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還要多久呢?

作者:周巽正牧師 來源:期刊 - 20180909靈糧週報 - 2018-09-07出版 類別:信仰真理

神用應許之地的異象來呼召我們,可是當我們如同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候,並不是立刻進到應許之地,而是必須經歷一個過程,就是「曠野」。在曠野中,會有一個很深的拉扯、不滿足,甚至沮喪感在我們的裡面。事實上,大部分基督徒的人生是在埃及與應許之地中間的曠野,所以今天我要用「神啊!還要多久呢?」這個題目來跟弟兄姊妹來分享,如何在這曠野的過程當中,預備好自己進入到神呼召我們的應許之地。

一、神啊!要到幾時呢?

1.看不見神的同在、看不見出路

「change」和「transition」這兩個字是不一樣的,雖然中文翻譯都是「改變」。「change」是一個事件的改變,比如說出埃及的時候,出埃及本身是一種「change」,因為它是一個事件的發生,神用神蹟奇事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離開埃及之後,他們就不在埃及裡了。而「transition」是在這一個事件跟下一個事件發生之前,有很多的轉化必須要發生,而「transition」是在我們裡面的改變。換句話說,我們常常是在等外在環境、事件的改變,可是有很多是內在的transition,內在需要轉化的。當以色列百姓出埃及之後,雖然change發生,可是他們的內心仍然停留在埃及的思維、為奴的思想裡面,以至於神透過曠野要更新他們的思想,好讓他們可以用不一樣的身分、認知去承受神應許給他們的產業。可是那一個世代的以色列百姓後來死在曠野裡,不是因為神沒有應許他們得地為業,而是因為在「transition」的當中,他們沒有跟上。換句話說,「transition」的過程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今天我們要花時間來思想的。

「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啟三7)大衛的鑰匙是我們進入到應許之地需要領受的權柄。

究竟在大衛的生平當中,他領受什麼關鍵的鑰匙,使他可以有這樣「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權柄?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說法,我跟大家分享一個讓我聽了很震撼的說法:神稱大衛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他摸著了神的心意到一個地步,把神真實的心意,那不屬於當時時代可以允許發生的事情──就是大衛的帳幕,從未來帶進到他當時的時代裡。而這樣的權柄,正是神要在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生命裡面成就的。

「耶和華阿,祢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祢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耶和華我的神阿,求祢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但我倚靠祢的慈愛;我的心因祢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詩十三1~6)

詩篇第十三篇的背景跟我們剛才講到的以色列人出埃及,經歷曠野,而應許之地在遙遠的前面,情況非常類似。大衛在年幼的時候,就被先知撒母耳膏抹,要成為以色列的君王;那個應許之地是非常清楚地在大衛前方。當他回應的時候,一開始都很順遂,突然有一天,最關鍵的門卻關上了,因為掃羅王開始忌妒他,甚至要置他於死地。於是大衛為了生存,開始了逃難的人生。而持續幾年這樣的光景,這篇詩篇是他跟神的禱告。

弟兄姊妹,當應許之地越清楚,伴隨的失落感跟失望感往往更深刻。透過經文,我們要來看,大衛在他的曠野中發生了什麼事?他在曠野中如何跟神互動?以至於神稱他是一個合自己心意的人。

