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媳婦到女兒~~玉翠和她的台灣夢

作者:燦爛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7月 - 2017-09-22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遙遠的夢

 「我家在胡志明市,開車過去差不多要三個半小時。我有十個兄弟姊妹,小時候就開始幫媽媽種菜、種米,十四歲的時候就出去幫人家帶小孩。我姊姊們出嫁後都不能幫家裡,我想我若嫁來台灣,他們(夫家)有講會幫我,我又想坐飛機,就嫁過來了。」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全台越南配偶已將近十萬人。這些從越南來的少女,許多人在結婚前,幾乎完全不知道將要面對的家庭和配偶的真實情況,一張單程票就勇敢地從越南飛來。她們面對的現實是:語言不通,風俗習慣不同,別人看待的眼光也有點怪怪;然而尚未摸清楚環境,又立刻揹起傳宗接代的責任。這些考驗一個接著一個幾乎沒有停過,無情地迎接著這些離鄉背井,沒有任何幫助和資源的年輕女人。

 玉翠,就是這樣一個來自越南的女性。21歲那年,她第一次搭飛機,高空中的新奇經驗所帶來的短暫快樂,在落地走進夫家後,很快就成為一個痛苦的回憶,原來,這趟旅程帶來的,是人生更辛苦的熬煉。

走不下去

 「聽不懂,也不會說,什麼都不知道,那麼遠會害怕,但是,有事也走不回去啊。」玉翠回想16年前嫁來台灣,完全聽不懂大家在講什麼,常常像驚弓之鳥一樣,很怕做錯事。剛意識到夫家的環境和自己的幻想相差那麼大時,便發現自己懷孕了。第二年生老二時,那時已經會簡單的表達,她急切地對醫生說:「幫我綁起來(結紮)!」

 她的堅持,公婆倒也並沒有反對。「他們知道自己兒子的問題。他脾氣不好,疑心病很重,生氣會打人摔東西。他每天晚上吃很多藥,我後來偷偷拿去給醫生看,醫生才跟我說,我老公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是憂鬱症。」

 發現真相對玉翠並沒有任何幫助,看著一手抱一手牽,兩個稚嫩又可愛的女兒,她發現自己連哭的力量都沒有。和公婆,大伯家住在一起,她每天要煮九個人的飯食,又要出去打半天工,往往一天忙完,已經累到沒力氣講話。偏偏,老公因為狀況多,工作極不穩定,脾氣也無法控制,稍不順心,玉翠便成為發洩的對象。

 「有時候實在很苦,走不下去,也是會哭,但哭哭又怎樣,還是要讓它過去。雖然也想一死了之,或是跑回越南,但一看到孩子,想到如果我不在,她們就沒有媽媽了,我只好繼續忍耐。」想到過往,玉翠的眼眶紅了,但她搖搖頭:「不過我沒有生氣,因為要嫁來是我自己願意的,沒有人騙我,也沒有人逼我。」

做回自己

 從小獨立堅強的性格,讓玉翠沒有被環境打倒,不管自己多辛苦,她心裡在意的是如何把孩子好好地養育成人。但是像他們這種家庭,要如何讓孩子得到相同的待遇呢?

 「妳一個禮拜可以送去三天,都不用錢。」女兒要升國小時,發現幾乎人人都補習,但玉翠沒有錢付補習費,那時她心很急,主動地打聽有沒有機會讓孩子可以補習。她在社區大學學中文的老師知道後,介紹她到教會的課輔班。

 孩子在教會的課輔班讓她安心不少,師母和其他的姊妹們很關心玉翠,玉翠心裡的煩惱和壓力,終於找到了一個出口:「在小組中,家裡有什麼事會講出來,讓大家幫我禱告,安慰我。那些老阿嬤有人也走過這條路,會給我新的想法。」玉翠感覺到自己不再是獨自一個人,在那裡不但有朋友,他們也好像家人,在他們面前,她可以做自己。從七年前嫁到台灣,好像一直到那時,玉翠才有了一份踏實。

 不過,老公知道後很生氣,不准她去教會。她只好找個藉口,帶小孩出去玩,才能溜去教會。有人給了她一本越文聖經,她睡不著就拿出來讀,讀著讀著好像很多事都不是那麼沉重,總覺得有人會幫自己扛著。

 最明顯的不同,就是她以前對老公充滿了怨恨,也氣他不負責任又愛亂發脾氣,常跟他吵架。後來姊妹們跟她說,吵架沒有用,要先尊重,多為他禱告。老公看到玉翠的改變,竟然也跟著去了教會幾次,工作也比以前穩定。「他好幾年都沒有打我嘍。」玉翠笑笑說。

成為支柱

 「我相信有神,祂造天造地造海,祂最大,我就沒有什麼好怕的。」玉翠由一個不敢講話也常被人誤會、輕看的越南新娘,開始對自己有自信:「因我們都是上帝的心肝寶貝。」

 堅強、有耐力、肯吃苦,是越南婦女的特質,現在的玉翠卻多了一份勇敢。

 「我告我大伯!」提到這件事,她略顯激動地說:「他因為吸毒離婚,兩個孩子都是我在照顧,我還煮飯給他吃。但是他打我,第一次我原諒他,第二次他向我借錢不還,還打我,我被打到腦袋昏昏,連女兒都不認得。那次,我真的很生氣,就去社會局告他,他後來被關了一年。」其實家中從老到小,人人都被大伯打過,玉翠這樣的作法,反而讓大家都可以鬆口氣。

 「後來我們分家,婆婆跟我住,他一來我就打電話報警。我有上帝,我不怕他。」

 年老的第一代、問題一大堆的第二代,和需要教養照顧的第三代,玉翠好像都有能力來解決,不知道什麼時候,她這個越南新娘,已經成了這個家的支柱。

 「自從公公過世後,婆婆就喊我乾女兒,而不是媳婦了。」玉翠很高興地說。過去這個家帶給她的是痛苦和壓力,現在她有一個疼她的婆婆,老公也連續上班一年了。

 「我想,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在這裡遇見上帝吧。」玉翠白皙的臉龐上,有著喜悅的紅潤。看起來她的夢想,並非不可能實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