧。

 

放過自己

教會很好,弟兄姊妹對我很好,講道很好,也有地方可以讀書。但教會經常在講「饒恕」,這讓我不舒服。我想,上帝祢一定不是神,才會叫我要饒恕一個傷害我和母親這麼深的人;如果祢是神,祢就會知道父親對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我恨他是多麼地理所當然!

大概因為我有一個超級苦瓜臉,有一天牧師找我去,他問我:「妳知道妳今天的情況是誰造成的嗎?」

「當然是我父親造成的啊。」

「那你父親是誰造成的呢?」

「……」

「靜如,你們今天會過這樣的日子,是罪造成的。」這句話讓我想很久。

我同意,父親是因為犯了罪才造成我們家必須過這樣的生活。但若說罪人,在神的眼中,不管大、小、多、少,我們都是罪人,但祂都饒恕我了,我豈有資格去定父親的罪。

當我同意這句話時,好像腦袋上叮咚叮咚,開了。我放聲大哭,原本身上好像緊緊被綁住的繩子突然間解開了。我以前覺得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只有重重地恨他,他才能受到一點懲罰。其實他怎知道我在恨他呢?他的日子過得好好的,但我卻理所當然在這個氣憤裡面,把自己弄得很苦,那麼憤世嫉俗,心中充滿埋怨和苦毒,受罰的是自己,苦的人反而是我。

原來饒恕人是對自己好,不是對那個人好,「饒恕」是放過我自己。

 

恩典滿溢

雖然心中不再記恨父親,母親也對我說:「阿如啊,妳不要看到我的婚姻結局就害怕,一切的不幸,到我身上就結束吧。」但我就是想逃避婚姻,有人追求,能躲就躲。有一次媽媽提醒我:「妳要踏出去,我希望妳可以幸福,如果妳結婚,我才可以跟妳一起生活。」經她一提,我才覺得要好好照顧媽媽,首先自己也要過得好。

沒多久,神為我預備了自銘弟兄,一個踏實又疼我的老公。原本做倉儲的他,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決定辭職做餐飲。對毫無經驗的我們,憑的只是對上帝的信心。好在,因著苦幹實幹的個性,廚房的工作難不了他,每每看到客人滿意他做的拉麵,欣賞他的湯頭,他就很滿足。

今年七月,店終於開張了,開店的過程,對沒經驗沒資金的我們,實在只是靠著神給的恩典,所以店名取為「滿溢麵屋」,取其恩典滿溢的意思。唯一可惜的是媽媽辛勞過度,三年前因肝癌過世,沒有機會在這裡和她的女兒一起分享這份幸福。但我知道,有一天,我們在天家,還會再續母女情。

 

滿溢麵屋

地址: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四段124號

電話:02-2936-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