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基督教砂拉越(詩巫) 伯特利靈糧堂——開拓異象

作者:張維煌傳道 來源:期刊 - 20180812靈糧週報 - 2018-08-08出版 類別:教會事工

一次,前往自己心中嚮往的日本探望哥哥。傍晚坐在捷運站外的天橋, 享受人生第一次春天寒冷的天氣,等候哥哥放工回來。突然一個意念進來說: 「為我得著這世代的年輕人,你願意嗎?」

雖然之前我沒有與神對話的經歷,但當下我知道那是神。那時覺得自己在日本,神應該就是要帶我來日本,而我欣然接受,說:「我願意」。不料, 過了不久,神對我說:「回去砂拉越。」我甚是不願意,展開了如同約拿的躲藏。

大學畢業後,我在建築公司上班,管理建築工程。一天,我在工地裡發生意外,左手大拇指和中指被捲進了一台機器。經過幾位專業的醫生初步診斷,說我手指骨頭應該是碎了,要手術先處理骨頭再處理外傷。進了手術室麻醉後,醫生把X光照片上架觀察,很是驚訝地對我說:「你一定是很努力祈禱,告訴你,你的兩根手指頭,連一個裂痕都沒有。」我手指的傷口,共縫了12針。幾個星期後,我回去上班,我得知有被那機器弄傷的,通常手指都被夾斷。

神對我說:「是我拉住了你的手免於患難。你是否願意起來,回去砂拉越為我得著這世代?」我心裡仍舊極其不願意,但開始反覆思想。我對神說: 「砂拉越這地方那麼多教會、那麼多牧者傳道,我為什麼還要回去?我可以去那些沒有什麼教會的地方、缺乏牧者的地方,比如,中國、日本……。」

兩度意外無礙 手心浮現砂拉越地圖

一年後,我又發生意外,騎著重機被汽車撞倒,我整個人被重機甩出去, 雙手掌在粗糙的馬路上摩擦。我起來,雙腳牛仔褲擦破而膝蓋處輕微流血,伸出手掌一看,自己也驚訝,我手掌被摩擦、但沒流血,而左邊手掌上被摩起了一大塊水泡。這水泡的形狀,是砂拉越整個婆羅洲島嶼的形狀。神對我說,可否起來回去砂拉越服事,特別是原住民。

我後來卸下職場工作,開始全時間在吉隆坡教會服侍。偶然的機會下,我也開始接觸砂拉越的原住民牧者,而開始服事砂拉越原住民。我知道,神喜悅我服事原住民,但自己心裡並不是真正愛他們、接納他們。我知道那些日子, 自己在服事「自己的服事」。

有一天,在砂拉越的家,凌晨五點起來完全沒有睡意。神對我說:「我愛原住民,但我的百姓不愛他們!」那一剎那我彷彿領受了神渴慕愛原住民的心,完全取代我原本的心,我完全降服,對神說:「我在這裡,請你帶領我。我不知道該如何作,我不知能如何作,求你向我施恩。」

我好幾次像基甸一樣,對神說:「如果真要我如此,給我印證。」每次, 神都讓我心服口服。神自己開啟每一道門,我知道那並不是自己能開的,以致心裡有個不動搖的堅定——神要我們一家回到砂拉越服事那地方,植堂服事這世代。

砂拉越是個多元文化、多元種族一起生活的美麗地方。四個主要的城市是古晉、美里、民都魯和詩巫。人口將近260萬,其中以原住民為多數,大約佔了70%。60萬的華人多數集中生活在城市與鄰近的地方;原住民的生活普遍上較貧苦,大部分住在偏遠部落,被整個社會冷落、欺壓甚至被剝奪。我自己心裡極其渴望看見原住民被興起、被神得著。

在台受裝備 成為返鄉建立教會的根基

自己在經歷聖靈更新與神大能恢復後,極其渴望持續在神大能同在裡,渴望聖靈引導的生活。這幾年在台灣,神更是不斷開啟我的眼界,向我啟示所要建造的教會樣式。自己在青年牧區裡,更是在天國文化的教導裡蒙恩惠,心思被更新。心裡知道,健康、強盛、榮耀的教會,是神所要建造的教會。

感恩,台北靈糧堂成為我們的支援,支持我們回到砂拉越植堂牧養神的百姓。今天我們一家5口,在信心的腳步中再次啟程跨越,回到砂拉越詩巫這地方落腳。心裡不斷只有一個禱告,「主啊,與我們同去。」對於植堂的負擔, 自己真是看見這世代青少年的流失、年輕家庭的牧養需要和原住民興起的服事。在一次默想中,神對我說,不要只是建立一間充滿人的教會,而是要建造一間充滿門徒的教會。特別在這時代,甚是需要紮實的門訓,以致基督徒能進入人群裡,以敬虔和聖靈大能發出影響力。

請大家在禱告中能記念我們,回到家鄉的安頓適應生活,包括孩子們教育的安排都能有神的恩典。教會將由我們一家5口開始,將取名叫「馬來西亞基督教砂拉越(詩巫)伯特利靈糧堂」,因此所有的計劃、安排與執行都得先親力親為。也盼望神自己將同工與團隊加給我們,讓我們可以有團隊一起建造教會。更重要的是,為我們的身心靈禱告守望,能凡事尋求神、仰望神,不是依靠自己的勢力、才能,而是依靠主的靈。

(作者為靈糧神學院應屆畢業生、現為馬來西亞基督教砂拉越(詩巫)伯特利靈糧堂主責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