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曠野中遇見荊棘烈焰

作者:李承融 來源:期刊 - 20211205靈糧週報 - 2021-12-03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摩西在四十歲時殺了一位埃及人,從此改變了命運,逃到曠野牧羊,本想就這樣 度過餘生,但八十歲的他,遇見了燃燒的荊棘,從此展開四十年行神蹟奇事的生活。

當我的人生來到四十幾歲,本以為憑著自己的努力、才能,可以拼出一番大事 業,在商場上經歷大大小小的戰役,越打越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殊不知自己已被驕傲 的心給吞噬,眼中看不見別人,只看的到自己的利益。

我是一個國際藥廠的產品經理,一直以為品牌越大、擁有資源越多、開名車、 住好房子、吃好穿好,才是人生的一切目標。如同四十歲的摩西,想靠著自己的努力 證明我是somebody。當時,我在美商公司負責全台灣最大的糖尿病用藥,後來又被調 去做了皮蛇疫苗,有機會拍了一支電視廣告,找了全台灣前三大廣告公司來報案,請 來了很紅的美秀姊來代言,也找台灣家庭醫學會、神經醫學會、皮膚科醫學會、老人 醫學會來共同發聲,本想大大地翻轉台灣人斬皮蛇的迷思,沒想到當時有一位教授在 臉書上投書,隔天上了自由時報的頭版頭條,說醫學會與藥廠掛勾,扯到藥價黑洞問 題,並牽扯進藍綠惡鬥的官場文化,被迫要求下架所有電視廣告,包含高鐵、捷運、 公車、網路上所有廣告都要下架。那一週天天都可以看到跑馬燈在報導這則新聞,當 然因此全台灣都知道皮蛇有疫苗可以打了,但這期間所承受的壓力真的是鋪天蓋地。

後來我有機會回到原本服務的法商公司,公司希望我能將一個十億的產品成功轉 換到另一個新產品上,並繼續維持高成長動能。當時除了面對新的競爭對手,還有另一 個生物製劑相似物用低價來進攻,驕傲的我覺得沒甚麼事情是我做不到的,但事後來 看,才知道我付了極大代價——犧牲了家庭和一切人際關係,沒日沒夜沒週末地打拼。 雖然這新品牌上市當天,所銷售的產品量排起來達到一座巴黎鐵塔的高度,成功地打入 市場,大幅提高市占率,但同時,我所帶領的團隊也受不了我的領導風格,公司雖然給 了我機會改善,但最後還是決定請我離開。我抱著憤怒和不平離開公司,之後找工作也 到處碰壁——原來有人放謠言說我有誠信的問題,這是外商公司最忌諱的,一夕之間我 找不到任何工作,原本已經談好一間產品規模更大的瑞士藥廠,最後也是一通電話打來 說:「李先生抱歉,我們不敢用您。」走投無路的我,到處求神問佛、算命拜拜,能做 的一切我都做了,心灰意冷地想著:難道這條路真的走不下去了嗎?

沒想到,這家法商另一個疫苗部門總經理給了我機會,我又回到同一家公司賣起 疫苗,讓業界的謠言不攻自破,這真是天上掉下的機會,我戰戰兢兢地面對我的每一 天和每一個老闆所交辦的工作,也成功地將台灣的三價流感疫苗市場轉換成四價流感疫苗,讓市面上的流感疫苗能多一個病毒株的保護力。但因為是同一家公司,職場上仍有許多閒言閒語批評著我的為人處事,後來用我的總經理離開了公司,類似的狀況再度發生,我又被下屬投告,再度離開了這家公司。

此時的我滿身是傷,如同摩西般,我想下半輩子就要去曠野牧羊了,沒想到求救無門的我,竟遇見了燃燒的荊棘。

我太太的朋友媽媽在台北靈糧堂,邀請我們夫妻週末去靈糧山莊,說有一個很「靈」的牧師,可以幫我們做祝福禱告。當時我心裡其實是百般不願意,因為我已經試過各樣的方法,也拜遍能拜的神了,當時只是因為人情壓力,想說就去吧,沒想到這翻轉了我的一生。

來到山莊剛好主日結束,只剩一些人在講台前給牧師祝禱,這是我第一次踏進教會,朋友的媽媽就立刻向前歡迎我們並介紹胡毅牧師給我們認識,並且粗略地講了工作上遇到的問題,胡牧師說:「好,我來幫你們禱告。」牧師一禱告我和毓雯的眼淚就瞬間流下,一股溫暖的力量從牧師的手上傳過來,這感覺說不上來,只覺得很溫暖很平安,好像不用多說甚麼,一切委屈和滿身的傷都被了解,現在才明白那就是神的愛,就像在和我們說:「孩子們!回來就好,甚麼都不用說了,我都知道。」

後來,朋友的媽媽送了我一本雅比斯的禱告,很神奇地多年前公司的基督徒同事也送了一模一樣的書給我,但我從未打開來看過。後來胡牧師叫我去買一本聖經,我很快就把四福音看完了,雖然很多地方看不懂,但大概知道基督和福音是甚麼。那時胡牧師對我說:「天父要送你一個禮物。」但我當時並不想要這份禮物。

後來我覺得和胡牧師說話很得安慰,就常跑去找她,也慢慢認識基督信仰。她帶著我禱告,讓我知道禱告就像和天父說話一樣簡單,不需要多說,天父都知道我們的需要,但透過禱告可以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就像聊天一樣。我因為家裡的關係,父親要我不可以受洗,我也不太想受洗,心想耶穌說「信我就可以得永生」並沒說「受洗才能得永生」,後來我有機會進入另一家很大的美商公司工作,才知道天父把我的所有門都關上,就是要我回頭去找祂,不再倚靠自己而是靠著天上的父親。

奇怪的事又發生了,父的手再一次介入。我的小女兒莫名胸口化膿需要住院開刀引流,媽媽也莫名其妙被醫師診斷說有可能有肺癌,我再一次陷入絕望的深淵,我和父說:「上帝啊,可以幫助我女兒和媽媽嗎?」看到醫生把刀劃在一個三歲小孩身上真是心如刀割!我跑去找了胡牧師、周神助牧師,我覺得他們是神的僕人,一定可以幫我和神溝通一下。主耶穌再度向我伸手,幫助了我,女兒兩個禮拜後出院,媽媽後來去台大檢查,醫生也說沒有問題。當我經歷了上帝的幫助,我主動向胡牧師說,我願意受洗歸入主耶穌基督的名下,於是在我第一次踏進教會的一年後,我受洗了。

我的人生,在曠野中遇見燃燒的荊棘,也經歷許多神蹟奇事發生在我生命。如今,我知道自己的身分是神的兒子,我可以直接向父神禱告,當我聽見父的呼喚,我願向祂說:「主啊!我在這裡。」

(作者為東西中區弟兄,於2019年12月29日在靈糧山莊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