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生命的裂痕

作者: 來源:期刊 - 2017有福報10月 - 2017-09-26出版 類別:人物故事

接到電話衝到醫院,看到老公中風躺在急診處,嚇壞了。我急急跑到護理站,大聲地喊著說:「我是某某的太太,我是來簽手術同意書的。」當下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那份激動。原以為老公離家十年,對他早就沒感覺,但在生死交關的那一刻,感覺到夫妻之間的連結,其實比想像中更堅韌。

裂痕

 剛結婚時,我和老公到哪裡都黏牢牢,同進同出,什麼事都一起做。不過等生完老大後,一切好像就變了。老公仍然過以前那樣悠遊的生活,我卻要一頭埋進奶粉尿片和忙不完的家事裡。或許從那時開始,我和老公就越走越遠,遠到連話都不多,更別說有什麼關心和愛了。

 結果老公選擇消失在這個家……。

 先是消失一天二天,後來消失一個禮拜二個禮拜。當時的我心想:不在就算了,免得我還要加倍的辛苦。有一次我一發脾氣,生氣地回他說:「好啊,那麼喜歡出去,就去啊。」

 結果,他真的就離開家,一走十年。

第二個家

 我是姊姊帶我進教會的,那時肚子裡有女兒,懷中抱著一歲的兒子,牽著六歲的老大,牧師抱過老二,幫我照顧孩子,讓我可以參加活動。一直來沒有人可以幫我帶孩子,當時我超感動,感覺有人瞭解、愛護我,讓我可以喘息一下,突然間心裡放鬆很多。

 我很少對家人說自己的事,都只是自己一個人想,一個人做決定,自從到教會後,才知道其實我很多東西都不懂,都要學習,需要有人帶我、幫助我。於是教會成了我第二個家,有什麼事也都帶來小組,讓大家為我禱告。

 我很相信聖經的話,每次禱告或是讀聖經,上帝都讓我看到我不對的地方,既然是我不對,我就乖乖地改。所以聖經的話對我很管用,聖經說:「要喜樂!」我就和孩子快樂的生活,真的好像日子並不那麼難過。

特別的供應

 別人看我蠻樂天的,其實是我不愛亂想,總覺得天塌下來有上帝頂著。一個人帶孩子,最現實的就是錢從哪裡來,好在房子是夫家的,每天幫公婆煮飯,吃飯都沒問題。後來教會在深坑成立了福音中心,問我要不要去做清潔,每天來開門打掃,一個月給我五千塊,我心想每天去教會可以禱告、聚會,有錢賺還能夠顧小孩,上帝實在對我太好。

 等孩子去讀小學時,牧師對我說:「妳可以出去找工作了。」她這麼說沒多久,就有教會一位年長者需要人照顧,工作很輕鬆,只要買飯給她吃和做些雜事,我從此開始接觸到老人照顧的工作。兩年後,有人介紹我去做家務指導員,和社區的社工配合;後來也有做照顧指導員,薪水雖然不高,但像我這樣的人,竟然還可以幫助別人,我感覺很有意義。特別在安康和福民這樣台北市的平宅社區,看到比自己更需要幫助的家庭,心裡也會特別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恢復幸福

 當老公中風後,我把孩子們都叫來,跟他們說:「爸爸生病了,我們還是要正常生活,不要以難過當做藉口,讓自己生活步調變亂。」兩個小的對爸爸比較陌生,但也因為爸爸開始都在家,漸漸父子父女也培養出很好的感情。看著他們說笑,我想到聖經有句話:「萬事互相效力。」真的,不好的事情背後,也會有它好的部份。

 不過,對我的考驗是從老公出院回家開始。醫生已經告訴過我們,他這種出血性的中風,後遺症就是性情會大變,脾氣會變壞,果然,前一二年真是很可怕。我常常去教會請大家為我的情緒控制禱告。神真是給我智慧,我發現只要我承認自己不對,就一切好辦。後來我學會說:「對啊,我好笨啊,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呢?我們家有你一個人聰明就好啦。」或是說:「這個八點檔我們演過了,我們可以演別劇啦。」

 漸漸,我們也開始有了很多精心時刻,還一起去參加教會的夫妻恩愛營,真情的告白讓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有時,兩個人散步,可以一起聊聊孩子,聊聊過去和未來。「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當我讀到這句經文時,真的覺得講得就是我們的家。

並不是結束

 不過,隨著在輪椅上需要人照顧的時間越長,老公對生命的耐性也逐漸失去,從一開始覺得復健有用,到對復健失去信心,他開始自暴自棄,不吃藥不運動,反而放縱地吃炸雞喝可樂,我知道這是讓他開心唯一的方式,雖然我自己的工作是長期照顧年長者,卻無法嚴厲地幫助他控制飲食。最後,他選擇一覺不醒地告別了這個世界。

 一開始我也會對上帝說:「為什麼要開這個玩笑?」但上帝讓我看到,因為回來這五年,老公才能認識了救恩,這是多麼重要的事!而這五年,我們一家人關係的恢復,更是極大的恩典;現在,我和孩子可以帶著美好的回憶,繼續往前走,因為知道,未來在天上會有重聚的一天。