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尊的祭司

作者:區永亮牧師 來源:期刊 - 20170618靈糧週報 - 2017-06-14出版 類別:信仰真理

經文:利未記十四章54∼57節

「這是為各類大痲瘋的災病和頭疥,並衣服與房子的大痲瘋,以及癤子、癬、火斑所立的條例,指明何時為潔淨,何時為不潔淨。這是大痲瘋的條例。」(利十四54∼57)

一、聖潔要落實在我們的生活中

如果要明白上述經節,就需要把利未記的十三章和十四章一起看。在以色列人的生活當中,祭司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不只是處理一些所謂的宗教規條和活動而已,他們跟弟兄姊妹的生活是分不開的。在新約的時候,彼得提醒我們,我們是一群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換句話說這樣的一個祭司的職分,不僅是發生在舊約,也應該發生在今天的教會裡面。

舊約到新約都在講聖潔,而關於聖潔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聖潔的本身就是神自己,也就是神的神性。我們的神是聖潔的神,所以聖經說,我們要聖潔,好像我們的神聖潔一樣,意思是說,聖潔是我們能夠與祂親近的條件。當我們來到這位聖潔神的面前,我們有預備好自己嗎?

1.聖潔與我們全人的平安喜樂是不可分的

聖潔與我們全人的平安喜樂是密不可分的。神是立約的神,祂定意要把平安喜樂賜給我們,但問題是:我們能夠來到祂面前嗎?如果我們不能來到神面前,又怎麼能夠領受祂給我們的平安喜樂呢?

常有人說,我們活在世上,要忙很多事情,大概很難過一個聖潔的生活。我認為這並不符合聖經的教導,從聖經的角度來講,聖潔不能只在外面,也不能只在裡面;我們的靈命跟生活是絕對分不開的。既然我們透過神的救恩,罪得赦免,而神的心意是要我們與祂同工,祂要與我們同在,並且祂要我們在祂的裡面,這就帶出了一個要求——聖潔。

神怎麼讓祂的百姓聖潔呢?在舊約,神透過祭司來幫助百姓過聖潔的生活:藉著獻祭,叫我們的罪得贖、罪愆能夠還清,或藉著平安祭表明我們與神和好。救恩(Salvation)這個字有一個解釋是「讓他成為完整、完全」。因為我們犯罪,所以我們的生命就不完全,而救恩是為了讓我們能夠回到神起初創造我們的完整樣式,也就是「完全」的裡面。而完全(Wholeness)跟聖潔(Holiness)是分不開的,也就是說,只有這位聖潔的神才可以讓你完全。如果我們想要過一個完整的生活,並讓我們的生命可以活出應有的豐富,我們需要活在聖潔裡面。

在摩西的時代,聖潔不僅是講心靈,還講到生活、道德,甚至是衛生習慣。當我們讀利未記的時候,要看到裡面講很多細節,是神在告訴當時的百姓如何過健康的生活。例如講到有哪些食物是可吃或不可吃的,像是沒有鱗的不可以吃,為什麼呢?原來過去像泥鰍、鰻魚、鱔魚等沒有鱗的魚,都是在泥巴裡面打滾,基本上是不乾淨的,所以聖經上說不要吃這個。不過我想馬上就有人要問,那我們現在可以吃鰻魚嗎?現在可以吃,因為現在的鰻魚很多都是人養殖的。這個例子是要幫助弟兄姊妹懂得神聖潔的原則。原來神不只要照顧你的心靈,還包括你為人處世的方式和道德,泵雈]括坏肮﹞W的衛生。神要確定你的身心靈都是健壯的。

2.「大痲瘋」在我們生活的意義

在聖經中大痲瘋這個字的原文,不只是講到發生在人身上的病症,還包括一切的發霉。如果讀利未記十四章,我們會看到有些的霉是很糟糕的,不只物品發霉,居住的地方也會發霉。那這些問題要怎麼處理乾淨,又要怎麼知道它不再會有問題,這便是十三、十四章裡面所傳遞的觀念。

