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珥節進行曲

作者:張淑娃 來源:期刊 - 20170312靈糧週報 - 2017-04-18出版 類別:社會關懷

一般人很難想像在猶太會堂頌讀經文時可以大聲製造噪音,但是在普珥 節,所有猶太人都能光明正大帶著他們精心準備的噪音道具進入會堂。在這個 萬象更新之際的春天第一個慶典,依照習俗他們在普珥節會在會堂讀以斯帖 記,每當聽到「哈曼」的名字時,會眾就會大聲搖動手中的噪音器,將「哈 曼」兩個字消音,象徵將哈曼所代表的猶太世仇亞瑪利人之「名號從天下全然 塗抹了」(出十七14)。不僅如此,小孩和一些大人都會穿上五顏六色的扮裝衣 服慶賀,因為他們認為當年自隱的神是透過許多「喬裝」的事件,使猶太人經 歷了逆轉勝,他們用「喬裝」來比喻「神蹟」。今年的三月九日(四)是以斯帖 禁食祈禱日,週六安息日晚上猶太人就會第一次誦讀以斯帖記,週日早上則會 再次讀這卷書,在這期間他們要「設筵歡樂、彼此餽送禮物、賙濟窮人。」難 怪不管是世俗、正統猶太人、男女老少都深愛這個節日,甚至被稱為以色列的 狂歡節。

沒有淚水的哭泣

然而在這個以色列狂歡節的背後,其實卻是殘酷的反猶主義。有許多人 可能會覺得這事好遙遠、反閃主義跟我無關,我沒有迫害過猶太人!我對這事 不了解!但是實情是這是人類共同的歷史悲劇,與我們人人都有關,特別在 教會歷史中,基督徒的沉默或偏差的宗教行為對猶太人造成莫大的傷害,導 致他們極度排拒耶穌,我們有責任彌補過去的傷痕,我們都需要對普珥節有更 深的感受和體悟。

以色列歷史學家吉登.格夫(Gideon Greif)專門研究大屠殺事件,他相當有名的一本書叫做《沒有淚水的哭泣》,他從1986年開始研究奧斯維辛集中 營猶太人特遣隊(Sonderkommando)生返者。所謂的猶太特遣隊員就是那些被強 迫擔任參與屠殺過程的猶太人,他們被要求押著自己的族人脫光衣服、進入毒 氣房、焚屍爐、善後屍體、搜尋死者身上的物品,他們最後的命運也是死路一 條,但在整個大屠殺悲劇中,這群人兩面不是人,他們在德國納粹的強迫之下 成了非自願殺人機器、目睹慘劇發生在自己親人的身上。德軍或許是想藉此來 讓所有人共同承擔罪惡,而面對本族人,他們被指責為叛徒,有一些人僥倖生 還並且回歸以色列之後,仍然仍掩‘X自己當年的身份。根據研究,就算這些 人三緘其口不敢說出自己的經歷,他們的後代甚至到第五代都仍面臨嚴重心理 問題,那是一種極度羞愧、錯亂、無淚問蒼天的悲劇。

「新」路歷程

吉登.格夫的書就是要扭轉世人對這些兩面不是人/無地自容/行屍走肉生 返者的觀感。特別有一本書叫《奧斯維辛集中營的起義事件》,記載了1944年 猶太人特遣隊的起義事件,透過與生返者艱難、心酸、寶貴的訪談,逐步改變 世人對猶太人特遣隊的認知,使這群生返者可以慢慢勇敢抬起頭來。

原來在某些極端扭曲的情境下,救人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就算拯救自己 的親人也不是那麼天經地義;因為最大的悲劇是當人被迫失去尊嚴、感覺,或 因大環境而陷在無知或錯誤的認知時,救人往往就變成一個不是那麼容易行得 出來的選項了。所以當我們讀到末底改對以斯帖說的有名經句「此時你若閉口 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 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時,我們應該要知道,其實那是在極大的神同 在下才做得出的選擇,也是全族總動員禁食禱告、裡應外合下才帶下了神蹟奇 事,以致能轉憂為喜、轉悲為樂。

2015年參訪憐憫帳幕會堂時,我再次拜訪了以色列大屠殺紀念館,整個 場館的設計是從低處、燈暗的展場,到漸漸往上走,直到迎向光明的陽光,記 得當時有人分享說,許多猶太人因為二次世界大戰六百多萬猶太人經歷滅族慘 劇而不能原諒神、懷疑神,但是從更大的格局來看,六百多萬人的莫大犧牲之 後,上帝以使以色列復國回答猶太人的質問,那些生命沒有白白逝去,亡國兩 千多年的以色列國復活了,是人類歷史邁向更接近主耶穌再來的強烈「換季」 指標。

