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便以謝的愛

作者:劉惠娟 來源:期刊 - 20201108靈糧週報 - 2020-11-06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陽光和煦的早上,我將兩個女兒打扮整齊,兩條辮子晃來晃去真是可愛,牽著她們的小手,母女三人臉上滿是笑容,揮揮手送孩子上了娃娃車,滿滿的幸福充滿心頭,感謝神的恩典。

一如往常的時間,我看到一位中年的媽媽背後跟著一位壯碩的大男孩,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特殊兒,心想這位媽媽照顧這個孩子一定很辛苦,她要如何照顧身障兒啊?這個疑惑日復一日地在我腦中環繞著。

當時的我完全沒想到,我即將成為另一個特殊兒的媽媽。

帶著愉快的心情期待著第三個孩子,1993年8月17日小女兒仰心的出生帶給我們全家極大的喜悅。兩個姊姊們開心地看著紅通通的妹妹笑個不停,但喜悅的情緒只有一天,隨即而來的卻是極大的震撼。我們信任的兒科醫師告訴我,經由檢查發現孩子有一些問題——我頓時完全無法聽進去他說什麼?只有那句「有問題、有問題」在腦中轟轟響著與止不住的淚水。

「喔!主啊,怎麼是這樣呢?怎麼跟我求的完全不一樣?我要怎麼照顧這個孩子?我的日子要怎麼過?」「主啊!為什麼?為什麼?」醫師的鼓勵、家人朋友的安慰一句也聽不進去,因為我覺得他們說的都是廢話,他們怎麼會知道我的痛!手抱著仰心,眼淚、心痛、心疼的情緒不斷循環著。

我拜託一位年長的牧師娘,請她幫我找可收容照顧孩子的地方,我不想看到孩子。牧師娘牽著我的手陪著我流淚禱告。她說:「惠娟,最好的照顧者是這個家的每一個人,這裡有最愛她的人,最適合仰心的地方就是這個家。神既然將她放在這個家,祂必不撇下你們,不遺棄你們,你們要每日在神面前為孩子禱告,神必與你們同在。」神的話語、神的安慰透過牧師娘的口,透過她的禱告柔軟了我的心,也退去了撒但的作為。

神所賜的生命是珍貴的,感謝神在我最軟弱時讓牧師娘進入我生命中,神柔軟了我的心,也改變了我的眼;我願意用不同眼光去看仰心。看著她小小的嘴努力吸著奶、揮舞著她的小手,她在為生命努力著,我應該用更多的愛來愛她,怎能輕言放棄她呢?

婆婆跟我說:「惠娟,妳的臉是孩子的鏡子,當妳手抱孩子,她的眼睛看著妳,妳看著她,她能感覺到妳的心。如果妳用笑臉面對著她,將來妳就會有一個喜樂的孩子,因為她感受到妳是愛她的、妳的接納全都表現在臉上;不要以為她不懂,她懂、她感覺得到。」婆婆智慧的話深烙我心裡,婆婆所表現的愛改變了我對仰心的態度。我不再隱藏她,也不再用騙人騙己的話去面對所有對仰心有異樣眼光的人,或是關心卻又不敢跟我開口的朋友。當我走出自我閉鎖的世界時,才看到原來生活是可以不一樣、生命可以是彩色的,眼界也更開闊。神其實已為我預備好前面的路,路上已有許多相扶持的人、願意接納的人。

時間真的很快,仰心已經28歲,回想這一路走來有淚、有笑、有感動。想起當時在診間請醫生開證明,為她申請「殘障手冊」時,我難過地說不出話來,只有狂哭;帶著她跑遍醫院做復健,每次復健時,仰心痛苦地哭嚎著刺痛在我的心,但為了幫助她,彼此都要忍住這樣的痛,因為我們有更大的盼望,就是要幫她走得好、走得穩;日復一日帶著她復健,內心的錐心之痛越來越深,直到仰心終於可以

自己跨出她的第一步——那一年她四歲。

她進入博愛兒童發展中心、小學、國中、台北啟智、心路基金會,開展了她漫漫的學習路程,其實也是家長的學習路程。在陪伴的過程中,我與其他特殊兒家長的互動時也常受感動,因為仰心帶我進入不同的生活世界,看到這個群體裡人性的勇敢;擦乾眼淚用正面的思考態度去迎向每一天,牽著孩子走未來的路,當有一天我們「放手」時,他們依然能獨自站立。

仰心是個陽光喜樂的孩子,只要有她在,整個家好熱鬧,嘰嘰喳喳說不停。她體貼、觀察細微、能感受你的即時需要,例如阿嬤喝熱湯,她馬上幫忙拿湯匙;我們才吃完飯,牙籤就送到眼前;到餐廳她是最會讚美老闆的客人,時常誇讚菜好好吃,不停地分享她的喜悅,不停地肯定周圍為她服務的每一個人。她許多小動作好貼心,尤其在公車、捷運上常常讓座,在一番禮讓之下,仰心常跟對方說:「你

坐,你坐,我要下車了。」(咦?我們不是還要很多站才會下車嗎?)看到長者坐下後,仰心開心的表情,我好感動!這孩子這麼可愛惹人憐,當時的我如果真的拋棄她,現在的她又是如何?我的心會有平安嗎?我會有真正的快樂嗎?我想我心裡永遠不會有真正的滿足與平安。

「喜樂家族」是仰心最喜歡的地方,每到週六晚上就興奮地準備著薇薇老師交代上課要帶的毛巾、蒼泳媽媽叮嚀的功課要寫要帶(蓋章後有禮物喔);週日一早超有活力的仰心穿梭在教會的各個角落,發揮她小管家的超能力,或是參與在某個小群體「聊」起來,有時煞有其事地主持公道、有時氣憤不已跑來告狀。喜樂的孩子是屬於舞台的,每個孩子上台後就渾身是勁。每次看到仰心在台上的演出也是媽媽最淚崩的時候;孩子專注的眼神跟著老師的指示,跟著節奏一次又一次完成令人感動的演出。腦海中浮起那個剛來喜樂時綁辮子總是躲在媽媽背後哭的女孩,如今的她,小小的手握著鼓棒,堅定地敲下那自信的咚咚咚聲,震撼了父母親的心。

回首27年前,感謝當時神透過老牧師娘的口,她的禱告阻止了撒但的作為,讓我不致犯錯;感謝婆婆的提醒「我是孩子的鏡子」;感謝許多人為我、及我的家庭禱告;感謝仰心爸爸對家的付出與許多的支持、及兩位姊姊及時的協助陪伴;感謝神帶領我們來到喜樂家族;感謝神的愛在喜樂家族;感謝喜樂家族願意為我們預備這一切。

我曾不明白神的心意為何?為什麼讓我有個唐氏兒?為什麼讓我經歷身心靈的交戰?回首來時路,原來是讓我能因自己曾經走過的經歷成為一位安慰者。神給了我們有與人同哀哭的安慰能力。仰真、仰安、仰心是三姊妹的名字,神奇妙地給我們三個字「真 安 心」。這就是神給我們的應許,我們也回應神「至於我和我的家,必定事奉耶和華。」(書廿四15)(作者為喜樂家族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