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主流化?家庭主流化?

作者:周神助牧師 來源:期刊 - 20190428靈糧週報 - 2019-04-24出版 類別:信仰真理

神在去年11月24日讓愛家三公投案都通過,除了感謝神,我們更要思想公投結束以後,神要我們做什麼?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仇敵用「性別主流化」這個謊言所帶出的影響,以及如何讓「家庭主流化」帶出神的心意,讓我們能看見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三1~5)

一、性別主流化

1.開始用意良善——爭取兩性平等
(1)十九世紀的婦運——家庭、參政、就學、就業

「性別主流化」原本是用意良善的婦權運動,為了要爭取兩性的平等。

當初神用亞當的肋骨來創造夏娃,代表女人是從男人的肋骨裡面被創造出來,是一個美好的關係。

(2)從觀念、理念、到制度、法律

但是盜賊來,要偷竊、殺害、毀壞,以至於兩性後來很明顯的不平等,華人文化都充斥著重男輕女的觀念。例如:過去華人有「女子無才便是德」這種觀念,女性在很多方面都受到歧視,許多的權利被剝奪。

幾千年來,在參政、就業方面,女性的權利被剝奪;例如有一些工作,女性不可以做,或者都是做比較低階的工作。所以在19世紀開始了婦女運動,來爭取兩性的平等,這是好的,因為神創造兩性本就是平等。

(3)從少數國家到聯合國

在這過程中,從少數的人慢慢形成為比較大的主流,而這個主流開始影響聯合國。所以聯合國就開始在觀念及制度上面做改變,開始有婦女大會來爭取兩性平等。

2.從兩性平等到性別平等
(1)1975、1980聯合國召開第一、二屆婦女大會(重在兩性平等)

第一屆聯合國的婦女大會是在1975年召開,1980年舉行第二屆的婦女大會,把一些不平等的政策做出修改。

(2)1985、1995第三、四屆,189個國家簽署「性別主流化」的理念,並影響國家的各樣政策與法律

189個國家簽署「性別主流化」的理念,盼望這樣的理念能夠落實到自己的國家,且慢慢地來影響國家各樣的政策和法律。

「兩性平等」是爭取婦女基本人權,本應給予高度肯定,然而,爭取到一個地步,開始有一點的改變,像爭取墮胎的權利,在台灣,每一年墮掉的胎兒超過四十萬個,比生出來的還要多。這就是爭取婦女的權利時所帶來的偏差。

(3)從兩性到性別,一字之差,差很大

原本的「兩性平權」指的是男女要平權,但是後來改成「性別平權」,意思是不只是兩性,男跟女中間有很多性別光譜,你可以選自己是男的還是女的。這帶下的影響非常的大。在社會、學校、媒體、政治、法律、企業推動性別主流化。看似一字之差,所造成的影響卻愈來愈嚴重。

3.台灣迎頭趕上?!

台灣在這十幾年變化極大,特別是在年輕人身上,他們覺得「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這種觀念是不對的,這是種限制。在同婚的事情上面,當要修民法的時候,年輕一代會覺得,為什麼要反對修民法?為什麼要干涉他們?年輕人的觀念跟我們有這樣大的差異。

其實改變年輕人觀念的這個影響力,是在這十幾年當中產生的。

(1)1997(彭婉如命案)行政院成立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教育部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1996年發生彭婉如命案,接著1997年行政院就成立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教育部成立了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2)(2005年)婦女權益、兩性平等、性別平等(行政院、教育部、跨部會)→(2012年)行政院設「性別平等處」(各部會、中央到地方……)

追求婦女的權益成為世界潮流,聯合國都如此,那台灣也應該跟進;在行政院裡面設了一個委員會,教育部設委員會,每一個部會、地方的政府,每個縣市,都要有性別平等處。性別主流化的影響是全面性的,不只是影響了家庭,而且是影響到整個國家。

(3)婦運部份激進人士與同運結合,開始滲進「多元性別」、「多元情慾」、「多元成家」;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不只落伍、被邊緣化……

婦女的運動大部份是好的,但是有少部份是比較激進的。而激進人士就推動墮胎合法化,接著還跟世界的同性戀運動結合在一起,開始把本來的「性別平等」加入了「多元性別」。

「多元性別」就是不再是男和女。然後是多元情慾,包含男女、男男、女女,嚴重的甚至跟動物發生關係。多元成家指不只一男一女成家,男男、女女也可以成家。其實當新的總統選出時,多元成家法案在立法院裡面開始通過,這件事是相當嚴重的,因為不是僅修一條的民法,而是三百多條的民法都需要動到。這帶來的影響,好像多元性別、多元情慾、多元成家變成主流;一夫一妻已經過去了,一男一女已經落伍了,一生一世更是落伍了。

當教授在學校裡面講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學校的性別委員會的委員就會來說:「不可以講這樣的話,要罰八萬塊。妳要來上課,改變妳的觀念。」

