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東奧盛事下的堅忍民族來杯咖啡

作者:陳之嵐 來源:期刊 - 20210822靈糧週報 - 2021-08-20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從「超級變變變」看東京奧運——疫情中的變通與韌性

壯麗煙火、聖火傳遞,還有極具創意的「超級變變變」,為東京奧運開幕式劃出一片美麗的天際,為在三級警戒中寂靜的台灣帶來一陣不請自來的熱鬧。擅長於「超級變變變」的日本,又是如何在疫情的籠罩之下「變」出一場奧運盛事呢?從中我們看見日本在龐大確診壓力之下的變通、強大意志和實力,也看見日本的韌性甚至是民族堅忍不拔的精神。盛大的賽事總有落幕的時候,那麼我們又是戴著什麼樣的眼鏡看待日本和這個民族呢? 

台灣、日本跨世代間纏綿的情誼——愛與傷痛的對話

台灣與日本在地理位置、歷史連結、心理距離上有著深厚的關係。「日本」是台灣人最想去的國家排行榜第一或第二名,寒、暑假日本成了過年和避暑的勝地;我們喜歡用「Made in JAPAN」的東西,例如:無印良品、NITORI宜得利家居、UNIQLO。當然,可能也有一些台灣人對日本帶著既想靠近又想遠離的心情。經歷過殖民統治時期的阿公、阿嬤輩,不會忘記1945年前在他們生命中發生的回憶,同時也忘不了那些童年、年輕時代結識的朋友和稱呼多桑、歐多桑的家庭關係。

自東奧結束後兩天,在日本宣教十多年的黃家琦宣教士於耶利哥禱告會(2021年8月10日)分享對日本文化「上帝」——神觀;「愛」——愛觀; 「你」——人觀的認識與體悟,分享概要整理如下: 

海島另一端居民的神觀——我說的神不是你想的神? 

日本和我們鄰居關係是分離不開的。如果神深愛台灣,那麼祂也深愛海島另一端的國家——日本;如果你是神的摯愛,那麼日本人也是神不會遺留在世上的掌上明珠。那麼日本人是如何看待神?有一半以上的日本人說自己是無神論者,有趣的是他們會在重大節日或典禮中展現出宗教行為,像是:到教會過聖誕、舉行婚禮、在神社許願過年⋯⋯從此可發現,看似無特定宗教的族群卻緊緊擁抱著宗教心。因著擁戴著宗教的心,日本人的宗教行為便在日常生活和文化之間表露無遺。

最難穿越福音的那道牆——「真理」與「罪」

家琦宣教士續道:「根據統計,日本人在思考『神』的概念是『存在於物質中的神明』,他們信仰的對象有自然物、動物和雕像等,這些都是日本人去理解『信仰』的認知架構。如果我們要跟日本人傳福音,要先理解他們心裡所想的『神』是什麼?」並分享曾有一位日本宣教士說明跟日本人說有神不難, 傳福音卻極其困難,最難踏入心門的就是介紹真理,解釋人的罪及神的救贖, 要幫助他們認識唯一的真神,就必須把「罪」的概念說清楚。日本人是守法的民族,道德水準比周邊的國家都高。要清楚解釋聖經上關於罪的含意,才能夠讓對方知道,沒有人能夠完全遵守神的律法,以及為什麼我們需要耶穌救贖的恩典。

月亮代表我的心——日本人的愛觀和愛的語言

在不易談情說愛的族群文化中,愛在心裡口難開的日本人究竟是如何表達自己的愛意呢?兩人走在月光下,看著月光,然後說出一句表白愛的通關密語:「月亮真美麗。」原來,月亮成了湊合一段關係的催化劑。從上述家琦宣教士的闡釋,如果我們向日本人說:「上帝愛你」他們可能會百思不解其意, 因為他們不習慣以聽覺的方式來接受和理解愛,對他們而言「愛」比較像動詞,需要付諸行動來表達,當我們透過生活方式來活出福音,付出服務的行動來關愛對方,用上帝無條件的愛與犧牲來回應對方的需求,便創造了一個傳福音的契機。

一排釘子突出來的要打下去——日本人的集體意識與福音困境

那麼日本人如何看待自己?又如何定義自己在社會中的身分與角色?家琦宣教士分享道:「在一次的教會兒童英語課中,我發現原本有一位英文發音發的很標準的男孩,上五年級後,他開始以學校日本老師們上課時發的英文的音來發音,像是:Tomato發為トマト,一問之下才發現,這位男孩覺得自己如果不跟著大家發音トマト,他會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如果能體認到在日本社群團體裡面存有的集體主義文化,就比較能同理在不到1%的國家持續維持信仰的基督徒們所面臨的壓力,也較能更多從「集體」的面向去思考如何向日本人分享福音、表達愛。

因為是「大家一起」所以沒有關係——決志禱告後的跟進探訪

通常在特別聚會的最後一個流程,牧師會帶領新朋友作決志禱告,後來家琦宣教士發現有些人覺得每週這樣被服事,感受到家琦宣教士的辛苦,為了不要讓她難堪,除了作人情外,也因為是「大家一起禱告」,所以做決志禱告沒有關係。因此家琦宣教士意識到福音茶會確實是一個帶領他們作決志禱告的機會,但後續的探訪、陪伴與付出關懷才能夠使他們真正地去遇見神。我們必須不斷地去思考較適合日本人的傳福音方式,而要找到適合他們能夠接受福音的方式,我們首先需要更敏銳地深入探究他們日常生活的社會文化、認知文化。

結語

從鏡子裡面可以看見日本鄰居,也看見曾和日本文化接觸長達50年之久的台灣,不難看出我們之間存有的相似性——日本人的「月亮真美麗」和台灣人的「月老」;日本人的「不好意思」跟台灣人的「不要麻煩人家」——當我們帶著一顆相互了解彼此文化的心成為日本的好鄰舍,相信我們的心可以緊緊繫在一起,一同享受從天而來的救恩與天父無條件的愛。

(本文節錄自黃家琦宣教士2021年8月10日耶利哥禱告會信息,宣植處陳之嵐彙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