屬靈曠野中的淚之泉

已經在以色列定居三十多年的基督徒藝術家瑞克.威尼克(Rick Wienecke)有個銅像群組作品叫做「淚之泉」,他雕塑了七個大屠殺受害者銅 像,分別面向十架七言的七組耶穌釘十架的浮雕,使兩者產生關聯與認同,讓 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事件與耶穌受難進行對話。這個作品竟然奇蹟式也被允許在 以色列展出,就在一處曠野地帶的展覽室中展出。整個群組作品最後是以蝴蝶 象徵耶穌的復活與盼望,這也是如今在以色列最關鍵的轉機時刻,就是在越來 越急迫的中東局勢中,看到雅各的後裔可以在以色列地與他們所等候的彌賽亞 耶穌相遇,打破傳統猶太人認為信了耶穌就等於喪失了猶太人的身份這個錯誤 信念與謊言。所有已經得著耶穌救恩的舉世信徒,都應該要積極把握有生之年 透過各樣方式,與神同工一起呼喚猶太子民歸回以色列地、歸向耶穌,讓過去 教會/外邦信徒與猶太人的冤仇及芥蒂可以在基督裡被滅掉。我們也要盡力去 愛不容易一下子就被接近的猶太百姓,以真誠的生活見證去激發他們忌妒基督 徒的生命,以不放棄的愛去愛這些我們屬靈的長兄,使他們不再與基督的愛隔 絕。求主賜我們耶利米的熱愛之情,「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 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耶九1)。以色列事工不是遙不可及的 事,這是神家中的大事,是神心中最掛念的一件事,我們豈能默不關心?豈能 天真無知?

劉竹村牧師說得好:「以色列民像一個大水壩,神從天降下恩雨集中在這 水壩,照造物主的心意,其正常運作,應該按需要,供給下游乾旱的土地,就 是以色列外諸邦,從他們得福領受神從創世以來所計劃的。」以色列是全球的 宣教總部,是我們各地教會的母堂,以色列的彌賽亞信徒是我們的總部盟友。 末世反猶運動已經加劇,列國的外邦信徒必須與以色列總部裡應外合,就像以 斯帖和末底改及眾百姓聯手出擊,也像路得與波阿斯、拿俄米相愛相依,兩者 缺一不可,才有辦法抵擋末世撒但兇猛的反擊。亞瑪力人後裔哈曼與猶太人之 戰其實就是黑暗與光明之戰,就是撒但與祖犒翵M,我們需要總部猶太彌賽亞 信徒長兄的恩膏和錫安訓誨,我們的長兄也需要我們像希蘭王一樣慷慨將各樣 資源運去供應中東的神國建造需求。總部的大水壩是我們共有的龐大資源/庫 存,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及使命,需要一起去捍衛並使之興旺。以色列地及猶 太族群是屬靈的震央地帶,在那裡的一點點突破或破口都會影響列國的大局,牽一髮而動全軍,我們豈能不全力以赴將以色 列及猶太人視為事奉焦點?

以斯帖/末底改的恩膏

以色列與中東是福音無法直接用口傳的 地方,必須以強有力的生命見證才得以有所作 為。以斯帖、末底改、但以理都是活出見證的佼佼者,他們是被擄到異邦的亡國奴,卻能在敵軍中堅強站立。以斯帖是個被收養的孤女,獨自一個人隱藏真正身份與名字成為波斯國王的王后,美貌絕不是她能成為救國女英雌的主因,她一定有一個與神緊緊相連的剛強屬靈生命, 以至於能在最危急時抓住時機成為神蹟的器皿。

在耶路撒冷市郊有一處Yad 8(八難民紀念村)集體農場,那是全球唯一的 猶太彌賽亞信徒集體農場,創辦人是一小群芬蘭人,他們因得知芬蘭在二戰時 將八名猶太人交給蓋世太保,結果那八人都被關進集中營,只有一人生還,他 們覺得需代表芬蘭以具體方式贖罪,因此來到以色列草創了這個集體農場。後 來,猶太彌賽亞信徒來加入他們,如今他們透過經營聖經公園、餐廳、旅館等 方式接觸本族人,不信主的猶太人甚至還渴慕申請成為他們的社區居民,這就 是一種以斯帖的恩膏。

由於與猶太人、阿拉伯人沒有歷史冤仇,我們華人在末世中東的工作上也 有特別的以斯帖和末底改的恩寵,可以成為中東福音工作的和平之子和密使, 這是我們理當勇敢積極回應的呼召。 (作者為宣植處以色列憐憫帳幕事工執行傳道)

◎「B a r u c h H a b a憐憫帳幕深度探訪之旅」11/20出發∼12/1返台,經區牧簽名同意 即可報名參加,詳情請電洽宣植處2362-3022分機8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