在聖經中,大痲瘋代表人的罪,因為得大痲瘋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有三點是大痲瘋會對人造成的影響。第一,是身體的疼痛。第二,是孤單的痛苦。因為人是群體性的,但當時大痲瘋患者不能跟其他健康的人一起生活,一定要被隔離,直到好了才能回來,如果患者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回到城裡,他就須要一面走一面喊說:我是大痲瘋的。好叫別人聽見以後可以閃躲,如果他不喊,結果不小心碰到別人,那就是犯罪,甚至可能會被打死。第三,是心中的羞辱。在整個舊約,用大痲瘋來代表一個人的罪,因為講到罪的時候太抽象,很難實際的明白,但講到大痲瘋,就可以清楚空H了解罪到底是什麼樣子。特別大痲瘋在當時是無法醫治的,只有神才可以醫治。

3.守約的神是聖潔的神

神要我們活在祂的祝福(blessing)裡面,就算我們離開了神,不聽神的話,神也不會這麼小氣故意地傷害我們、咒詛我們。但相對的,我們離開了神的賜福,自然就會進到咒詛的裡面,不是神故意要找我們麻煩,是因為我們失去了神的保守。

神定意與我們立約,但當你我不守約的時候,我們自然就進到困難裡面。與神立的約叫盟約(covenant),跟契約(contract)是不一樣的;契約是可以彼此討論的,而盟約的意思是:祂知道我們的需要,以及我們的困難,祂願意負我們一切的責任,所以祂告訴我們要遵守的事,不要去做的事,這樣祂就可以保護我們,並負我們一切的責任。

當人不知道約是神所賜的恩典時,便會說:「神啊!祢管我太多了。」就離開這位立約的神,同時也相對地開始過一個不聖潔的生活。因此離開神的心意,自然而然會讓我們進到困難的裡面。

二、主耶穌潔淨一個患有大痲瘋的人(路五12∼16)

「有一回,耶穌在一個城裡,有人滿身長了大痲瘋,看見他,就俯伏在地,求他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吧!』大痲瘋立刻就離了他的身。耶穌囑咐他:『你切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又要為你得了潔淨,照摩西所吩咐的獻上禮物,對眾人做證據。』但耶穌的名聲越發傳揚出去,有極多的人聚集來聽道,也指望醫治他們的病。耶穌卻退到曠野去禱告。」(路五12∼16)

1.這個人的光景

痲瘋病人不應該出現在城裡,所以這位患有大痲瘋的人應該是偷偷摸摸來見耶穌,為了不要碰到別人;他一見到耶穌時,便俯伏在地,由此可見當時他和耶穌的距離很近。在當時,這兩件事是痲瘋病人不可以做的,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因為他知道,他這一生沒有人可以幫助他,在聽了很多瞎眼看見、瘸腿行走、耳聾聽見的傳言後,他便認為這位耶穌是他一生唯一的機會。我相信我們的四周有一些人,似乎就像在大痲瘋的光景中,而在不信的人當中,這時候是更容易敞開的,因為他知道自己在一個痛苦裡面,他也清楚,這樣的痛苦沒有人可以解決,只有神可以解決。所以我們看到,他一見到耶穌便俯伏,因為這時候,耶穌便是他唯一的盼望。

2.這個人的信心

「主若肯,我的大痲瘋就可以得潔淨。」他並不懷疑主能不能醫治,他唯一沒把握的是,主耶穌肯醫治嗎?這時候他的信心已經離神不遠了。如果我們碰到這樣的人,正處在上述的光景時,千萬不要放棄,因為他離神不遠,這時候的問題在於我們要不要去關心他,要不要為他按手。耶穌就按手,並對他說:「我肯,你潔淨吧!」神是憐憫我們的神、是肯醫治我們的神,只要我們的心向祂敞開。

差不多是在1986年的時候,我開始被聖靈更新,到現在已經30年了,特別在醫治這方面,我有很多的學習。為什麼有些人得醫治,有些人卻不得醫治?為什麼有些人醫治了馬上就好,有些卻需要過一陣子才好?其實跟人的心有沒有向神敞開有關係。

聖經提到「大痲瘋立刻就離了他的身」。「離開」這個字,代表著這個東西本身有自主權,能決定去或留;原來這個大痲瘋的後面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在掌控,意思是有邪靈在後頭。