2.因仇敵的壓制,自己開始籌算

「耶和華阿,祢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祢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詩十三1)我們信心最大的挑戰就是神的時間表並不是我們的時間表。神的時間表在大部分的時候,都不會向我們顯明。而我們在掙扎當中,就開始問神:「還要多久?」像大衛說:「祢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在曠野中的感受是度日如年,甚至感受不到神的同在。所以大衛說:「祢忘記我要到幾時呢?」這是很真實的感覺;「要到永遠麼?」因為這不是幾個月而已,他已經等到耐性都被磨盡了。「祢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掩面不顧」的原文是神把祂的臉遮住,意思是神都顧別人,都應允他們,但只要一看到我就把臉遮住。大衛總是很直接地來到神面前,表達他的情緒。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詩十三2)大衛說他甚至已經用自己的方式開始籌算了。弟兄姊妹,我們心裡面都很會籌算,當神沒有照著我們劇本走的時候,我們裡面會有很多的憤怒。「終日愁苦」意思是嘗試要用自己的方式,結果卻更糟糕。「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大衛在向神吶喊:「我的仇敵不也是祢的仇敵嗎?不也是祢百姓的仇敵嗎?祢要允許這樣到多久?」弟兄姊妹,其實我們都會有這樣的情緒,可是我們不都會這樣地向神敞開。我們要擁有合神心意的特質,領受大衛的鑰匙,第一,要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在曠野當中所有的情緒和所有真實的感受,神要我們把它帶到神面前,向祂敞開。大衛就是如此,他跟神說:「祢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二、神啊!求你使我眼目光明

1.求你使我眼目光明

「耶和華我的神阿,求祢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詩十三3)大衛從對神的抱怨轉變成一個禱告;他做了一個選擇──我還是要來到祢的面前,即便我感受不到祢的同在。因著這樣的執著,有些事情開始改變。

「耶和華我的神阿,求祢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詩十三3~5)大衛跟神求的不是環境改變,而是自己的心境改變。「求祢使我眼目光明」代表他有一個真實的啟示,問題不是在環境,是他的眼目,而且他眼目的問題是在遭遇曠野之前就有了。他以為看得清楚,然而在曠野裡面,才清楚知道,原來從頭到尾他都不明白神真正的心意。

約瑟的情況跟大衛很像。約瑟在年幼的時候就領受了異夢,但他的理解其實跟神真正的心意有很大的落差。在這當中,約瑟也有他自己的籌算。當他被波提乏的妻子誣告,關到監牢的裡面時,他成功地幫酒政跟膳長解夢,然後他拜託酒政恢復官職時,在王的面前為他美言幾句,讓他能夠離開監牢。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在曠野裡面所做的禱告,其實很簡單,就是出曠野。約瑟這麼做,是因為在那樣的景況,他開始對應許之地的呼召感到模糊;甚至他渴望的迦南美地就僅是恢復自由,回家與父親相聚。連擁有從天上來的啟示,可以成功幫酒政跟膳長解夢的約瑟,在他的掙扎裡面,還是有自己的籌算。約瑟有他的劇本,希望酒政能記得他,幫助他出監牢。而神的劇本是,他讓酒政有一個「神聖的遺忘」。因為神是要讓約瑟成為埃及王國的宰相,可以治理這地,成為百姓的拯救,這是在約瑟的劇本裡面沒有的。弟兄姊妹,我們很難想像有神聖的遺忘,因為我們都認為自己的劇本是最好的劇本。

我們看見大衛開始求神使他的眼目光明,免得他沉睡至死。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要得著神的心,首先要承認我們對應許之地完全不了解,求主更新我們的心思、調整我們的眼光,讓我們能看見神的心意和計畫,單單追求神的榮耀,改變我們的生命和身量。

2.免得我的敵人誇勝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詩十三4)大衛開始追求神的榮耀:不再禱告「還要多久」,而是禱告神在他的生命裡面工作,有一天可以使神的敵人感到羞愧。

三、我倚靠神的慈愛,因祂用厚恩待我

1.倚靠神的信實和慈愛,神用厚恩待我們

「但我倚靠祢的慈愛;我的心因祢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詩十三5~6)「慈愛」的原意是神「盟約的愛」,意思是倚靠神的盟約信實。很多時候,我們倚靠的是我們跟神的關係,但這個關係會因為我們對神的信心不足而起伏不定,但是當我們倚靠的是神盟約的信實,那麼祂說了,就必成就。永恆的神同時面對我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祂對我們未來的應許,在祂眼中是已經成就的事,必然實現;祂也能藉由現在已成就的應許,帶我們回到過去,醫治修補過去的傷害。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詩十三6)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每一個人跟神之間都有獨特的歷史,當你開始數算神在你生命當中的恩惠和拯救,即便在現在的環境裡面你找不到出路,因著從未來來的應許,跟過去神在你生命當中的信實,你可以明白「我的心因祢的救恩快樂」,你的心可以向耶和華歌唱。因為即便所處的環境不效力,你仍然有神的話語。神過去從來沒有離棄過你,今天即便你感受到神掩面不顧,那不過就是感覺而已,你可以繼續跟隨神。

