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做第一名,誰做第二名?

作者:邵志華口述/朱莉亞整理 來源:期刊 - 20201011靈糧週報 - 2020-10-06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小光和媽媽的幸福秘方

冬日清晨,天空灰濛濛的。靈糧宣教大樓前人車稀少,十分冷清,只有冷風呼呼迴盪在穿堂。

這樣的早晨,任誰都想窩在被窩裡多睡一會兒。忽然匆匆的腳步聲打破寂靜,唐寶寶小光和光媽邵姐連袂踏入大樓。大家都知道這對母子總是連在一起,有小光的地方,就能看見邵姐的招牌,一頭銀色如月光的短髮。他們倆身兼喜樂家族的學員和志工,特別趕在大家來上課之前,打開教室的門鎖,搬運課程所需的各種器材和打掃教室。

這個工作很簡單,也很不簡單。

因為,一做十年,一掃十年。

「特殊兒不需要特殊待遇,該準時的就要準時,該做的就要做,不要因為智力不足,就可以享受不一樣的待遇。」

這便是邵姐教導之方:平凡中的不平凡。

邵姐說的容易,特殊兒有先天能力上的限制,要和一般人做一樣的事,背後必須花十倍、甚至百倍的力氣,以及比一般人更堅強、更健康的心態。

用所有的力量陪伴孩子成長

隔了十年之久,邵姐繼大女兒之後,生下小兒子小光,不料是個唐寶寶。

「剛誕生的唐寶寶弱不禁風,我心裡猶豫糾結,是不是要放手讓他自然地走掉,但又好害怕真的有這一刻。」邵姐雲淡風輕地說,「我只哭了幾天,月子還沒做完,就擦乾了眼淚。」

為母則強,二十多年前,台灣的早療觀念和環境都不健全,加上需要賺錢養家,邵姐毅然將教與養兩個擔子一起挑。她費心找了許多相關資訊,每天下班後親自幫四肢軟趴趴的小光做復健和肌力訓練。

小光5個月大時,有人推薦邵姐一本書《漢字可以提升孩子的智能》,抱著試試看的念頭,她抱回幾盒識字卡,先挑手、腳等與身體相關的字卡教小光。出乎意料地,短短五個月,邵姐若指著身體某部位,小光就能找到相對應的字卡。邵姐大受激勵,開始讓小光大量閱讀字卡,家裡的器物,例如冰箱、櫃子等皆貼滿字卡,讓小光隨處都看得到。母子倆晚間的遊戲便是把字卡通通倒在地上,由邵姐出題目,例如「浴室裡有什麼?」再讓小光把牙刷、毛巾等字卡找出來。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理解,而非死記。」邵姐說,她看見唐寶寶和一般孩子一樣,有一定的理解的能力。

「盡力而為。」媽媽的愛與努力,幫小光打開了一道門。就這樣,小光三歲時就把五、六百張的識字卡都記住了,比一般孩子還厲害。不過這時小光雖然肚子裡藏著滿腹字彙,卻因為口腔功能不好,無法與人溝通。邵姐又四處奔波,幫小光找早療機構、特教家教,盡所有的能力供給小光所需要的一切,幫助他破繭而出。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小光口語進展很快,而且和一般唐寶寶不一樣,常能脫口而出一長串的字詞,以及充滿詩意的話語,讓人嘖嘖稱奇。除此以外,生活自理、待人接物,小光都學得很好,尤其他乖巧貼心,看見人就笑,還會甜言蜜語誇讚媽媽。更值得一提的是,小光四、五歲時,有時會去邵姐的辦公室等媽媽。他觀察別人的名牌二、三次,就能把「人臉」和「人名」連接起來,辦公室七十多人沒有一個漏網。因此長官派給小光「打卡關主」的大任務,創下零失誤紀錄。這樣特殊的特殊兒,曾讓一位專家直呼:「從來沒看過這麼聰明的唐寶寶。」

用所有的時間填滿過往的缺憾

當然成長的路上不會永遠是晴天,媽媽的雙臂遮不住所有風雨,邵姐的選擇就是和小光一起坦然面對,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上幼稚園後,小光才學會哭。

雖然師長願意接納,但是無可避免的,特殊兒必須面對來自人群的眼光和壓力。邵姐回憶,有時帶小光走在路上,一些歐巴桑會肆無忌憚地瞪著小光看,看得他好像做錯事,低下頭。最好笑的是,前幾年和幾個唐寶寶家庭一起去南京玩,一群人圍著他們看,而且人越來越多,形成人山人海把他們圍住,一位大嬸甚至衝口而出:「這些孩子都是一個媽生的嗎?」上小學,又是一段和時間及體力賽跑的時光。這時邵姐的工作場所正面臨轉型,她拖著疲累的身心下了班,還必須做家事、陪小光複習功課一、二個小時,接著趁孩子都上床後再繼續加班,往往渾身痠痛腰都伸不直,一沾到床就睡著,一天只能睡二、三個小時。

雖然如此盡心盡力,但邵姐從來不追求第一名。

「唐寶寶的能力有極限,如果目標超過,只會帶來壓力,造成退化和自信心低落。不快樂又有什麼意義?」進與退只在一念之間。她的媽媽經只有一個,那就是陪伴。

於是儘管不富裕,她做了一般人都不敢做的決定,毅然屆齡就退休。

「小光永遠都需要我。」年輕時要養家,現在邵姐要把所有的時間拿來陪伴小光。她變身貼身教練,除了小光上班的時間,幫小光安排以前沒空、沒法做的各種動態活動,包含跳舞、游泳、打籃球、打擊樂等等。

「我們一起來喜樂家族跳舞就十七年了呢!」邵姐笑呵呵地說,而更幸福的是,小光在喜樂家族中認識了神,成為天父的心肝寶貝仔。原來幸福從來不遠,陪伴便是孩子最大的幸福。

(作者為喜樂家族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