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移動的城堡

作者:文◎燦爛 攝影◎蔡少峰 來源:期刊 - 2019有福報12月 - 2019-11-28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不想過聖誕節

 「天吶!世界上有哪一個地方,不過聖誕節啊?」

 12月聖誕節,不論走到哪裡,滿街都是聖誕裝飾,歡樂的氣氛渲染了人們的笑容。全世界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在心裡這樣吶喊著吧!

 大女兒是12月25日出生的聖誕寶寶,曾經我們一家在每年的聖誕節,擁有比別人更多的歡樂,但現在她不在我身邊,幸福的家庭蕩然無存,聖誕節對我來說是多麼地諷刺,我想要逃,卻到哪裡都聽得見聖誕音樂。

 凜冽的寒風,刺進的不是骨頭而是心。送了女兒上學,在公司前把車停好,準備要去上班,一抬頭,又看見它,眼淚差點又忍不住跑到眼眶。

 它是對面大樓窗上的一個大大的紅色十字架。從我知道它在那後,每回停車總會刻意地望著它,腦海裡浮現過去在教會的種種,那段明亮又踏實的日子。

 我離開教會有好長一段時間,此刻為什麼會天天看到它?

 

人走了家變了

 我很年輕時,便因為喜歡教會的人和物而進了教會,甚至老公也跟著我受了洗。但就在知道他在上海有了小三,幸福的城堡瞬間成為斷垣殘壁。震驚、慌張、害怕、憤怒……那些一輩子沒有經歷過的情緒,把我結結實實地打趴在地上。我不斷哭求上帝出手相救,卻得不到任何回音;而羞恥感和自尊心,更讓我不想去面對人的可憐和同情。

 面對丈夫外遇的過程是混亂和撕裂的,為了他要把大女兒帶走,我們起了爭執,他氣憤地拿刀追著我的影像也成為噩夢的開始。最後他還是把大女兒帶走,襁褓裡一手帶大的孩子,竟不知何日再能相見。

 牧師長老們的關切沒能挽留住他的出走,我的恐懼在那之後到達頂點:萬一他再失心瘋,我逃得掉嗎?萬一他又來把小女兒搶走,我怎麼活下去?於是我決定訴請離婚。主動離婚也讓我決定離開教會,我沒有臉回到教會,我是一個離了婚的基督徒,我想神不高興我這樣做。 

 但是那個大大的十字架,每天似乎都在向我的心說話:「孩子,回來吧。」

 

一個人的家好累

 我真的好累好累。

 離婚後的我,不願再留在傷心地,因為一個投資的機會,我帶著小女兒搬到嘉義,雖然我從沒有做過生意,對我來說這是個機會,除了為了生計,它也燃起我對未來的一點熱情:這是我生命的轉折,我要重新出發。

 一切的美夢,不到半年便徹底地破滅,不但散盡我所有的存款,還留了一堆的卡債。原本還想藉著做生意,向人證明我還有能力,可以照顧自己,想不到最後變成另一個羞辱。失去婚姻,又失去上帝,現在連翻身的機會也沒有了。

 面對接踵而來的開銷和債務,我先去做保險,後來去咖啡店打工,只是那點收入連房租都常付不出來。想到現在口袋裡只剩六塊錢,冰箱裡只剩幾片土司,我就再也走不下去了。

 擦去臉頰上的淚水,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好像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

 

終於回家

 我鼓足勇氣回到教會,弟兄姊妹不但伸出了擁抱的雙手,也悄悄地幫助我的生活。姊妹家的廚房就像我的餐廳,三不五時就塞給我食物,或是要我去吃飯。後來我成為正職,雖然經濟可以稍得紓緩,但不到十歲的女兒,假日卻得一個人在家裡。這時,就有姊妹在星期假日把她接去家裡,跟著他們吃喝玩。女兒在教會得到滿滿的愛,從失去父親和姊姊的衝擊中,慢慢地恢復。

 我突然間多了很多家人,孤單感的力道不再那麼可怕。以前乖乖去教會,是因為基督徒本該如此,碰到婚姻問題,也只會埋怨。但這次回去,常常一個人向天父哭訴祈求,心裡得到無比的安慰,也處處感受到祂所給我夠用的恩典,祂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祂就在我身旁,天天陪著我,度過每一個黑暗難走的路。

 

單親家庭有幸福

 從此我再也沒有離開教會。

 為了照顧母親,我曾搬回高雄娘家,為了兼顧先行北上,寄居在姐姐家讀中學的女兒,又和母親也一同遷居北上。不論搬到哪裡,只要先找到教會,便安心地住下。教會永遠是我的避風港和城堡。

 後來女兒考上國立的五專,免去很大的學費壓力。隔年冬天我暫時放下居家看護母親的工作,來到火鍋店上班,當時我已是三度就業的中年婦女,體力和能力都不能跟年輕人相比,但想不到還能撐過試用期,老闆願意升我為正職。

 後來火鍋店開分店,居然離我家只有600公尺的距離,每天又省了交通費和通車時間,連女兒假期也可以來打工。看著她比同年齡的孩子成熟懂事、肯吃苦,心裡真有極大的安慰。

 

永遠不變的家

 在餐飲界工作,我看見餐廳裡有太多單親媽媽在打工,故事一個比一個辛苦,相較於她們,失去所愛的心碎和孤單,我經歷了;在困境中的無助和掙扎,我熬煉過了;但回到神慈愛的翅膀下,我知我不需要再獨自飛翔,我真是幸福很多。

 我也發現,我在餐飲界所認識的工讀生,那些年輕的孩子,幾乎都來自單親家庭,他們絕對需要更多的愛和接納,由於自己的經歷,我不知不覺想要瞭解和陪伴他們。

 今年的聖誕節,我要告訴所有單親家人和更多的朋友:天父賜下耶穌,藉著祂要把極大的救恩送給所有的人,並要帶著人回到神的家,這家就像不移動的城堡,永遠在那裡等著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