在這一個過程當中,你的思維開始進入到transition的更新裡,你開始經歷到神的心意、看見神的眼光、擁有神的思維。親愛的弟兄姊妹,我真的相信應許之地那豐盛的產業,流奶與蜜之地,就在我們的前方。

2.在曠野之處回應神的呼召,活出神給我們的命定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為祂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祂兒子的模樣,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八28~29)新譯本是翻成「因為神預先知道的,就預先命定他們,和祂兒子的形像一模一樣。」我們在教會裡面常講呼召跟命定,呼召跟命定其實不一樣。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我的命定是要像耶穌,而呼召是「在哪裡」像耶穌。呼召講的是你的應許之地,是神要在哪裡使用你帶來翻轉和改變。關鍵是,如果你進到你的應許之地,可是你卻不像耶穌,怎麼辦?

回頭來思想我們今天所談的,當我們在曠野裡面,就像約瑟在牢裡、大衛在逃難當中,感覺上在離應許之地最遙遠的地方,但卻是離他們生命的命定最靠近的地方。弟兄姊妹,當你在掙扎當中,感覺到應許之地遙遠到不可能的時候,我要告訴你,這是你離你的命定最靠近的地方。因為神最終極的心意,不是要帶你去應許之地,而是要在你的生命裡面成就祂的工作,以至於當你進到應許之地,你會擁有可以得地為業的身量。

你可能會說,怎麼有可能未來的話語成為我現在的倚靠?有一次,我的大女兒在做功課,她隔一天要去訪問一位長輩。其中她跟媽媽擬出來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你可以回去對十歲的你說一段話,你會對十歲的你說什麼?」當我太太告訴我,她們在擬的這些問題,突然聖靈就感動我,在當下我就開始流淚。聖靈讓我想到,現在的我,真的感覺神有很深的恩惠在我的生命裡面,包括我的婚姻、家庭,還有我的服事,所有的這一切,如果我可以回到十歲的我旁邊,我會跟他說什麼?他又會怎麼樣看待我所說的內容?我會跟十歲的我說:「不要擔心,Everythingit’sgoingbeallright.」當時十歲的我,再過兩年就要成為小留學生,與爸媽分開,去美國讀書。經歷到成長當中的破碎、在國中被同學霸凌、失戀、心碎……我會跟小時候的我說:「你可能很難想像,萬事都互相效力,不代表萬事都是神的旨意;但是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可以得益處。不要擔心現在經歷的事,因為沒有經歷到這些挫折,你無法真的進入到神為你預備的幸福跟美滿的裡面。」

親愛的弟兄姊妹,十歲的我,沒有辦法去理解這些,因為現在的我看見了神在過去四十多年來的信實,可是十歲的我看不見啊,就像你現在看不見,你有很多不明白。但是神要跟你說:「Everythingit’sbeallright.我的意念高過你的意念,我的道路高過你的道路,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我的人永遠得到的是益處。」弟兄姊妹,求主幫助我們,即便我們的眼目昏暗、即便我們看不見環境有任何的改變,但是我們相信神的信實大過我們的環境。求主今天來更新我們的心,與祂對焦,即使在信心的拉扯當中,神的平安仍然能進到我們的心裡面,帶領我們真實離開曠野,進入應許之地。

(本信息講於2018年7月22日主日,作者為台北靈糧堂主任牧師治理小組成員、國度領袖學院生命培訓學院院長;由辛憲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