(4)2004年法律規定國中、小學生每學期至少要接受四小時性平教育,從教育到修民法。為何兩代差異如此大?不能教……

還沒有修民法前,法律就規定了國中、國小的學生每一學期至少要接受四小時的性平教育;其中有一堂必須要是同性教育。從2004年開始,性平教育已滲入校園,且對年輕人產生影響力。當我們說,不應該修民法,站出去的都是35歲以上到70歲這個族群的人;而同性戀的遊行,都是35歲以下的年輕人。

弟兄姊妹,我們所堅持的不是老年人的觀念,而是聖經對婚姻、對家庭的看法。這不但對基督徒是好的,對整個社會國家都是好的。

(5)結果——離婚率亞洲第一、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老化全球第一、墮胎每年四、五十萬人、愛滋感染率日韓的十倍

當台灣的年輕人被影響,很多年輕人就是四個不:「不婚」、「不生」、「不養」、「不育」。造成十幾年來,台灣離婚率亞洲第一,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少子化成為國安的問題,老化全球第一;愛滋感染率是日本跟韓國的十倍,這是性別主流化的結果。還沒有修民法已經這樣,假如修了民法,情況會更嚴重,這也是為什麼教會必須要挺身而出的原因。

(6)你修法、我公投

蔡英文總統在選舉的時候,就以同性婚姻合法成為她的政見,所以整個執政黨都在推動修改法律。我們能夠做什麼?教會一點力量都沒有。但是我們知道神的心意,所以我們站出來,先是四十天禱告,再禱告四十天,第二段公投,再續禱告一百天,感謝主,「愛家三公投」過關,擋住了亂象的破口,贏回過去被欺騙而失去的世代。

(7)進步?!退步?!

公投過關後,有聲音說,台灣往後退步了二十年;感謝主,不是退二十年,而是神動工擋住了破口,「家庭主流化」更要讓我們贏回失去的下一代!

(8)為專法禱告

公投結束後,眾教會應繼續合一為立法禱告,影響立法院制定對家庭倫理衝擊較小的「同性共同生活法」,來保障同志伴侶之醫療、財產等權利。拒絕修改民法及制定同性婚姻專法。

二、家庭主流化

1.家庭主流化不只針對同運與修法,小心公投主流化:謹防學業、手機、事業、教會、事奉、宣教主流化,家庭邊緣化

家庭主流化不只是想到「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我們要小心還有別的主流化:青年人不要成績主流化,以為只要學業成績好,其他都可以不管。作父母的,不要事業主流化,只顧著賺錢,而沒有做一個好父母親、好丈夫、好妻子。

「家庭主流化」就是我們把家庭看為重要,沒有一樣成功能夠彌補家庭的失敗。我們應該專心事奉神,但是我們不要每天只有教會、沒有家庭,只有事奉、沒有家庭,只有傳福音、沒有家庭。這不是神的心意。我們必須要先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才能夠管理神的家,「齊家、治國、平天下」,先要「齊家」,這就是家庭主流化。當我們這樣行的時候,我們就會看見家庭、婚姻的價值能夠真正的穩住。

不只是在我們個人的家庭當中家庭主流化,我們的教會要家庭主流化,台灣的眾教會要家庭主流化;我們要影響社會使家庭主流化,影響政治使家庭主流化,影響企業使家庭主流化。當這些匯集起來,就能夠改變我們的城市,改變我們的國家。

2.個人與家庭的層面,不能單喊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以撒家庭問題很大

當我們談到個人跟家庭的時候,我們不要單單喊出婚姻就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從聖經的例子來看,以撒是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但是以撒的家庭卻因父母偏心而兄弟失和,問題很大。可見夫妻、親子、手足關係的經營很重要。家庭主流化不是口號,家庭主流化是很實際地在我們個人、家庭、教會,彼此相愛,彼此扶持,讓我們能夠真正進入神所喜悅的旨意中。

3.教育與機構方面——加強家庭事工、下一代失而復得,另類的挺同、人權

我們必須要加強家庭事工,而且再一次得到我們失去的下一代。我們不是反同,我們應該關心同性戀者,愛他們,接納、幫助他們;我們不只是反對婚前性行為,我們要支持那些已經未婚懷孕的準媽媽不要墮胎,生下來,教會願意幫助她做認養的工作。我們要幫助這一些人都有機會擁有正常的婚姻,好的家庭。

4.不能忽略公共的參與——家長會,從中央到地方,在各行各業——家庭主流化的政策與參與

家庭主流化包含得非常全面,當我們推動的時候,我們就會蛻變,可以影響教會、社會、國家,而且影響世界其他的國家。

5.台灣、世上的國成為我主、我基督的國

因為聖經上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十一15)

(講員為靈糧全球使徒性網絡主席。本信息講於2019年1月13日主日,由辛憲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