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惹了兒女的氣

作者:周巽正牧師 來源:期刊 - 20180624靈糧週報 - 2018-06-20出版 類別:信仰真理

經文:弗六4、西三21

去年2017年,在四、五月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跟父母親互動的時候,很容易不耐煩,甚至當我手機幕顯示來電是「爸爸」,我裡面就有一種不耐煩的情緒和氣。我曾經分享過,我父親是屬於典型華人的父親,不太會表達情感,但神在我父親身上做了很多感變,所以他現在很常打電話給我。我有時候看到他打來,我就會不耐煩、冷淡地說:「喂」,但每次掛掉電話後,我都覺得很後悔,覺得我自己是牧師,而且我最愛講的信息就是「天父的愛」,最愛分享的就是如何擁有兒子的心;所以我心裡很衝突。我問神,我的心到底怎麼了?我就默想了這兩節經文:「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弗六4)「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西三21)

「你們做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弗六4)這節經文很弔詭,通常在教訓跟警戒當中,孩子會被惹怒,父親的火氣就上來。怎麼可能又教訓又警戒、而不惹怒孩子?我問主,到底這個「氣」是什麼?

一、「氣」是什麼?「氣」從哪裡來?

1.華人文化──羞恥心與「氣」

有一本書叫做《脆弱的力量》,這本書的作者BreneBrown,他專門研究「羞恥」。這本書不是屬靈書籍,但是神讓我讀了很多他的著作,所以當我禱告的時候,神就帶我回到這本書裡,我開始思想這個「氣」是怎麼來的。其實華人文化是非常帶有羞恥的文化,意思是,我們成長的動機跟動力是來自於羞恥感。為了要讓孩子成長,我們就用羞恥的方式教導他們,讓他們感覺「不要羞羞臉喔」,所以他們就會做父母想要他們做的事。

2.「氣」與武裝防備

在一個羞恥感的文化中,我們成長的驅動力是來自於羞恥。所以這個氣不是情緒,也不是一種怒氣,我給這股氣一個更好的解釋:它是一個「武裝的防備」,甚至在我們成長過程當中,它成為一個保護我們的機制。所以在我要接電話之前,為什麼我會有不耐煩和氣的感覺?因為從小到大我已經被訓練了面對接下來的互動,是一個帶著羞愧的互動。

舉一個羞恥文化的例子:當我的女兒Abby剛出生時,我的妻子在家裡坐月子,請了一個月子婆。有一天,我在房間裡跟Abby玩,我跟她說:「Abby妳好可愛,妳好乖喔。」此時月子婆突然衝進房間說:「你不可以跟她說她很乖。」我就說:「為什麼我不可以說她乖?」月子婆說:「當你跟她說她很乖的時候,她晚上就會變得很不乖。」當下我覺得很莫名其妙,但這就是華人根深蒂固的羞恥文化。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我也常不經意地把這種觀念帶給他們。從小,當他們玩得很開心的時候,我心中就會出現恐懼,就跟他們說:「可以了,停下來了,因為等下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會樂極生悲。」所以他們從小就知道樂極生悲這個成語,連小兒子Reily三歲時就知道。一件事情發展太好是不可以的,因為我們心裡面隱約覺得,接著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此外,從成績就可以知道羞恥文化。考試最重要的目的不是看你會什麼,而是看你不會什麼,從你不會的當中,你就知道你需要加強什麼。所以孩子被期待的是要聽話,若孩子沒有照著父母親的期待去做,父母就會覺得丟臉。華人很喜歡講一句話,這句話可以從小講到老,而且帶著很大的羞恥感在當中。「你都幾歲了,還不會自己穿衣服。」「你都幾歲了,還要別人餵你吃飯。」「你都幾歲了,還不會自己用功讀書。」「你都幾歲了,還沒有一個穩定的工作。」「你都幾歲了,還沒有一個固定的對象。」「你都幾歲了,還沒有結婚。」「你都幾歲了,還沒有生孩子。」「你都幾楔F,還沒有自己的房子。」連我自己都不由自主地在孩子不好好吃飯時說:「你都幾歲了,還不好好吃飯,你再不好好吃飯,同學都長得比你高。」因為這是我這個當爸爸的心裡面很深的恐懼。這就是我們的文化,父母誇獎我們,我們會覺得是因為我們做了一些父母喜歡的事情,所以他們以我們為榮。其實在另一方面我們會想,什麼時候我所做的會讓父母以我為恥?

有一次,我帶我們家的孩子去看「Cars3」,當中有一幕是主角麥坤的車子在比賽當中翻車。當翻車的時候,四歲的Reily就崩潰了,他在電影院裡嚎啕大哭,後來哥哥也跟著哭,當下我覺得非常丟臉。在我們與孩子互動過程當中,我們不知不覺地把羞辱感帶到他們的世界裡,甚至在不知不覺中試圖想要「改變」或是「改進」孩子。當孩子表現了情緒,我們會說:「有什麼好怕的,不用怕。」或說:「哭什麼,哭是沒有用的。」

BreneBrown在他的書裡提到他自己的經歷:在他孩子還小的時候,有一次,他在電視上看到主持人在訪談一位很有名的作者;這作者分享孩子每天起床時,第一件事就是想跑到父母的房間裡,因為他們很渴望跟父母互動。可是華人父母早上起來看到孩子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怎麼頭髮沒梳好」、「扣子怎麼沒扣好」、「衣服沒穿好」、「襪子拉得不夠長」......,所以當孩子一見到父母的時候,父母就會說這個注意,那個要做好......。其實父母的動機是出於愛,可是從孩子的世界裡,他看見的不是接納的膀臂,也不是充滿愛與接納的表情;他看見的是挑剔、嫌棄,覺得他們不夠好的表情。所以在他們跟長輩互動的時候,潛意識裡已經開始防備:「你又要提醒我什麼事情」、「你又要告訴我哪裡做得不好」......這已經變成一個潛意識的機制,也就是我們會有「氣」的原因。

