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向命運低頭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3月 - 2017-08-14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當榜單公布的時候,家蓁有點不敢相信──朱家蓁,通過女子美髮乙級講師考試。真的讓自己考上了!而且是一次就考上了。「朱家蓁,妳真了不起呢!」她忍不住在心裡誇講自己。

 

也不怪她高興得差點要昭告全天下!當初她報名考試,還被老師同學嘲笑:「才第一年就想考?」原來許多人都是在補習班補了兩年、三年,甚至有人補了五年還沒考上。現在她這個中年歐巴桑竟能榜上有名,真是跌破旁人的眼鏡。

但是這一切,可不是平白得來的呢。

 

努力來升級

國中畢業因著姊姊的關係,家蓁開始接觸美髮,高中畢業後就正式進入美髮業,不過都是師徒制,師傅只會跟她講:「妳看就好。」幾乎不會告訴她「為什麼」。後來自立門戶,兩張椅子,兩個燙髮頭罩,就憑著一把剪刀,有了自己的美髮店。這間隱身在住宅區內,小小不到五坪的店面,雖然不起眼,但左右厝邊都是好客人,就這樣經營,把兩個女兒一點一點養大。

說實在,家蓁原以為有一張丙級美髮資格就夠了,從來沒有想過要進級。

 

「她是被激的啦。」放學回來總是喜歡跟在她身邊的大女兒,很喜歡嗆媽媽:「妳要感謝刺激妳的人啊,人本來就應該活到老學到老。我們都應該感謝自己的敵人,因為他們才使妳成長。」原來,有些人對像她這樣的家庭美髮院不以為然,家蓁想考出成績來,給瞧不起她的人看看,才忍痛花了將近七萬元參加課程。

 

「我天天練啊,一打烊就練,規定自己要練到十二點才可以睡。像那個指推波紋,我練到快睡著,梳包頭也是,天天梳包頭、梳包頭,我想那麼貴,若考不上,哪來的時間和金錢再唸一年。」輕鬆的語氣,輕描淡寫地交待了一切的辛苦。

 

努力來達陣

臉上總是有著淡淡的脂粉和口紅,也一定把頭髮打理得很有型,家蓁讓自己不論在任何環境之下,都感覺不出有什麼辛苦,再加上個性直率愛交朋友,有她在,氣氛總是活絡。

「我每天的生活,就是以『達陣』為目標。」

唔?要達陣什麼?

「反正每次有什麼要繳的帳單來,我就想要怎麼存?每天存多少才可以達到目標?等存到了,就是『達陣』!看到生活一樣一樣的達陣,我就很開心,很感恩。」 這就是家蓁,不管怎麼樣的環境,她都有一個生存之道。

 

大女兒向母親扮了一個鬼臉:「那是現在。若是沒有信主前,她心情不好,脾氣才壞呢。」大女兒已經廿歲,最明白媽媽的辛苦,經歷過父母的婚姻風暴和有空就要幫忙洗頭的青少年期,雖然愛和媽媽拌嘴,但看得出母女倆感情極好。問到家蓁最大的改變,女兒毫不猶疑地說:「她現在可以雙向溝通嘍。」

家蓁笑笑,單親媽媽這條路不是她自己選的,裡面的辛苦連女兒也不見得清楚。還好,摸索和無助的時間並不是那麼長。

 

努力來改命

離婚後,她一個人要賺錢養家,要照顧孩子,加上心理的壓力,能做的就是見招拆招的勇氣和執著而已。除了環境,當時她的心裡面還有一份嘆息和不甘心,逼著她埋著頭拼命的做,想證明自己可以活得很好。

 

「我年輕時去算過八字,說我是3兩9,這個結果我一直放在心裡,很生氣。」根據裡面的描寫是:「此命終身運不通,勞碌做事盡皆空,……到得那時在夢中。」家蓁對這樣一算定終生的說法耿耿於懷,於是一直很努力,決心要突破這個命運。但想不到自己的際遇真的好像都不順遂,都是勞勞碌碌。

 

老二生下來就不容易帶,經常哭鬧不停,當時唯一的方法就是帶去收驚。有一次收驚的那位師父家裡火燒厝,孩子又哭鬧不止,一位洗頭的老客人對她說:「不需要去收驚,我們家孩子哭鬧,我只要禱告就好了,還免錢。」家蓁心煩意亂,心想也好,就請客人幫忙禱告。那天看到女兒抱著自己的小被子,安詳地睡在店裡的沙發上,心裡就想,好像有效;而且最重要的是免錢。

 

「我感謝在我低潮的時候,教會朋友的陪伴和鼓勵。」進了教會,家蓁發現這個神真的很好,這裡的人很有愛心:「像我小孩成績好的時候,還有人提供獎學金給她們,暫時地度過經濟青黃不接的時候。神的奇異恩典在我家都可以看到,雖然不是很富有但是都夠用。」

 

後來家蓁也開始帶著孩子去教會。她用的方法是去一次可得20塊零用錢。這對當時沒有零用錢買零食,而飲料也只有老媽煮的紅茶、蜜茶的兩個女兒來說,很有誘惑力,也產生了影響。

 

「沒辦法啊,我怕她們變壞!」家蓁看到附近有些孩子很小就會對著大人罵三字經,或者亂交朋友,還沒成年就懷孕,心裡嚇壞了。「但是我每天工作又那麼忙,根本沒時間管她們,只好把她們都帶到上帝那裡。沒有信主前,她們不乖就用打的,後來一大把棍子我都丟掉了,做錯事,叫她們跪著反省,自己跟主耶穌說哪裡做錯了。」

享受勞碌

再一、兩年,兩個女兒都將從護理學校畢業,眼看肩上的擔子就可卸下,家蓁感恩地說:「以前為了算命的說法,我很不願意我的人生勞勞碌碌,現在雖然一樣每天勞碌,但忙得很高興,覺得自己是活在人間天堂呀。」

「妳哪裡是勞勞碌碌啊,妳現在是生活充實!」女兒的吐槽,為現在的家蓁,下了最好的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