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宣教只能飛出境?

作者:黃淇淇 來源:期刊 - 20200823靈糧週報 - 2020-08-21出版 類別:教會事工

  職場技能+華語文教學+關懷陪伴=77老師。

  在週日下午的課堂上,最喜歡聽到學生用濃濃的印尼腔調喊我「77老師」。

雖然他們的發音還須調整,無法標準地講出「淇淇老師」,但我很愛他們獨有的印式發音,因為那是專屬東南亞的語言文化與熱情。

  熱愛東南亞的我,關懷在台移工也是我的負擔之一。

  去年底,因為想寫關於在台東南亞移工的研究論文,因此報考研究所社會學系,卻不幸落榜。當時不僅埋怨神,也自我控告。

  但祂必指引人的腳步,也必不丟棄我們。

  因為研究所落榜,轉而進修華語文教師的培訓課,不僅考到華語文教師證照,也在因緣際會下,參與印尼牧區的華語文志工教學,讓我與移工朋友們有真實的接觸。當上帝在你的生命中關上一扇門時,你要相信祂必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

  第一堂課,我不知道怎麼與學生互動,整整三小時的會話課都是我念一句,學生跟著念一句。課程結束,連我都覺得心很累了,他們怎麼會有興趣學習呢?如果他們不想來上課,我又怎麼有機會認識他們呢?隔週上課,果然學生少了一半,我的心也涼了一半。此時心中吶喊著「我要改變!」

  於是我發揮了活動企劃的職人精神與職場技能,重新規劃我的教案,把遊戲帶入課程中,並製作有趣的教具,不再只是呆板的唸讀課本。既然是生活會話課,那我們就直接在教室來場實戰模擬吧!

•交通篇——搶著拍照的超大方向盤

  其實外國人在台北搭乘大眾交通非常的便利,購票或搭車都有英文標示;但搭乘計程車就顯得非常挑戰,除了必須正確說出前往的目的地之外,還要會說出方向的詞彙、台幣的區別。

  於是製作了一個超大方向盤,讓他們輪流扮演司機與乘客。果然角色扮演是可以快速學習會話的模式。不僅達到熟記詞彙的效果,特製的名車方向盤,也讓學生們在歡笑聲中認真地上會話課。

•用餐篇——77老師請喝飲料

  這堂課除了教電話訂位、點餐、結帳的會話外,靈機一動,不如也教學生們在台灣如何點手搖飲料!

  先跟朋友串通好,請他充當飲料店的店員,而且要像一般店員詢問的方式一樣:甜度?冰塊?隔天在課堂上,先教台灣的手搖飲有分不同種類的甜度及冰塊;讓他們先決定好要喝什麼後,再邀他們體驗打電話點飲料,讓學生以為自己真的在跟店員點飲料,點好後再請朋友送來。

  當飲品送到學生手上,看到他們滿有成就感的表情,我也跟著開心。

•購物篇——我是推銷專家

  以叫賣推銷物品與議價過程來學習生活中購物的用語;選定好要銷售的物品後,他們必須講出至少10句的銷售台詞,並成功地將商品銷售出去。這堂課讓他們學習得很辛苦,銷售的句子太過複雜,需要時間消化。

  若你問我,教華語文與跨文化宣教有什麼關係?

1.了解文化差異,才能理解他們

  華語文的捲舌音,對印尼學生來說並不容易學習;也有氣音過重,導致他們不敢發音的情形,因為這在印尼是不禮貌的行為。若我沒有先了解他們語言文化上的差異,我在教學過程中,會很氣餒為什麼無法矯正他們的發音。

  不論我們到哪些國家宣教,都應該先了解當地的風俗民情、文化背景,而不是以保留自己文化的心態做宣教事工,懂得欣賞別人的文化,以神的愛去接觸他們,並以他們的溝通方式來把基督的愛傳給他們,使他們能夠明白、認識,以致接受,這樣才能把宣教工作做得更好。

2.適時給予陪伴與關懷,而不是強迫接受

  課堂中一定會有害羞不敢表達的學生,我從不強迫他們要立馬開口,而是讓他們先觀察同學間的互動,再循序漸進地帶領他口說。逼迫式的學習,不僅讓人想逃避,且排斥。課程結束後,也不忘了讚美他們,增加彼此的自信心。

  班上的學生們有些是穆斯林,我不急著把福音推銷出去,而是與他們當朋友、建立關係,再以生命影響生命,當他們覺得被接納了,才能真的認識福音。想想當我們傳福音的時候,有時是否也太過心急要對方接受福音,或要對方馬上受洗?這樣的方式不僅讓人反感,也讓人更加遠離神。

3.以為是我在服侍他們,卻是我被服侍

  相信這句話,對於有短宣經驗的朋友們一定不陌生,當我們帶著滿腔熱血前往宣教時,都會有一種「這次宣教就要轉化當地」的使命感;而宣教結束後,才體悟被轉化的其實是我們。

  這次我也不例外,學生對學習的積極度,轉化我對移工的刻板印象。他們把唯一的休假日安排進修,有些學生特地從桃園來台北上課,有些學生結束3小時的電腦課,又趕來會話課。從他們的身上我學到:雖然環境看似困難,但「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不也就是聖經教導我們的處事態度!感謝神,藉著華語文志工教學,我又再次被觸摸醫治。

  你還認為跨文化宣教只能飛出境?

  NO!只要你願意被使用,在台灣也能做跨文化宣教士(事)。

(作者為中山靈糧福音中心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