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公投之後——贏或輸,然後呢?

作者:林瑋玲牧師 來源:期刊 - 20181125靈糧週報 - 2018-11-23出版 類別:社會關懷

這次九合一選舉,再一次展現了台灣蓬勃的選舉文化,十項公投亦為民主立下新的里程,全台教會的熱情投入更是寫下歷史新頁。所有關注都在贏或輸上,情緒難免亢奮激昂,基督徒的信心甚至因此上下搖動。此時其實需要自我提醒,避免落入以利亞情結,就是在激戰後的情緒震盪,落入極端甚至憂鬱當中。

警醒感恩

其實,選舉本就是一時的,當然不會沒有影響,但是真正的輸或贏,如果僅以選票來論,恐怕也是一種誤導,錯失更真實長遠的戰場。聖經要我們恆切禱告、警醒感恩(參西四2),因此我們可以數算這次公投值得感恩之處。如果只能為贏感恩,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便是只憑眼見,也太狹窄,同時忽略本次公投更深廣的意涵。

首先,能透過公投自由表達對公共善(common good)的意見,是值得獻上感謝的。在華人世界,甚至全世界,台灣展現了民主典範,與珍貴地參與公共議題的生活方式。這個過程的價值不應該被忽視,在基督再來作王之前,這樣的法治、彼此尊重的學習,本有著基督信仰神給人選擇,珍視人自由意志的底蘊。當然,能夠善用,正是神造人的光榮。

其次,愛家公投催化了教會的合一,是明顯可見的。統獨曾使台灣教會難以相合,愛家的議題卻成為最大公約數,使得全台教會南北串連出現空前規模的同心。近年來各國禱告的使徒不辭千里辛苦前來,長年陪伴、教導我們如何求神的國和神的義,築壇禱告學習屬靈爭戰面對的不同層次,這是神對台灣的愛與重視所結的果子。公投雖然結束,輸贏都不代表我們行完了路程,既然這是更深層的屬靈爭戰,我們需要從其他國家的經驗預備再來的挑戰。

文化之戰

這次愛家公投其實難以用一次公投輸贏來決定勝負,因為法律所代表的社會觀(家庭、教育、社會體系……),裡面或是背後存在的是關於善惡、對錯、生命、自我……等的價值觀,而價值觀背後更是關係對神與世間現象理解的世界觀。這是為什麼這次的同婚議題抗議對決場上,有牧者站在對方立場,要求基督徒不該強迫別人接受我們的信仰觀點,甚至教會內也可覺察出代間差異。

數十年來婚姻家庭價值觀的改變,特別在高度開發的西方國家是很明顯的。美國在同婚法奮戰過程到通過後,教會產生出兩種態度:一種是有著聖戰的鬥志,卻因挫敗而從受傷憤怒轉而懷怨讓步;一種則是始終置身事外,寧可專注家庭見證也不願涉入混戰,這兩種態度同時也標示出年齡代別差異,年輕一代對上一輩強勢推進政治並不認同。兩種態度對基督徒的社會參與,都不是完整的模式,台灣在許多情況與美國經驗是類似的,確實值得參考美國基督徒的反省。

如果同婚是一種世界趨勢,其實裡面真正影響的核心價值觀是「個人主義」。這是襲捲所有現代人的今世風俗,教會內恐怕不見得有免疫力。這是何以傳統定義的婚姻與以自然法則來支持的講法,越來越對大眾不具說服力。「個人主義」的文化潮流,不但使同婚基於個人情感抉擇容易接受,也使墮胎、同居、非婚生子、性別轉換……都言之成理,屬個人的意志決定應當尊重。其實,在多數時候這也是離婚最基本的理由,當性倫理只聚焦同志問題,會讓教會無意中連禱告都帶有強烈道德優越的意識,卻不自覺「個人主義」絕不只在性倫理層面,而是全面的潛藏。

認同性的認罪代求

慕約翰牧師與來台數次,且還將持續再來的Dennis牧師都曾勸勉,一個被神記念的禱告必須從自己開始。既然我們知道真正的戰爭發生在屬靈的領域,要影響、轉化世界之前,自己絕對需要先被神改變與更新。那是從個人、到群體,生命與生活表現的價值與次序,都與上帝的心意一致與配合。在我們譴責世界價值的沉淪時,摩西的禱告:「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詩九十8、11)偉大的民族代禱者摩西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看見我們是有罪的人,住在有罪的人當中。這樣認同性的認罪,使摩西有餘地能向神求憐憫——「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呢?求你轉回……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詩九十13~14)。

上帝之城的盼望

基督的教會在初代前五百年,是歷史上最具影響力與感染力的時期,也是宗教改革與數次復興所效法的目標與典範。那是在政治與各種資源、權勢相對弱勢與不利的時代,但卻是教會增長最速,在壓力下默默影響希臘羅馬的文化與信仰的時代。當羅馬因自己的敗壞而倒在蠻族侵略時,眾人都有末日的嘆息與恐懼。偉大的教父奧古斯丁以他生命最後16年沉思回應眾人的疑問,寫下巨著《上帝之城》。基督再來以前,我們都必住在兩城混雜的處境當中。上帝之城(愛神)的子民像是地上之城(愛自己)的異類僑民,因為確信歷史的結局在上帝手中,因此在雙城的交織競爭的張力中,由恩典得生的上帝之城子民,得勝不是靠征服而是真理,不用權位而是愛與恩典,而以這樣的視域和盼望如鹽調和地活出,以神為中心的生活方式,神的作為與榮耀必在終局顯現。

「勇士搶去的豈能奪回?該擄掠的豈能解救麼?」(賽四十九24)

「但耶和華如此說:『就是勇士所擄掠的,也可以奪回;強暴人所搶的,也可以解救。與你相爭的,我必與他相爭;我要拯救你的兒女。』」(賽四十九25)(作者為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專任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