我自己也是如此。當大女兒Abby小時候,她非常喜歡舞台,喜歡鎂光燈跟焦點。她從小就喜歡別人注意她,她每天都會說:「你們看!你們看!」她會做很多表演。可是作父親的我非常擔心憂慮,因為覺得孩子在自己家時,大家會給她注意力,但日後出社會,當她被拒絕的時候,她可能會無法承受。所以我就開始用華人父親的方式來教導她,我說:「Abby,不要每次都叫人家注意妳好不好?」因為我覺得,她在家裡被我拒絕,總比在外面被別人拒絕好。有一次,我下班很累,她又很興奮地說:「爸爸,你看!你看!」我就跟她說:「Abby,不要每次都要人家看妳,妳也沒有那麼重要﹛v後來妝d子去參加一個發展心理學專家的論壇,這位專家不是基督徒,但我妻子問他一個問題:「我的孩子有一個狀況,她很喜歡人家注意她。」然後那位專家說:「so?」他說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每一個孩子都渴望在一個被愛的環境裡,都希望焦點在他身上,這是正常的。如果今天你的孩子不喜歡人家注意她,喜歡一個人在角落裡,才是嚴重的問題。但我也知道你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因為你擔心有一天,當她無法得到別人的注意,覺得被拒絕的時候,她可能無法面對那種被拒絕的情緒。作為父母,你需要因為我拒絕的不是她的慾望,我拒絕的是她。

3.BreneBrown在「脆弱的力量」書中一個對國中生的研究,提到「融入與歸屬」的差別

「歸屬」是身處在你想待的地方,而且那些人都很想要你在那裡。「融入」是身處在你真的也很想待的地方,可是那些人不太在乎你是否真的存在。「歸屬」是因為你的本質而接納你,「融入」是你要跟別人都一樣,才能被接納。「歸屬」是可以做自己,「融入」是必須要跟其他人一樣。這項研究最後的結論是,這些孩子都說,在學校裡沒有歸屬感是很辛苦的;但是他們都同意,在家裡沒有歸屬感更辛苦。在家裡面為什麼會沒有歸屬感?第一,他們辜負了父母的期待;第二,無法如父母期待的那麼受歡迎、不像父母那麼聰明、不擅長父母會做的事、父母不喜歡自己喜歡的事。釣b我們的成長背景中,這是我們所熟悉的。所以當父母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們不知道這次又要被挑剔、嫌棄什麼。聖經上說,當我們養育孩子的時候,尤其是我們當父親的,在養育教導孩子時,卻不惹他們的氣,意思是說在教導過程中,不讓孩子的防衛機制啟動。

BreneBrown的書中,有段話能夠很貼切地解釋這段經文:「我可以在不羞辱、責怪你的情況下,要求你負責。」我想這是我自己正在學習的功課。

二、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兒女,又不惹兒女的氣:如何卸下盔甲──武裝防備?

本來Abby跟Zac她們有機會在紐西蘭的一個教會學校上兩週的課程。Abby很興奮、很期待,我從來沒看過她那麼想要做一件事。可是後來她告訴我:「爸爸,我真的很想去,但是我很想問,他們有沒有體育課?」我說:「每個學校都有體育課啊。」「那他們會玩球類運動嗎?」我說:「應該有。」她說:「那我不去了。」連續兩天,她表示如果沒有體育課,也沒有打球的課,她就去。最後,她告訴我,為什麼不喜歡球類運動;因為在班上每次要玩球類運動就要分隊,她都是最後被選的,每次只要打不好,其他的同學就會怪她,因此她不想打。面對她這樣勇敢的分享,我卻不知道要講什麼,所以我就做了一個典型的華人爸爸會做的事,我說:「妳想太多了啦,別怕,沒事。」然後我就走了。

當我在準備這個信息時,主就讓我想起我跟她的這個互動。為什麼我會跟她說:「沒事啊」,因為某種程度,我也不想繼續談下去,因為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也曾經歷過一模一樣的事情;我13、14歲時去美國,那時候個子非常矮,每次體育課時分隊,我總是最後被選的。所以我明白Abby的經歷,但是當她脫下她的盔甲跟我分享的時候,我不敢脫下我的盔甲,因為那也是我過去的羞愧,我還沒有走出來,用自己的方式壓抑;我不敢脫下我的盔甲跟她分享,可是當看見自己的孩子在經歷那種傷痛,那個痛比我自己痛還要痛。可是在那個當下,我選擇穿上我的盔甲。

主提醒我,有一天晚上,我在哄Abby睡覺的時候,我跟她說:「妳記不記得在紐西蘭的時候,妳說妳不想上體育課?」然後我就把我自己的經歷跟她分享。我分享的過程中,她的眼睛亮了起來,她覺得爸爸懂耶!就在我跟她分享我心裡最脆弱的部份時,我可以看到那個盔甲正在融化,那個氣正在消失,我可以感覺到彼此關係的親密。我跟她說,爸爸走過,雖然還沒有真的走出來,但是我們可以一起走,至少她可以知道她不是一個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今天我用很多自己的親身經歷,跟大家分享我的體會:「氣」會使親子之間的心疏離,有防衛;惟有回到父神無條件的愛裡,才能拆毀中間阻斷的牆,挪開所有的羞辱與定罪。當身為神兒女的我們轉向父神,生命被醫治,心就會轉向我們的兒女,兒女也會轉向我們。讓我們與父神的心緊緊連結,並願意照著主的教訓養育兒女,在愛中不惹兒女的氣。(本信息講於2018年5月20日主日,由辛憲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