這些年來,為人禱告的時候,從我的經驗來看,他的身體或者他的心情,太多的例子是後面有一個黑暗權勢。舉個例子,之前碰到有一位姊妹,禱告到最後發現她裡頭有極深的「恨」,這個恨來自於被人傷害後的「不饒恕」。這便是撒但在她裡面做一個堅固的營壘。甚至她恨到一個程度,當她發作的時候,力氣大到可以輕易地把用釘子釘在地上的地毯抓起來。這代表她生命中的痛苦,因為她過去就是用這樣的力氣來傷害自己。當她被神摸著以後,過了幾個月,我再去到那個教會時,她到我面前時,我真的不認得她,我再為她禱告時就只說了兩句話,一是:「妳要我為你禱告甚麼?」,二是:「主啊!祢向她顯現。」然後我就去為別人禱告了,因為這時候我根本不需要多做些什麼,這樣的釋放只有耶穌才可以做到。後來她告訴我,她的身體已經好了,而且她和男朋友已經安排下個月要結婚。

回到我剛開始所說的,神的醫治、神的潔淨,不只是在我們的身體上發生,我們的靈也會被潔淨。

3.這個人的見證

這痲瘋病人被醫治後做了什麼呢?耶穌跟他說,不要告訴別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看,作得潔淨的證據。因為這時耶穌沒有準備要接受人擁祂為王,這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這邊說到證據,祭司很重要一個功用是判斷這個人潔不潔淨,在利未記十三章講到判斷的方式,十四章講獻祭。所以當這個人悔改了,願意親近神,那祭司就要帶他獻祭,這時的獻祭代表要恢復他與神的關係,叫他能與神和好。這個獻祭不是一次性的,是需要他不斷這樣做,表明這個人對神是順服的,因為他守神的誡命。

當神在一個人身上做醫治的工作,再加上這個人生命的改變,這個人就有能力和權柄,來為神作見證。

三、這是今天教會的責任

今天,當我們的禱告真的使人得醫治時,這個人會願意走在神的心意當中,過一個完全不同的生活嗎?在我的記憶裡面,這樣的人不多,從主耶穌的經驗來看也不多,就像那時有一群瞎子被醫好,只有一個跑回來跟耶穌說謝謝。

1.「我們是有君尊的祭司」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不是做信徒就好,我們要做門徒。

當我們帶人信主的時候,照彼得前書所說,我們是以一個君尊祭司的身分,來做主的工。「君尊的祭司」意思是這個祭司像王一樣,是有權柄、有能力的。我們用神賜給我們的權柄,先去分辨一個人的需要,以至於我們可以幫助人,讓這個人可以產生一個回應,知道他要得著神的幫助;當神觸摸他、醫治他的時候,我們就祝福他,好叫神能夠賜福給他,並且提醒他,要過一個聖潔的生活。這就是一個君尊的祭司職分。

2.「是聖潔的國度」

我們是「聖潔的國度」。聖潔是你我最重要最基本的責任,因為我們有個使命,是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宣揚」,用現在的話來解釋,是你進出海關時,要做的「申報」,如果海關的官員說,我要看你身上有沒有申報的東西,要你把行李箱打開,這個行為叫做「宣揚(declare)」。這就好像我們傳福音的時候,不僅要用口說,還要讓人真實看見神的作為。

3.「願祢的國降臨」

我們教會要成為宣教的教會。

最近教會有五十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去匈牙利宣教,這是以前教會從沒有發生過的。我們去不僅是探訪、關心、傳福音,我們去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甚至幫他們蓋房子等等,這是因為我們有權柄、有能力,這個權柄能力不代表我們有多大的本領,乃是為要把人帶到神面前。

有一次有一位同工出了些事情,後來教會對我說:牧師,你要恢復他。我就把這位同工找來,跟他說:以後你就跟著我,我做什麼、你就跟著做什麼,你不明白的我會告訴你。過了大概一兩年之後,我跟教會說,我認為這位弟兄可以重新被神來使用,在恢復期間他的服事沒有拿任何教會的資源,而且每次跟別人合作時,他的整個態度有極大的改變。

原來神就在你的職場、你的家中,甚至在教會、在小組中做這樣的工作;先是幫助我們看見自己的軟弱,然後恢復我們,使我們回轉,開始過一個聖潔,照著神心意的生活。到時,我們就擁有改變這個世代的權柄和力量;接著,我們要用一個祭司的身分和態度來關心四周有需要的人,幫助他們遇見神、得神的賜福,並且成為別人的祝福。這是門訓,這是宣教,這是主給我們的大使命。

(本信息講於2017年3月5日主日,由毛興光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